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登录注册

账号     忘记密码

密码     

热线电话

新京报网 > 时事 > 时政 > 正文

李克强:保障艾滋病人就医权利

2012-11-23 02:31:10  新京报


21日,本报率先报道了艾滋患者小峰屡次就医遭拒,引起各界关注。

  看到艾滋病人求医遭拒报道后,致电卫生部要求不得歧视艾滋病人,同时保障医护人员安全

  ■ “男子就医遭拒 隐瞒‘艾滋’做手术”追踪

  据卫生部网站消息 11月21日,有媒体报道携带艾滋病病毒的肺癌患者求医遭拒,私改病历隐瞒病情接受手术。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看到新闻报道后十分关心,立即专门给卫生部主要负责同志打电话,要求卫生部门采取切实措施,既要保障艾滋病病人接受医疗救治的权利,不得歧视,又要保障接触救治艾滋病病人的医务人员自身安全。

  2011年11月18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全体会议,并到北京市考察调研艾滋病防治情况。他强调,要坚持依法、科学、全面、有序防治艾滋病,更多关心关爱艾滋病病人,采取更加主动有力的措施,继续打好这场攻坚战和持久战。

  ■ 对话

  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中心主任吴尊友

  “拒诊对感染者打击非常大”

  针对小峰隐瞒感染了HIV从而进行手术一事,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中心主任吴尊友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各种医疗机构都应为艾滋病感染者提供平等的对症诊疗服务。

  我国法规早明确不得拒诊

  新京报:我国艾滋病感染者就诊难,被医院推拒,是普遍状况还是个案?

  吴尊友:艾滋病感染者就诊被拒,在我国并非普遍情况。但这对感染者本人的打击还是非常大的。

  新京报:国家有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

  吴尊友:2006年国务院就颁布了《艾滋病防治条例》,第四十一条明确:医疗机构不得因就诊的病人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推诿或者拒绝对其其他疾病进行治疗。

  新京报:哪些地区、哪些医院推拒艾滋病感染者的情况比较严重?

  吴尊友:(艾滋病)疫情严重的地方,医疗机构对感染者更包容。疫情较轻的地方,非传染病医院医务人员对感染者的诊疗,可能存在恐惧或压力。在云南、广西等(艾滋病)疫情较严重的地方,绝大多数医疗机构都会平等为感染者提供诊疗服务。

  新京报:更多感染者希望在定点医院解决自己所有的身体疾患。北京的传染病医院也在向综合医院发展。“定点治疗”是不是不利于消除艾滋病歧视?

  吴尊友:在什么医院治疗,首先要以方便患者为主。定点医院并非要把生病的艾滋病感染者隔离起来。它主要是为感染者(患者)提供抗病毒治疗和抗机会感染者治疗。

  但艾滋病感染者(患者)也是普通人,他们也会患其他疾病,因此,从长远来看,各种医疗机构都应为艾滋病感染者提供平等的对症诊疗服务。

  医护人员压力非常大

  新京报:很多普通医务人员,也很难平等对待艾滋病患者,为什么?

  吴尊友:很多事情,不在其中就不能体会到其中的“难”。临床医生护士要接触患者血液、体液,和锋利医疗器具,和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接触,被感染的风险,确实比普通行业大很多倍。

  虽然我说过,全球尚没有一例在诊疗过程中,医护人员感染艾滋病的情况。但我国每年发生五六百例在诊治艾滋病感染者过程中发生的职业暴露,每一例事件发生后,(被暴露)医务人员承受的身体和精神压力,是非常大的。他们在几个月内,要与家人隔离,要服用预防感染的药物,仅仅是那些药物的副作用,也是普通人很难想象的。

  当然,作为艾滋病防控工作者,我们希望更多医疗机构、医务人员能够正确认识艾滋病,为感染者(患者)提供平等的服务;同时也希望感染者(患者)能够在就诊时坦言自己的身体状况,提醒医务人员做好防护。

  ■ 医生说

  消毒严格实施手术没问题

  在小峰事件中,网友们更多地是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小峰完成手术的医护人员叫屈。医护人员是否在手术中进行了适当的自我防护措施,术后手术室的消毒等是否能达到要求供其他人使用?如果医生出现了职业暴露该怎么办?

  记者采访了多位传染病专家均表示,医院的消毒隔离制度非常严格,只要按照要求做,给艾滋病患者实施手术是没有问题的。

  “我做手术就经常被扎,觉得没关系,该紧急处理就紧急处理,目前医院没有一例医护人员出现职业暴露后被感染的。”佑安医院感染中心感染门诊主任孙丽君指出,预防职业暴露的要求还有很多,比如戴双层手套,穿皮裙、穿隔离衣等,但很多时候还是会出现职业暴露。各大医院都有职业暴露紧急预案,对医护人员进行职业暴露方面的培训,如何处理伤口、用药等流程都有进行培训。北京有提供职业暴露的免费药品,地坛医院和佑安医院都备有药品,2-4小时内吃上药就行了。

  从北京的情况讲,孙丽君称,虽然不能让所有人都没有歧视,但北京很多大医院的医生都做得很不错,不止一家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因为职业暴露到佑安医院取药服用,“他们在抢救生命面前,往往顾及不了太多。人民医院、朝阳医院、301医院等的急诊医生都有来过佑安医院服药。”

  但艾滋病感染者就医难是个社会问题,孙丽君指出,不能光强调让医务人员奉献,把所有矛盾集中在医务人员身上,毕竟医生也是人,医护人员的压力也很大。

  ■ 感染者说

  希望从政策层面推动改变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一份关于“艾滋病毒携带者和病人手术难”的问题调查报告显示,感染者普遍都无法获得、或及时获得针对其他疾病治疗所需要的手术服务。

  就诊时不再提是感染者

  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秘书处协调员孟林也有过被综合医院拒绝的经历。

  最近一次是在今年9月,他因肾小动脉硬化到北京某综合医院求医,在说出自己是HIV携带者之后,他眼看着医生将已经开好的彩超检查单撤走。“医生说他知道这样不会传染,但又说要保护医护人员,说的和做的自相矛盾。”

  在此之前的10多年里,孟林被拒绝过太多次,现在他到医院看病,一般都不会提自己感染了HIV。“我更多希望能从政策层面推动一些改变。”

  未及时医治致眼球被摘

  艾滋感染者林杰(化名),春节放鞭炮时把眼睛炸伤,最初在急诊进行了伤口处理后回家。伤情恶化之后,他再去医院检查时被查出了HIV,治疗没有继续。此后,林杰找了很多家医院,伤口已经开始流脓,最终一家传染病医院为其提供了手术台,从外院请来了主刀医生,为其摘除了眼球。由于医院没有手术所需的医疗用具,林杰还是自己花钱外购才完成了手术。

  “如果能及时得到治疗,眼睛也许就保住了,这件事对生活、工作都带来了非常大的伤害。”林杰说。

  我做手术就经常被扎,觉得没关系,该紧急处理就紧急处理,目前医院没有一例医护人员出现职业暴露后被感染的。

  ——佑安医院感染中心感染门诊主任孙丽君

  采写  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李禹潼 王卡拉 魏铭言 蒋彦鑫

相关报道:
艾滋“零歧视”有多难 网传男子就医遭拒 隐瞒“艾滋”做手术 艾滋病人私改病历求医,谁之过? 天津疾控证实男子隐瞒艾滋做手术 天津卫生局:将问责推诿手术责任人
新京报网

即时快讯
声音话题投票

我的照片是座新疆和内地沟通了解的桥梁。这桥梁不是我搭起来的,而是本来就有的。虽然我们的民族、语言、习惯、信仰不同,但我们都是人,你我的心都是通的。

——新疆摄影师库尔班江

图集
视频
点击排行
  • 时政
  • 北京
  • 国际
  • 财经
  • 文娱
  •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