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6 03:21:1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海聚工程”3年引回301海归

2012-06-26 03:21:14新京报


杜进平


马宁宁

  其中3名“80后”高层次海归入选国家“千人计划”

  在新时期社会需求多元化的现实面前,北京如何实施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回应百姓对党员、对领导干部的期待和需求?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北京怎样找回流动党员,使非公经济从业者感受到党组织的关怀和力量?在全球人才争夺大战中,北京怎样贯彻“党管人才”原则,唤回海外优秀人才。

  从今日起,本报将推出“科学发展,党建民生——迎接北京市第十一次党代会”系列报道,从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基层党组织建设、人才战略等方面,回顾五年来北京党建的突破和成就。

  

  新京报讯 目前,“海聚工程”在京已实施三年,共引回301名高层次海归,其中,包括3名“80后”在内的109人,已入选中央“千人计划”。

  2009年4月,北京面向全球发布“引智”信号,以高层次海归为目标,启动“海聚工程”,出台“来京创业、工作,一次性奖励100万元”、“税收优惠、专利补贴”等若干项优惠政策。

  为更好地实施“海聚工程”,北京市成立了海外学人中心。“事业心很强,沟通能力良好”,该中心副主任王禹说,301名高层次海归显示出这一群体特征。例如几名“80后”,均出自国外知名院校,曾在全球500强企业供职,过“海聚工程”评审关时,“不论是专业背景,还是工作能力、沟通能力,都令评审专家们感到惊喜和欣慰”。

  ■ 焦点

  巨资引才的“投入产出比”?

  高层次海归创办企业年增长幅度超70%

  除了一次性100万元奖励,北京给高层次海归开出的优惠待遇“账单”,涉及企业上市、税收优惠、户口、子女入学等十几个方面。那么,北京的引才投入,“投入产出比”如何?

  据了解,301名高层次海归,30至50岁之间的占80%。王禹说,这301人的专业背景,生物医药占比约40%、电子信息占比约30%。由于绝大多数都拥有本领域高端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因此“整体显现出很强的科技创新能力,在获取专利、承担专项课题方面成绩显著”。

  据海外学人中心统计,入选中央“千人计划”的109名高层次海归,70人选择了自主创业。2009年至2011年,其营业额分别为30.58亿元、54.97亿元、95.46亿元,年增长幅度超过70%。其创办的企业,年度研发投入总计达18.33亿元。

  王禹说,“海聚工程”唤起了北京用人单位的引才积极性,“比如首都医科大学,通过‘海聚工程’引入了3个系主任,作为学术带头人;北京工业大学也引入了19名高层次海归,发表高水平科技论文50余篇,个别领域实现了‘零的突破’”。

  如何弥补北京引才“短板”?

  成立人才特区给予政策保障

  在激烈的人才争夺战中,不论是动辄三五百万元安家费等优惠待遇,还是土地资源、地价等创业环境,其他城市优势明显,北京如何弥补引才“短板”?

  王禹表示,与其他省市相比,北京在产业用地等方面,确实存在“短板”。但北京一直在探索创新体制机制,为人才提供更好的创业就业环境。为更好地吸引和用好海外高层次人才,北京市专门成立了海外学人联席会,每年有计划赴海外人才聚集的国家和城市,举办群英会、恳谈会等活动,以市政府名义聘请“海外人才工作顾问”,现已在香港、慕尼黑、东京、硅谷等地建立了8个海外人才联络机构。而且,每一名引回的高层次海归,都能享受到海外学人中心提供的“专员制服务”,由专人负责落实子女入学等各项待遇。

  而去年3月成立的国家级人才特区——中关村人才特区,实行了人才科技经费使用、进口特需品税收优惠、重大项目资金支持等13项特殊政策,提供完善的事业发展平台和政策保障。

  ■ 对话

  马宁宁

  1976年生人,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生物化工专业博士,2009年入选北京“海聚工程”、 中央“千人计划”。现任北京义翘神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发副总经理,兼任中国医学科学院细胞工程中心副主任等。

  杜进平

  1964年生人,英国剑桥大学动物学博士,2009年入选中央“千人计划”、北京“海聚工程”,被聘为国家特聘专家。现任北京依科曼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

  

  “即使没有安家费,也会回国”

  回国创业被资金链困扰

  新京报:当初为什么选择回国?现在如何看待这个选择?

  杜进平:动机其实很简单,一是乡土情结。这就跟农民工赚到钱回老家盖房一样。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学了点东西,总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家乡变得更好。在英国时,看到超市卖的一块羊肉,被告知通过食品安全追溯系统,可以追溯到产自苏格兰哪一个牧场、哪一头羊的哪一个部位,就想中国什么时候能建立起完善的食品安全追溯系统?其次是个人原因,我自己喜欢折腾、喜欢挑战。百万资助,跟我回国的决定关系不大。

  马宁宁:我是2009年回国的,当时,公司所有的人都不理解,认为留在辉瑞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但我认为,中国的发展前途尤其是我所从事的生物制药领域,前景更广阔。即使没有安家费等优惠待遇,也会回来。

  新京报:回国后用了多长时间,适应新环境?有没有遭遇水土不服?

  杜进平:2007年我就创办了“依科曼”,但直到去年实现盈利1000万元,中间的3年,举步维艰。拿到“海聚工程”和“千人计划”奖励后,不少人问我,奖金花到哪了?我说还债了。“依科曼”从事绿色植保技术的研究、产品开发和市场推广,但这个领域前期研发成本很高,资金链困扰了我两年多。最艰难的时候,所有亲友都不敢接我的电话,怕我借钱。

  马宁宁:我没料到北京生活成本这么高。跟在美国相比,生活质量确实有所下降。我的年薪,也比在美国时低。不过,这些问题,回国前就已经考虑到了。

  希望创新研发融资体系

  新京报:“千人计划”和“海聚工程”,给个人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

  杜进平:我说过,离开太久了,社会关系“断层”。而“千人计划”和“海聚工程”,弥补了这个缺陷,打开了一条“绿色通道”。入选后,不论是申报承担专项课题,还是跟各级政府部门打交道,都更加顺畅。

  马宁宁:回国不久,就能参与“863”和国家新药创制重大专项的研讨和评审,这是我没预料到的。北京市相关部门帮家人办了“绿卡”,亦庄开发区为我和家人办了当地医院看病的绿色通道。开发区也为海外高层次人才建立了专门的科技基金。“千人计划”和“海聚工程”相当于给我们打开了一个窗口。入选后,如同拥有了一个社会标签,这个标签帮助我们融入了一个一个圈子。

  新京报:你们认为北京现有的引才政策如何补充,会更具有吸引力?

  杜进平:一个企业生存、发展,“中层干部”也就是中层管理人员,至关重要。我们企业的“中层干部”以非京籍居多,其他企业也同样如此。我很想解决这些“中层干部”的户口问题、子女教育问题、住房问题,但个人力量无法达到。期待北京的人才政策,能惠及“中层干部”群体。

  马宁宁:我感受最深的是研发融资体系。新药研发投资周期长,变数多,需要大量资金,也就是“烧钱”。美国之所以各个领域的研发能力都很强劲,就在于完善的研发融资体系,信用制度、退出机制很完备,即便一个项目研发失败,只要还有好项目,马上就能打翻身仗。但国内往往一次失败,再难在该领域立足。希望北京能创新研发融资体系。

  ■ 背景

  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简称“千人计划”),主要是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在国家重点创新项目、各类园区等,引进并有重点地支持一批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回国(来华)创新创业。其后,各省区市相继启动引才工程。如北京启动“海聚工程”,从2009年开始,用5到10年,在市级重点创新项目、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中关村科技园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引进并有重点地支持一批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来京创新创业。

  ■ 数说

  去年,北京海外学人中心曾以前五批中(301人共分6批引入)83名自主创业的高层次海归为“样本”,做满意度问卷调查。结果显示,83人创办的企业均快速崛起,短短两年已有1家企业上市,另有50家企业通过股权债权融资44.77亿元。近10家企业占据了80%以上市场份额,还有1家企业已在欧美开设了分支机构。不到三年时间,83家企业已申报1131项国家专利,其中293项已取得了专利证书;承担国家级课题93项、省部级课题98项,总金额达14.52亿元。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姝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