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3 10:51:2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Video++金明:做一家亏损的公司没什么可自豪的

2019-01-23 10:51:20新京报

2018年度中国创客档案


●业务领域 专注新文娱的AI科技企业


●主要产品 独立研发的文娱人工智能系统VideoAI、人工智能互动操作系统VideoOS,目前已规模化商用。旗下业务包括:AI场景营销平台、文娱电商、互动娱乐、新IP主题商业、AI内容审核平台等。


●团队情况 CEO金明毕业于哈佛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湖畔大学四期学员,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联合创始人董慧智毕业于清华。


●融资状况 目前共完成6轮融资,现阶段为C1轮。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集团、云锋基金、优必选科技、天狼星资本、Face++旷视科技、国投基金、头头是道、文轩资本、瑞力文化、投中资本、汉富控股等。


金明最初选择创业,是源于参加哈佛大学创业比赛时的项目“Venvy”。该项目构想用技术为文娱视频创造全新的商业模式,解决用户体验痛点,项目最终拿到了哈佛真理基金的投资。那是2012年,他19岁。


经过两年技术积累,项目在AI+文娱领域,具备了商业化能力。2014年,金明回国,成立了Video++,开始在国内布局AI+文娱赛道。作为陪伴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一代,他希望通过技术改变更多场景,比如为视频接入更多应用,挖掘出视频内容的更多可能性。 


作为拥有国际视野的90后创业者,金明身上最大的特点是他时常保持着“紧迫感”。这种紧迫感,驱使他要求自己不断更新认知。虽然年轻创业者拥有对技术趋势感知的先天优势,但在系统性管理企业上,还存在进步的空间。2018年,他成为了湖畔大学第四期学员。


“外界看到你更好、更快地完成一件事,会给予你赞美,你也会因此而得到心灵的愉悦,优秀是有正反馈的。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别人可能都理解不了你所追求的东西,感受负面情绪和压力是常态。卓越意味着,坚持到最后,并且完成目标。”比起优秀,金明更希望自己无限接近卓越。


成为上海最大的科技公司,是Video++的一个阶段性目标。但从长远来说,他希望自己的企业文化能够有更深远的影响,走过百年。


个人2018年的关键词是“退”


寻找中国创客:中美创业环境有哪些差异?


金明:过去十年,中美的创业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十年前,无论是在波士顿还是硅谷,整体环境都是优于中国的。但近十年,中国在一些创新领域的技术成熟度、市场容量和想象空间上,开始领先美国。从创业能力上看,由于中国创业环境的竞争更激烈,相对而言,能够筛选出一批认知更全面、落地更扎实的创业者,这些创业者的综合竞争能力是更强的。


寻找中国创客: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创业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


金明:从创业者综合能力上讲,现在中国的创业者是不输甚至优于一些其他地域的。在面对国际化时,中国的创业者可能要注意两方面。第一,对国外市场的了解。在国外有超十年创业经历的创业者,比较占优势。第二,对海外市场的理解。在这方面,对学习能力和最终适应能力的要求更高。


寻找中国创客:作为90后创业者,你觉得年轻创业者可能会有哪些优势和不足?


金明:任何年代的创业者,都有他自己的一些特性。我们先不要定义90后,可能这个标签本身已经被赋予了一些特定意义。把标签抛开,每个时代的年轻创业者都有自己的一些特性。


我们这一代是互联网原住民,完整经历了PC、移动、AI三波互联网浪潮,对于技术的学习和趋势把控,有先天性优势。但年轻创业者不可避免的是,管理经验相对而言薄弱很多。


过去六年,基本上每段时间我们做复盘时,都会觉得在某些问题上,现阶段总会想到比过去更好的处理方式。但这个东西是不可避免的,只要你的学习能力足够快,就会不断拓宽自己的边界,也就会发现自己过去决策的漏洞。


寻找中国创客:六年的经历,你还有哪些收获?


金明:长期来看,建造一个有自我生命力和能够自我修复成长的组织,是很有必要的。


寻找中国创客:湖畔大学的学习,对你创业有哪些新启发?


金明:湖畔的经历,对创业的改变还是蛮大的。企业从0到1的阶段,大部分已经进入湖畔大学的人,都已经经历完了。更多的,可能是从10到100的一个过程。


2018年,Video++也有很大的改变,推出了一些新策略。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如何把组织变得像有机体一样去进化。当然中间有很多痛苦,因为有摩擦,跟公司以前的进化方式有不太一样的地方。


对我个人而言,今年的关键词是:退。比如在公司治理和管理架构上,我都在往后退,这样能使公司其他的一些高管往上走。


在商业战场一定要有自己能造血的引擎


寻找中国创客:你曾说你是一个特别有紧迫感的人,为什么?


金明:我写过一篇文章,文章最后一句话是:down is the new up(未雨绸缪)。马云经常说一句话:“在阳光灿烂的时候修屋顶。”在公司最好的时候,你才应该修屋顶,如果暴风雨来临了,再修屋顶已经来不及了。


我去年读了48本书,今年目标是52本。我觉得,创业的生与死,真的只是一步之差。有些时候,你只能根据现有的最高认知,尽力做出最正确的决策。而这样的决策,每天可能要做50个,如果80%的决策都做对了,公司可能就能活到第七年、第八年,如果80%是错的,可能第一年、第二年就死了。无论对我,还是公司,保持整个公司的紧迫感,都很重要。


寻找中国创客:怎么保证整个公司也保有紧迫感?


金明: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到自我驱动。很多时候,你的上司并没有告诉你应该做什么,或者大多数时候,你的上司只希望你做到80%。有自我驱动的人会主动去追求优秀,接近卓越。首先我自己是有自我驱动的人,很希望身边也是一群优秀的人。


寻找中国创客:国内的独角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都是亏损的,你怎么看?


金明:做一家亏损的公司没有什么可以自豪的。融资环境在过去十年发生了较大变化,创业者的融资渠道变宽了,可以通过资本不断续命。但回到我们父母那一辈,就真正是称之为商业的战场,你一定要有一个自己可以造血的引擎。


从商业本质来讲,我并不觉得一直靠融资输血,自己不赚钱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我们也不说给行业做一些改变,至少从我们自己本身,希望能够做到一家自己盈利的公司,这样才能给组织和员工更多福利和发展空间。


新京报记者 闫丽娇 编辑 魏佳 校对 李立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