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3 12:38:36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今年春节档,沈腾一笑28亿

2019-02-13 12:38:36新京报

有报道称,沈腾已经成为国内的“新喜剧之王”。他对外表示否认,称这种称号会给自己带来压力。

今年刚满40岁的沈腾正在成为如今中国最吸金的喜剧男星。他迄今为止共参演了13部电影,累计票房超过120亿元。今年的春节档,有两部他主演的电影上映,分别是《疯狂外星人》及《飞驰人生》,截至2月12日,两部电影的累计票房已超过28.35亿元。


这位出身于黑龙江的话剧演员,在北京开心麻花的剧场上待了九年,之后带领开心麻花连续4年登上春晚舞台,他也成为全国人民熟知的“郝建”。后来,他主演了开心麻花出品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夏洛特烦恼》。这部成本仅为2000万元的喜剧电影,在2015年的国庆档以黑马之姿收获14.4亿元的票房成绩,位列当年度电影票房第六,国产影片票房第三。


有报道称,沈腾已经成为国内的“新喜剧之王”。他对外表示否认,称这种称号会给自己带来压力。


但不可否认的是,沈腾已经建立起自己个人的金字招牌,无数观众因为他的名字而走进电影院,人们称他是“长在笑点上的人”,即站那不动就能引人发笑。韩寒认为他的表演功底“绝对依然是被低估的”,称他的表演有一种“不怒自威,不笑自喜,不闹自嗨,不苦自悲”的独特魔力。


然而,和不少热衷于开公司、布局投资的明星不同,工商信息显示,除了实际控制4家公司之外(其中一家目前已注销),并无公开信息显示他在商业上有所动作,他也不是开心麻花的股东。他甚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夏洛特烦恼》创下近15亿元的票房,他个人的收益大概是几百万元。


“胸无大志”


沈腾并非那种天生就混喜剧这行当的人。他出身于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小康家庭,与现在人们对他在喜剧表演上的不吝赞美不同,直到高中毕业前都没有和表演发生过关联。他考上解放军艺术学院是出于家庭因素——他的姐姐毕业于此,家里人认为军人是一个“铁饭碗”。


互联网上能找到关于沈腾早年的信息少之又少。在他小有名气之后,他开始在微博上自嘲自己年轻时是“靠颜值吃饭”。这是在现今互联网语境下大多数明星自嘲的一种安全做法,借此可拉近与普通人的距离。


但在他的粉丝看来,沈腾年轻时可以称为一位“美少年”。一张早年的照片显示,他曾经登上过《解放军生活》杂志的封面,被他的拥趸称为“军艺校草”。


在此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沈腾说“从小就是一个没多大追求的人”,他大学一毕业就加入了开心麻花,当时它还是一家在北京名不见经传的小剧团。


沈腾参演的第一部话剧作品名为《想吃麻花现给你拧》,同时这也是开心麻花推出的第一部话剧,请来了何炅和谢娜主演,导演是创作出中国话剧界的传奇作品《翠花,上酸菜》的田有良。这一话剧推出后首演40场,场场爆满,却由于成本问题一直未能取得盈利。


沈腾后来在接受采访时称,他们最惨时一场演出由于大雪,只有几个观众到场,不得已只能挨个向其道歉退票。


在2012年登上春晚舞台之前,沈腾在开心麻花度过了安稳的九年时光,从24岁成长到33岁。不少媒体都在回顾时表示,沈腾后来的大火正是由于其多年的舞台喜剧经验。


开心麻花一直对外表示自己是接地气的喜剧表演,通过夸张的肢体动作及语言,辅之以离奇的情节达到出其不意的喜剧效果,在十余年的时间里,它一共推出了26部舞台剧,累计演出超过4000场。


电影黑马


2012年,第一次担任春晚总导演的哈文试图在春晚舞台上加入新的元素,她在剧场里看过开心麻花推出的《乌龙山伯爵》后,找到开心麻花,希望他们可以将话剧舞台上的经验移植到春晚上。


春晚舞台与剧场不同,开心麻花的团队此前并无在舞台上表演小品的经验,开心麻花的导演之一闫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起初他的心里对此是直打鼓的。


开心麻花为龙年春晚准备的小品名为《今天的幸福》,沈腾担任主演,时长超过20分钟。他们在上台前一共经过了4次正式审查,几乎每一次都是抱着“必死”的心态。紧张的情绪一直延续到正式表演后,“记得当时,我坐在台下看演员们表演完《今天的幸福》,都忘了鼓掌。”闫非在一次采访中说。


以2012年龙年春晚为界,沈腾正式从一个小众话剧演员开始迈向大众喜剧明星的行列。《今天的幸福》在当年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沈腾扮演的“郝建”在一夜之间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


第二年,开心麻花一鼓作气拿出了两个小品登上春晚舞台,《今天的幸福2》及《大城小事》,他们坚持不在作品中引用网络段子,作品中的台词却无一例外均在短时间内就流行开来。譬如“打败你的不是天真,是无邪(无鞋)”,“看看你们这个形象,怎么长得都像闹着玩似的”。


在那之后,开心麻花成为春晚的常客,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2015年。那年秋天,他们出品的第一部电影《夏洛特烦恼》上映了,由沈腾及马丽主演。


这部黑马作品的成功,使得沈腾在电影市场上积累的名气开始超过“郝建”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但人们并没有等来意料中的爆发。这位当年已经36岁、完完全全称得起是大器晚成的男演员在此后3年的时间里再没有接过男一号的角色。他热衷于在开心麻花的电影中担任配角,为其他演员让位,也没有在开心麻花之外的电影中担任主角。


“我发现我这人就是穷横穷横的,做的事必须得有一定格调,Low的事不愿意去做。但是往往越Low的事赚钱越快,我不想在将来的某个时候,有片刻想把自己之前做的事屏蔽掉的念头。”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


3年后,他出演了《西虹市首富》,虽然在口碑上有褒有贬,但这部电影在票房上的成功无可争议,在去年一共赢得了25.48亿的票房,是迄今为止开心麻花出品过的电影中票房最高的一部。


从电影角色上而言,沈腾在电影作品中的形象与此前人们熟知的喜剧明星如周星驰、黄渤等有些类似,无论是《夏洛特烦恼》中的夏洛,抑或是《西虹市首富》中的王多鱼,也包括今年春节档上映的《疯狂外星人》及《飞驰人生》,他扮演的角色都是一事无成的底层人物,“怂”与“贱”是观众对这个人物的第一观感,但在此之外,又能感觉到人物的悲与喜。


在大多数时间里,沈腾几乎能凭一己之力承担起整部作品的笑点担当——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站那不动就有笑点”。


吸金之路


电影高票房的背后是开心麻花收入的节节高升。


根据开心麻花在2018年4月发布的2017年报显示,开心麻花在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8.22亿元,比2016年增长181.6%。净利润3.89亿元,比2016年的0.72亿元增长高达441.81%,4亿元盈利规模在新三板的影视公司中实属罕见,甚至远超一众主板上市的影视公司。


但在2018年,打算登陆A股上市的开心麻花遇到了年初的财务大核查,不得已主动终止挂牌。


在其随后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中,开心麻花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3.41亿元,相比于2017年同期的1.6亿元增长113%;净利润4051万元,相比于2017年同期的2635.28万元,增长53.72%。


上半年业务增长最快的是艺人经纪板块,实现了收入1.43亿元,相比于2017年同期的3104.58万增长362.21%。


然而,累计创下120亿元票房的沈腾,收益并没有达到“天价”。2015年12月,他在参与《鲁豫有约》节目时被问及“《夏洛特烦恼》票房近15亿,你能分多少”时,他笑了一下,然后给出了一个模糊的数字:几百万吧。


虽然很多场合沈腾都代表开心麻花团队,但是工商信息显示,沈腾并不持有该公司的股份。


与此前不少明星热衷于参与商业运作不同,沈腾在商业上几乎毫无动作。工商资料显示,他一共与9家公司发生关联,实际控制的公司共有4家,分别为上海兜宝影视文化工作室、上海仁者山文化工作室、天津水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海南辉煌长江影业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其中“上海兜宝影视文化工作室”目前处于注销状态。


尽管如此,沈腾的吸金能力不容小视。


根据开心麻花2017年年报中与上海兜宝影视文化工作室的资金往来显示,两者之间的往来款数目为6076.6万元。有媒体表示,按照影视圈艺人经纪的打款原则,这笔钱大概率是沈腾2017年经纪分成的收入。


新京报记者 薛星星 编辑 魏佳 校对 卢茜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