2018-09-07 13:42:16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张姝欣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亏损加剧,不敢招人:社保“费改税”后创业公司压力山大

2018-09-07 13:42:16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张姝欣

  除了创投基金的税,最近创业公司的社保费也引起了大量关注。

  事情源于近期,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人社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医疗保障局在北京联合召开视频会议,动员部署社会保险费和非税收入征管职责划转工作。

  按工作计划,2018年12月10日前,社保费和非税收收入征管职责将由各级社保经办部门划转至税务部门;2019年1月1日起,各项社保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这次的社保费改由税务部门征收,让不少创业公司表示压力山大。

  好消息是,昨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释放积极信号,会议强调,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

  与实际月均收入差距越大的企业,补得越多

  “公司现在有100多人,社保缴费基数做实之后,公司每个月需多交40万。但我们一个大单子才能赚40万,而大单不是月月都有”,一位北京金融科技创业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社保费用增加将加剧创业公司的运营压力。

  一家内容生产公司也表示,社保缴费基数一旦做实,将增加现有人员成本的六分之一,导致公司的亏损幅度不断扩大,现在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招人。

  之所以社保费多出这么多,跟缴费基数变化有关。

  按照现行政策,用人单位和员工个人缴纳社保费的基数为员工去年工资性收入的月平均数,工资性收入含基本工资、绩效工资、年终奖等。

  缴费基数设有上下限,如果职工工资很高,为社会平均工资(以下简称“社平工资”)的300%(缴费基数上限),就按照上限执行;如果职工月平均工资低于缴费基数下限,即社平工资的60%,则要按照下限执行。

  记者采访的多位创业公司员工称,他们所在的大部分公司都是按照社平工资的60%作为社保基数,而非员工的实际月工资数。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透露,之前一些地方政府因为要招商引资、鼓励创业、促进就业,因此默许、甚至发红头文件允许企业按照最低工资标准或者低于实际工资的基数缴费,个体工商户、流动人员漏征等,导致缴费基数降低、缴费覆盖面减少,这种情况较为普遍。

  他透露,之前大部分地区的社保费由社保经办机构征收或核定,社保缴费的员工人数和工资规模全凭企业申报,准确性不够,缴费力度低。而税务部门以后会按照员工的真实人数和实际工资收入作为社保缴费基数。

  因此,社保费改税之后,企业每月需要多缴纳(实际月平均工资数-原月申报基数)*费率的费用。“对之前未替职工足额缴纳社保费的企业来说,之前申报的社保费基数跟员工实际月均收入差距越大,缴费增加就越多。”施正文说。

  举个例子,100人的公司,按照13000元的月平均收入、原来申报的社保基数为6000元计算,公司应交社保费约为26万元,一旦按照员工实际收入交社保费后,社保费升至约56万元,也就是每月公司需多缴纳30万多元。

  施正文表示,对于一些劳动密集型的行业,例如餐饮、物流业,本次社保费征缴机构划转后负担增加压力更大。

  各地社保不足,国地税合并助推本次改革

  这次社保费改由税务部门征收 ,与之前企业缴纳社保普遍不合规问题有关。

  根据第三方专业机构51社保的报告,自2016年起,中国企业社保合规压力增大,社保费缴费基数合规企业的比例一路从2015年的38.34%下降到2017年的24.1%,2018年略微回升2.9个百分点,为27%,足额缴纳社保费的企业不足三成。

  这就有可能导致各地养老金不足。“目前一些省份的基本养老保险压力越来越大,可持续性堪忧。”中国政法大学法与经济学研究院教授胡继晔曾公开表示。

  他认为,占社会保险基金支出近65%的基本养老支出难以为继,倒逼中央政府变革社保费征管模式,提高社保费征收率,增强社保基金的可持续性。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向社会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显示,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内蒙古、湖北、青海等7省份2016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收不抵支,广西、海南、陕西、甘肃等6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当期收支基本持平。

  相比于依靠企业申报数据的社保管理部门,税务部门拥有工资、个税数据,不会被“糊弄”。 施正文表示,由税务部门征管社保费后,税务部门会参考工资发放、个税征收等数据,直接得出真实的缴费员工数和真实的社保缴费基数。

  从2017年1月1日起,河南省将五项社保费统一划归税务部门征收后,根据河南省人社厅、社会保障局公布的数据,2017年河南省五项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同比增长47.7%,比2016年的同比增速14.6%提高了33个百分点。从这个社保收入增幅,也可以看出税务部门的收缴力度。

  国税与地税合并也“助推”了本次社保费的征缴力度。施正文认为,除了一些企业虚假恶意逃费外,主要是之前地方政府直接或者间接同意或默许企业少缴社保费,国地税合并后,地方政府对税务部门的影响会降低,征缴力度会加大。

  我国社保费率较高,未来有望降低

  有观点认为,企业少缴社保与我国社保费率较高有关。

  对职工个人来说,社保遵循的是有偿原则,严格扣缴社保后拿到手的收入会变少,但未来领取的社保费,如退休后领取的基本养老金会有所增加。所以,这次改革的财务压力主要在企业身上。

  据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关博估算,中国五项社会保险法定缴费之和相当于工资水平的4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另据施正文估计,加上住房公积金,“五险一金”占工资总额的比例会更高。

  前述创业公司财务工作人员也对记者表示,该企业五险一金累计缴费率为43.1%。具体为:企业养老金交19%,医疗8%+2%,工伤5‰,失业8‰,生育8‰,住房公积金12%。

  关博表示,我国的社保缴费率在全球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约为“金砖四国”其他三国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G7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的4.6倍。

  社保费率对资金流动产生影响。施正文表示,社保过高,会降低整个经济资源的使用效率。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朱为群曾公开表示,严格按照社保政策征收会导致企业由于缴不起而倒闭、甚至出现大批企业马上倒闭的情况,必会引起高层重视,应出台过渡办法缓解压力,维护经济稳定。

  好消息是,9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

编辑:苏琦 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