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4 10:51:33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人人都用过的活动行,到底靠什么赚钱?

2018-11-14 10:51:33新京报

活动行创始人谢耀辉试图打造一个涵盖所有活动内容的平台,并且已经初见成效。


2012年,谢耀辉在台湾创办“活动通”,为活动主办方提供活动发布、购票、签到等服务。2013年6月,谢耀辉将业务范围扩展到大陆市场,成立“活动行”。


经过5年时间发展,活动行已经从简单的活动服务商发展成为一个综合性的活动平台,除了可以为活动主办方提供基本的活动发布、推广及报名服务外,还借助平台大数据为其提供精准营销等会员增值服务,并在此基础上向产业上下游扩展,整合活动场地、活动策划、餐饮茶歇等供应商,提供一站式的活动解决方案。


2017年7月,活动行完成由腾讯产业基金、优客工场、Recruit Strategic Partners等投资的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


活动服务是刚需


新京报:你是怎么看到活动服务的契机的?


谢耀辉:在2012年左右,当时二维码还不是特别普及。我们首先想把二维码应用到餐厅的定位、点餐上,简化人们的订餐流程,但是进展得并不顺利。之后我们尝试着用同样的概念将二维码套用到活动服务上,发现这是一个刚需。


最早是以简化活动中票券、签到等流程入手。早期,活动主办方在举办活动时,中间存在大量的卖票、印票、送票以及检票行为,流程复杂,而通过数字技术可以将流程简化,帮助活动主办方节省印票、检票的开支及人员成本。


新京报:在台湾推广仅一年后,活动行就在大陆地区上线,当时是基于什么考虑?会不会有点快?


谢耀辉:这其实是一个筛选法,没有应该来或者不应该来,而是必须得来。客观因素上,台湾的创新创业氛围不浓厚,在互联网的发展上落后于大陆,没有任何声音,我在这里很容易就会看到天花板,所以必须要去更广阔的市场。


此外,因为我之前在大陆工作过一段时间,积累了一些经验,对大陆市场并不陌生。我们在做台湾市场的同时,其实就已经开始在为大陆市场作准备。


我确实也没有找到台湾的互联网企业在大陆发展得好的案例,身边的人也都劝我要做好准备,但是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不去也是一个“死”,只能在台湾做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公司,所以无论怎样我们都要过来。


新京报:一方面,活动行要对接B端的活动主办方,另一方面又要对接C端用户,在创业初期你们的重心放在哪边?


谢耀辉:活动行前期更多的是一个工具属性的角色,初期我们的重点主要是服务好B端的活动主办方,花了很大心思去打磨后台,建立口碑,慢慢把客户积累起来,C端用户我们在那时候确实是忽略了。


当时想要发力C端,但因为我们本身的to B属性,就错失了这一波机会。等到2015年左右,我们才发现这块当时应该投入更多的心力去做。


幸好现在也还不晚,对于C端来说,只要持续不断有好的活动内容输出,用户还是愿意来活动行这个平台。微信后来推出的服务号和订阅号功能,对我们的C端用户增长起到了很大作用,平台上相当一部分用户都是通过社交分享接触到的。今年大家都发力做小程序之后,我们也迅速开始跟进。


新京报:和台湾相比,大陆的市场环境有什么不同?


谢耀辉:第一的直观感受是活动多、参加的人也多,节奏更快,这两个市场是截然不同的。大陆市场的活动规模更大,但与台湾相比,初期与活动主办方建立信任的成本较高。此外,和台湾相比,大陆很多商业流程会加快,三步并两步走,付费意愿不是很强,常常要求以资源互换的方式付费。


新京报:前期扩张上的具体策略是什么?


谢耀辉:我们先瞄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之后再逐级向下渗透。具体到服务对象上以垂直性品类为主,在一线城市我们会主抓TMT类的创业公司以及媒体。


这是由于TMT类公司天生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高,他们比较容易接受新的概念,教育成本低;而媒体虽然赚不了多少钱,但是它的传播性广,本身举办活动的影响力也比较强,可以帮助活动行打开知名度。


广告占总收入一半,产业上下游整合是壁垒


新京报:活动行早前的收入主要来自于票务提成,但到后期票务收入占比逐年降低,这是为什么?


谢耀辉:很简单,美国那么多做票务的公司,但最终只有一两家达到上市的规模。它和电商市场不同,频次、品类都没有电商高,很难用百分之几的点数去大规模地提升收入。即便我们也在持续不断地做付费活动,但这样的提升跟不上团队扩张的速度,所以我们必须去引入其他收入来源。


新京报:目前活动行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哪几方面?


谢耀辉:广告是我们首先开拓的收入板块。2016年以前,我们专注于做好自己的工具属性,给主办方提供一个很低的门槛、很低的收费标准,来把盘子做大。2016年之后就开始为主办方提供更多额外的收费服务,做一些付费的宣传性的广告展示,帮助主办方提高曝光率。


尝试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又推出了会员服务,为主办方提供专业版功能。帮助他们去更好地分析活动的效果、转化率,提升活动服务的水平。比如帮助主办方分析每一位用户的报名渠道,追踪转化效果;提供用户画像,让主办方知道参与活动的用户是什么标签属性等。


其次,我们还为大型的主办方提供一整套的活动解决方案。当一个品牌商需要举办一场活动时,我们可以为他们量身定制解决方案,并且与品牌原有的调性、风格都保持一致。


新京报:现在各项业务的收入占比如何?


谢耀辉:现在票务收入大概占总体收入的10%~20%之间,未来占比还将不断下调。广告收入大概占总体收入的一半,余下的是增值服务及解决方案的收入,比例相对有些变动。


新京报:你们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谢耀辉:我们正在酝酿向活动产业的上游扩展,希望接下来的所有活动,从前期筹备、采购、预定场地物料、执行等都可以在活动行上完成,目前正在进行产业上下游的整合,这将会是活动行与其他同类公司相比最大的壁垒。


新京报记者 薛星星 编辑 赵力 校对 贾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