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5 10:53:36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VIP陪练葛佳麒:想到就去做,人生不能局限于一种职业

2019-01-25 10:53:36新京报

2018年度中国创客项目档案


●业务领域 教育


●主要产品 提供在线真人一对一乐器陪练,通过iPad和VIP陪练自主研发的鱼眼摄像头,为5-16岁琴童提供包括钢琴、小提琴、手风琴、古筝等陪练服务。目前已覆盖33个国家以上,5W+学员,日均万人上课。


●团队情况 创始人兼CEO葛佳麒曾担任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等中国顶级真人秀节目音乐设计指导、走进大剧院——汉唐文化国际音乐年总策划等。


●融资状况 2014年VIP陪练获得蓝驰创投数十万美元天使轮投资;2016年获100万美元Pre-A轮投资;2017年获得数百万美元A轮投资;2018年年初获数亿元B轮融资;2018年11月完成1.5亿美元C轮融资。



葛佳麒是一名“资深琴童”,4岁开始学手风琴,大学期间开了11场个人音乐会,在世界级比赛中获得名次。


葛佳麒也是一名体验主义信仰者,从月薪600元的电视台打工仔到顶级节目策划人、年薪百万的音乐总监,葛佳麒坚定认为人生不能局限在一种职业里面。


2014年,在纯音乐行业已经体验不到快感的葛佳麒选择与师兄一起,开始在当时鲜有人涉猎的互联网音乐教育领域试水。时至今日,其创办的VIP陪练每天产生近万节排课量,复购率达80%以上。


“从零开始开疆辟野,让我感到兴奋”


寻找中国创客:为什么选择在2014年辞掉百万年薪的工作出来创业?


葛佳麒:因为之前的那条路我们基本已经碰到了天花板。纯音乐这一行,发展到一定阶段你就可以预见未来的路,这也是为什么一旦我的同行出来创业,就不想再继续做纯音乐的事情。


寻找中国创客:你从4岁开始学手风琴,放弃做纯音乐,会觉得可惜吗?


葛佳麒:当然不会。从我的价值观出发,我觉得人生就应该多点经历,为什么要局限在一个职业上面? 从2007年到2014年,我从电视台杂工做到项目总监再到文化传媒公司音乐总监,参与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舞林大会等顶级真人秀制作,带领团队负责2000多个奢侈品牌参与中国的广告片音乐设计,操办古典音乐节、现代音乐节……


经历了项目制、坐班制,也经历了各种平台,从月薪600元到年薪百万。我从不把这些只当做一份工作,而是当做丰富人生体验的经历。


寻找中国创客:给别人打工和自己创业,体验有什么不同?


葛佳麒:在电视台做项目的时候,一定要对这件事情负责。因为电视台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岗位都是关键的螺丝钉。任何一个位置缺失,都会导致节目开天窗。我觉得那时候团队的每个人责任感都特别强,要求自己不能出错,一旦出错,整个项目就黄掉了。当时一天可能工作14个小时,其实工作压力也很大,但更多的是身体上的劳累。


跟过去单纯专注音乐相比,创业会有很多突发状况,更多的是心累,承担了更多的压力。这些压力源于你每天会碰到不同的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自己去解决。


寻找中国创客:创业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至暗时刻”?


葛佳麒:创业过程中的挫折太多了,每天都会遇到。我们相对来说还“跑”得比较好,业务数据、运营数据都还不错, 资本对我们也比较信任。


早期我们有过困难时期,尝试过很多方向。当时很多人并没有看到钢琴陪练的市场,我们通过努力打开了一片空白领域,这种从零开始、开疆辟野的感觉让我感到兴奋。


“做好计划再执行,不如直接去干”


寻找中国创客:你还记得VIP陪练拿到第一笔融资时的情况吗?


葛佳麒:拿到第一笔融资是在2015年6月,公司成立一年半左右,做的并不是现在的业务方向。当时我们还在探索方向,寻找我们可以解决的问题。一直到2016年1月,我们才确定了现在的业务方向。


寻找中国创客:当时打动投资人的点是什么?


葛佳麒:第一是我们都看好素质教育这一赛道,在过去的几年里,整个数字音乐教育的增长速度非常快,这个大方向我们都认同。


第二是音乐教育其实是一个比较原始的行业,过去的几年里没有太多互联网从业者来开拓这一块领域,而我们团队在这个领域里深耕已久,我觉得这也是投资者比较看好我们的原因。


寻找中国创客:创业4年,这段体验中你的收获是什么?


葛佳麒:我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不要怕试错。以前我们都觉得要做好计划然后去执行,其实创业不是这样,因为你并不知道计划是不是能解决这个问题,不如直接去干。实施过程中你可以看到很多数据,通过分析这些数据是否符合预期,再确定是否需要把这个模式固定下来。所以我们现在做任何一样工作时都会不断去尝试。


新京报记者 蔡浩爽 编辑 苏琦 王进雨 校对 李立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