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5 02:30:5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未来五年持续看好企业服务

2018-11-15 02:30:52新京报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曾被喻为站在风口上的投资人,他投出滴滴、映客、ofo、饿了么、小红书等众多明星项目,在直播、共享经济等曾经的热门风口中都有他的身影。

  近日,朱啸虎在2018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接受新京报专访,面对“风口论”,他认为,风口是自然而然起来的,证明大家都看好这个方向,并不是想追就能追。

  他表示,互联网风口三年一换,未来五年企业服务是其持续看好的机会,金沙江每年都要投十几家企业服务领域的公司。

  

  谈模式创新

  中国一直不缺微观创新

  新京报:怎么看待这一年来中国互联网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

  朱啸虎:商业模式上有不少创新,比如在新零售、社交电商上。中国一直不缺微观创新,包括在社交产品上,今年也有很多新产品出来。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但是这种前赴后继的创业精神值得鼓励。

  新京报:产业互联网还会催生出下游哪些新的商业模式?

  朱啸虎:产业互联网的机会非常多,在美国,企业服务的公司估值几十亿美元的一大把,虽然它们解决的问题很小。其实中国也是一样,一个很小的问题上,如果企业愿意付费,都有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新京报:这一年以来的商业创新项目,你们都投了哪些?

  朱啸虎:社区拼团方面,我们投了长沙的兴盛优选。社区拼团的逻辑非常清晰,以前电商需要给每个客户一对一发货,现在有了社区拼团以后就可以把整个小区的货集中在一起发出来,大大节约了物流成本。而且我们不需要获取用户,是当地团长自发地获取用户,然后一起分成。它的经济模型很容易算出来。

  今年我们还投了一个项目,叫看看社保,能够实现远程社保认证。一些地方制度不够完善,需要老人每半年或一年到指定的地方现场认证,现在只需每个月在家扫一次脸就能认证。这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点,但需求非常强。

  过去三年我们一直在看企业服务、教育,消费互联网也在重点关注。它们的共同点是解决很多痛点、刚需。

  新京报:几年以前就已经兴起过的社区拼团和现在的有什么区别?

  朱啸虎:这个里面有很大的差别点,以前是在一二线城市做,比如说上海、北京,但这些城市的消费者选择面非常广泛,用户粘度没有这么高。现在是在二三线城市兴起的,消费者的选择没有这么多,它的用户粘性和复购率相应也就高很多很多,这是本质上的差别。

  谈TO B业务

  持续看好企业服务

  新京报:未来五年的机会有哪些?

  朱啸虎:就是企业服务的红利。另外一个就是微观创新还是非常多,未来有很多机会。但大的机会还是企业服务,我们每年都投十几家。

  新京报:创业公司TO B有没有机会?

  朱啸虎:有很多机会。它可以做很多水平的服务,比如做SaaS,也有很多垂直向的机会。也许在外面看不起眼,但是钻进去看还是大有可为。

  新京报:具体来说,企业服务有哪些细分的机会?你会关注哪些点?

  朱啸虎:各种各样细分的机会都有。能不能赚到钱是我们关注的点,免费的企业服务是不行的。

  另外在获客方面,我们要考虑,不仅是成本,还有时间。时间如果特别长的话,我们觉得这个创业公司也很难爆发。对企业服务来说,变现本身是对它产品及服务的考验,所以投资人会特别看重变现能力。

  新京报:为什么创业公司在TO B领域没有长成独角兽?

  朱啸虎:这只是过去十年,未来十年肯定不一样。一个大的变化是过去十年人力成本比较便宜,大家不愿意为软件花钱,很多软件都是PC端以及盗版的。今天的软件都是基于云端,必须花钱买。

  再一个,以前大家觉得一个软件有需求,很多人都来做,就容易激起价格战。现在都是基于人工智能、大数据,门槛比较高,有先发优势以后别人再追很难。

  新京报:企业服务是不是很难标准化?

  朱啸虎:还是可以标准化的,而且一定要标准化,不标准化的产品没有意义。

  谈教育行业

  技术门槛永远不存在

  新京报:你们的被投企业火花思维刚刚获得2018年度中国十大创客,投火花思维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朱啸虎:首先创始人罗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创业者,其次数学是一个刚需的、大的市场。VIP KID在英语上做得很好,那在数学上肯定同样有机会。

  新京报:有一种观点是说,教育领域里面,在线教育这种模式不行,未来的机会还是AI+教育?

  朱啸虎:AI的教育还是有点早,长期来看是对的。但是未来,大公司都会把AI技术当做公共服务来提供,教育公司AI化很容易。

  新京报:技术门槛是不是壁垒?

  朱啸虎:在互联网应用层面,技术门槛永远不存在,任何一个牛的技术最多半年时间,别人就能赶上来,没那么神奇。我觉得说技术优势就是吹牛,说数据我还相信,说技术我不信。

  新京报:你投资教育类的公司主要关注哪几个点?

  朱啸虎:首先是团队的执行力怎么样。罗剑在赶集网上的创业确实是证明过的。另外,这个方向必须是有机会的。我投了数学而没有投steam,因为我们的基本判断是数学大赛道,而steam目前是没有被证明的。

  谈风口

  互联网风口三年一换

  新京报:有观点认为互联网的下一个机会还是要看流量,你怎么看?

  朱啸虎:说实话今天已经很难再找到流量红利了,除非有新的平台和机会出来。当然有流量红利是最好的,这样才容易爆发。关键是现在看不到流量红利,所以企业服务就会更稳一点。

  现在我们看到的红利是TO B TO C,甚至是TO G TO C的,这里面还有一些成本比较低的流量。

  新京报:流量下沉还有机会吗?这种红利是持续的还是短暂的?

  朱啸虎:当然还有机会,像我们投的看看社保就是下沉的机会。但也都有窗口期,流量红利不会一直存在。

  新京报:今日头条、趣头条这类资讯平台兴起,当年你也错过了,现在对推荐算法和编辑主义有怎样的思考?

  朱啸虎:我觉得二者都需要。当年在PC互联网时代有很多人其实做过个性化新闻,全都没成功,当时我想的是在PC互联网端没成功的,为什么在移动互联网上就能成功呢?

  不过,张一鸣确实和我们投的其他CEO气质不一样,我们喜欢的CEO都是锋芒比较明显,他比较含蓄,今天看还会错过。每个投资人都有他自己的基因和偏好,有些创业者我们确实是把握不住的。

  新京报:你说共享经济的风口已经过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看法?

  朱啸虎:中国互联网每三年一个风口就过去了,就像现在没有人做PC游戏、PC电商是一样的。

  有时候风口你是想追也追不到,它是自然而然起来的,是因为在这个方向开始看到机会,很多创业者往里面去尝试。为什么今年这么多创业者做社区拼团?因为它的逻辑很简单,单位模型也很容易算,逻辑很清晰,大家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

  新京报:移动互联网下半场会不会重蹈之前的红利?或者说之前的风口又出现?

  朱啸虎:像智能手机这样新的平台型机会出现才有可能。如果没有新的展现形式,可能性不大。

  新京报记者 万珮 张姝欣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