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6 11:19:12新京报 编辑:王进雨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2019年第一个风口是社交?微信不答应

2019-01-16 11:19:12新京报

三家像是约好了一般,分别取一天的上午、下午和晚上发布,避免撞车,还牢牢把控住一天的科技头条,赚足路人眼球。媒体们从上午忙到了晚上,轮番转场,主题却高度一致:能打败微信吗?

微信在1月15日成为三方“围剿”的对象。前快播CEO王欣、字节跳动以及子弹短信同时在这一天发布了自家的最新社交产品:马桶MT、多闪及聊天宝。


三家像是约好了一般,分别取一天的上午、下午和晚上发布,避免撞车,还牢牢把控住一天的科技头条,赚足路人眼球。媒体们从上午忙到了晚上,轮番转场,主题却高度一致:能打败微信吗?


微信作出的反应是,三家App的分享链接在发布不久均在微信平台上遭到屏蔽。截至发稿,微信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倒是急坏了这三家寄希望于从微信导流的App。出狱不久的王欣一改此前颇显沉稳的作风,在14日晚连发三条微博质问微信封禁一事,“不知道你怕什么?”今日头条CEO陈林在发布会上再三澄清,多闪没有对标微信,希望微信可以尽早解禁。


只有罗永浩公开表达了对微信的不满,他说“历史会记住这一天”,因为“今天三款刚出生的社交软件,被一个国民级的软件封杀了”。为此,他专门做了一个网页,上面打出“20190115”的日期,下是聊天宝向微信握手的友好姿势,“你好,微信,我想和你聊聊?”


网页中,罗永浩贴心地附上了另外两家App的下载链接,像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尽管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有一个做社交的心,对于微信这款国民级应用而言,永远不缺挑战者,但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人士均对寻找中国创客表示,在现阶段,新兴的社交产品想要挑战微信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小清新、钢铁直男、土味大叔


仔细来看,15日发布的三款社交软件定位均不相同,多闪主打视频社交,马桶MT则是一款熟人匿名社交软件。唯一一个看起来和微信有所重叠的子弹短信,却升级成为一个略带土味的“聊天宝”,打的是类似“趣头条”的网赚模式。


字节跳动出品的多闪被多名受访者认为是其中赢面较大的一位。


乍看起来它有点像轻量版的抖音,两者的主打功能都是以短视频为基础,但多闪加重了“聊天”这一属性,将“消息”放在了默认的首页,其中显示用户的好友信息。类似于抖音的“世界”栏被放在第三栏,可以刷到好友和附近的人所拍的随拍。抖音总裁张楠也在发布会上解释称,多闪就是抖音私信功能的升级。


面对社交赛道前横亘的巨无霸微信,字节跳动选择以新世代用户为切入口,将多闪打上“年轻人"的标签,发布会的主题更是被直截了当地定义为“这是年轻的时代”。


它的产品经理徐璐冉是一位年仅26岁年轻女孩,称呼张小龙都要叫一声“龙叔”。发布会上她穿着一条破洞牛仔裤,演讲时还有些拘谨。她称,整个团队成员都是90后,甚至还有97、98一代。


在这个90后的产品团队看来,过去的微信类社交软件让年轻人承载了太多的“社交压力”,多闪能够让年轻一代更随性和自然。它定位“亲密社交”,按照今日头条CEO陈林的说法,如果将微信比作广场,那么多闪就是家里的客厅。


功能上,多闪没有任何公开的社交场景,用户拍摄的所有视频都没有公开的评论和点赞功能,所有互动都在私聊场景下进行。


如果多闪是26岁女孩的小清新,王欣推出的马桶MT则是一股浓浓的理科直男风。这是一款匿名熟人社交软件,软件名称的灵感来自于刘德华的歌曲《马桶》。


正式发布产品之前,王欣先是在微博上进行了一波预热。他如同布道者一般向公众表达了“微信比你想象的更强大”、“人脉暗网”、“基于场景需求的短连接”等种种观点,称熟人社交碰不得,但匿名熟人社交可以。


在这款软件中,所有的用户都处于匿名状态,没有公开个人动态分享页面,所有的行为都在对话框中产生。用户可自行发起带有一定主题的“悄悄话”或者“群聊”,还可在话题中插入一定金额的红包吸引其他用户回答。群聊在1小时后会自行解散,颇有些“阅后即焚”的意思。


但从目前的评论来看,公众对于王欣推出的马桶MT好像并没有感到满意。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发问,这和几年前昙花一现的无秘等匿名社交软件有什么区别?


双向匿名的场景下,即便是红包似乎也很难调动用户的积极性。大多数群聊到最后都沦为无意义的“水群”,记者在1月15日分别建立了两个群聊,直至解散也无一人参与。


罗永浩投资的子弹短信升级成了一个充满土味情怀的“聊天宝”,软件图标也变更为一个金灿灿的元宝图案。聊天宝与前代最大的不同在于其中加入了“网赚”模式,用户聊天、读新闻、完善个人资料、拉新等种种行为都会被奖励一定的金币。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罗永浩还在聊天宝里塞入了拼多多的购物接口,期待着用户在聊天之余去血拼9块9包邮的女宝宝加绒加厚卫衣。


春节期间,罗永浩联手多个品牌推出了一系列“送礼”活动,包括大疆无人机、红色内衣及往返机票等产品。发布会上,罗永浩还直观地打出“招商”两个大字,寻求更多品牌的接入合作。


“聊天给钱,读新闻给钱,玩游戏也给钱,我自己用得非常快乐。”在这场看起来仿佛一场闹剧的发布会上,罗永浩对着台下近千位媒体记者发问,“送钱还能打脸?”


匆忙上场的三款产品


三家公司推出的社交产品中,多闪似乎更被人看好。多位行业人士认为,字节跳动的优势在于技术、流量和资源的积累能让产品冷启动非常快,但产品能否成功同样考验后续的运营能力。


资深产品经理判官则认为,短视频很可能是熟人社交赛道的下一个机会。“短视频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可以撑起社交的场景,以前是IM,现在短视频可以了。”


微信此前更新的7.0版本中,加入了“时刻视频”功能,用户可拍摄15秒的短视频上传,支持自行配乐、贴图等功能,并在个人主页、群聊等多个入口处进行曝光。有分析称,微信是在软件中植入了一个抖音,“正式向抖音宣战”。


放在现在的互联网场景下,马桶MT的出现多少有些不合时宜。过去,匿名社交软件曾短暂地在社交赛道上兴起。2014年,无秘,秘密圈,呵呵,乌鸦,吐司等一众匿名社交软件蜂拥出现,但很快又均归入沉寂。由于匿名带来的信息不确定性很容易让其游走在灰色地带,几款匿名社交软件均多次被监管层要求下架整顿。


王欣在1月15日的产品交流会上坦言,团队内部也知道会有很多风险。他们计划用人工审核+人工智能技术两种方式对平台上的内容进行过滤,并称从数据上看,马桶MT14日此外至日15“几乎没有看到不良内容”。


熊猫资本合伙人毛圣博表示,匿名社交是将人性中的好奇、攻击性、荷尔蒙都从自我控制中释放出来,需求存在,但是不够持续、比较随机,“不是天天都很有强烈的需求”,所以匿名社交很难做大。他认为,匿名社交不存在熟人和陌生人的区分,“熟人匿名只是进一步放大了好奇心,同时加快了传播效率”。


至于罗永浩投资的子弹短信,则已经越来越背离原有的产品初衷。2018年8月,罗永浩在锤子科技发布会上对外公布了这一产品,随机受到公众热捧,成功占领App Store社交榜榜首3天,研发这一产品的快如科技在发布后7天内就完成第一笔1.5亿元融资。


但在此之后,子弹短信的用户量急剧下滑,大多数用户在老罗的背书下尝鲜后,很快就将其抛弃。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子弹短信的定位与微信重叠太多,而微信的地位已然难撼,用户迁移成本太高。


或许是看到了资讯类黑马趣头条的成功,新升级的聊天宝将“网赚”视为拉拢用户归来的大招。在聊天宝的界面下,用户几乎所有的交互行为都会被奖励金币,有网友调侃说“聊天宝像是一个理财产品”。


科技自媒体“红沙发”撰稿人、高的创服合伙人金叶宸表示,网赚模式确实能起到有力的拉新效果,但“网赚是一个有钱人永远比没钱人有优势的模式”。言下之意,对于体量较小的快如科技而言,网赚模式无法持久。


聊天宝唯一优于上述两家的是,它是三家中唯一可以通过正常应用分发渠道下载的软件。剩下两家对此多少有些准备不足,仅能通过产品官网进行下载。


苹果用户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深深的歧视——多闪的ios端内测名额仅有1万名,马桶MT更是由于未经苹果应用商店许可,下载链接在发布当日被封停。


昨日,马桶MT的服务一度处于瘫痪状态,App内无法刷新,官网页面无法正常打开。当日下午王欣团队发布声明称,服务出现异常是由于下载体验马桶MT的用户超过了服务器的负载能力,目前团队正在扩容服务器,优化服务。


不缺新产品的社交江湖


回溯过去,社交产品的更替史,几乎是一部互联网的发展史,它记录了互联网从web 1.0到web 2.0,也见证了互联网从PC到移动端的变迁。


倘若你是一个90后,可能并没有在猫扑、天涯上发帖的经历,也可能没有过自己的个人博客,但BBS、博客、贴吧等社区型产品算得上最早的社交产品代表。在这个阶段,用户通过文字+图片的形式彼此交流。只不过受限于技术,这类产品在沟通效率和表达形式上都远不及后来的社交产品。


在PC时代还有一个不能被忘掉的社交产品——QQ。它几乎伴随了你我的青少年时代,那标志性的“滴滴”提醒声更是成为了一代人的记忆。


天奇阿米巴基金合伙人、上海交通大学教师魏武挥说,泛社交类产品分为社交产品和社区类产品。社交产品即微信这种点对点社交,是以目的性为导向,社区类产品如抖音,是以兴趣为导向。


如果以此为分类依据,这二十年,即时通讯领域的霸主被腾讯牢牢握住,这家公司凭借QQ和微信两款即时通讯软件一统江湖,几无敌手。而内容类社交产品则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先后产生猫扑、天涯、豆瓣、知乎、抖音、快手等红极一时的产品。


可是,随着移动智能手机的普及,用户的使用习惯转向移动端,QQ变得不再“年轻”,专门面向移动端的产品应运而生。


2009年,新浪微博成立并迅猛崛起,同时,腾讯开始感受到危机,于是推出腾讯微博对垒新浪微博。但最终解决腾讯的社交焦虑是微信的诞生。


据马化腾称,微信最初只是一个快速的短邮件,只不过快到让你感受不到它是一个邮件,立项的时候也不知该取什么名字,于是照着“微博”的形式取了一个“微信”。


2011年,微信正式诞生,手机KTV“唱吧”、陌生人社交软件“陌陌”、知识分享社区“知乎”也于同一年上线。社交类产品变得更加丰富、多元。


近两年来,4G网络的普及让短视频成为全民级应用,抖音、快手脱颖而出,与之对应的声音是“微信老了”。原因在于,短视频的快速增长,伴随的是即时通讯的下降。


QuestMobile发布的《2018年3月份中国移动互联网二级细分热门行业总使用时长占比》显示,相比2017年3月份,短视频的使用时长占比从1.5%增长到了7.4%。即时通讯从37%下降到32.2%。


对于微信这款国民级应用而言,挑战者永远存在。


微信霸主难以撼动


过去的2018年被人们称之为社交产品的大年。即便是在资本寒冬的影响下,2018年依然先后有20余款社交类App拿到融资,脉脉、子弹短信、Soul等各式社交类产品层出不穷,让人目不暇接。


甚至到了年末,还有一款主打K歌接龙的社交互动App音遇抢占社交榜的头牌。这款上线于2018年11月的产品,在App Store排行榜上一度超过了微信、抖音及拼多多。更需要强调一点的是,音遇同样是具备字节跳动背景的产品。


已经有了微信在前,为什么社交赛道近年来还是不断受到热捧?


金叶宸分析称,社交是互联网行业中一个永恒的主题,“它一直都很热,和消费一样”,社交是所有互联网行业皇冠上的明珠,同时它又是一个典型的概率低、回报高的产品,价格不贵,对于投资人而言,社交是再好不过的适合广撒网投资的产品。


魏武挥列举阿里的来往、网易的易信产品,称“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有一个做社交的心”。不过,他并不赞同昨日三款社交软件“约好了同一天发布”的传言,“这一拨起来并不是他们事先约好的,而是所有人觉得这个时间点到了”,他说。


微信诞生至今已有8年。去年8月,它的日活跃用户量突破10亿,是互联网史上第一款DAU达到10亿的App。“它已经达到了史上最高,在国内市场微信已经不可能增长了,因为中国人就这么多,甚至还有可能下滑。”金叶宸认为,微信国内用户达到饱和是行业判断社交兴起的一个重要指标。


但另一方面,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人士均向寻找中国创客表示,在现阶段,新兴的社交产品想要挑战微信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熊猫资本合伙人毛圣博称,熟人社交是面向全人群的,满足了人类底层的沟通需求,而沟通讲究的是效率和形式,具有很强的网络效应。在短期内,想要打破原有的网络是很难的,除非“有款产品彻底颠覆了人们目前沟通交互的形式”。


“简单说,想要在微信之外再做一个微信,基本没戏。”见实科技CEO徐志斌(前腾讯微博开放平台负责人)赞同毛圣博的观点。他举例过去QQ曾遇到的MSN、开心网、人人网等竞争对手,平台上的用户最后还是被QQ消化。即便是腾讯内部孵化的朋友网,同样没能发展起来。“用户会因为好友在哪儿,而一直停留在那里,哪怕那个地方一般。”


“想要取代微信,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出现了新的(终端)设备,创业者用比腾讯更快的速度、更准地把住用户的需求脉搏,从而取代微信。”徐志斌说。


昨日发布的三款App也颇有“自知之明”,今日头条方面再三对外强调多闪与微信的不同,“和微信不是竞争关系”,王欣也称“熟人社交不要碰”。


这并非意味着社交没有任何机会。


魏武挥认为,在中国做社区类产品永远有机会,只要抓住小众人群就可以。他举了“音遇”的例子,认为在唱歌和游戏的过程中的确有可能产生互动,甚至衍生出社交动作。


一些垂直细分赛道也被人们寄予厚望。“通常垂直类及基于新人群、新兴趣、新玩法等从小众出发的社交产品,可能会有一定机会。”徐志斌说。此前兴起的Soul、音遇等均属于此类。


不过,在目前国内的市场环境下,一切似乎皆可Copy。昨日,快如科技在发布会中宣布将会在升级后的聊天宝中加入“附近的缘分”功能,用户可以通过“缘分一百”测试自己的性格、爱好,当测试结果相近的人在附近出现时,软件端就会发出“滴滴”声。


一位Soul的员工得知这一功能后称,“我以为他底线会高一点。”


罗永浩的发布会结束后,王欣很快地在马桶MT官网加上了多闪和聊天宝的下载链接,同样打上“20190115”的字样,与聊天宝的网站遥相呼应。


新京报记者 薛星星 万珮 编辑 魏佳 王进雨 校对 何燕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