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登录注册

账号     忘记密码

密码     

热线电话

新京报网 > 时事 > 中国 > 正文

高永文:限带奶粉是不得已的做法

2013-03-06 02:33:27  新京报


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

  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称“限带”是为保证香港奶粉供应,并非针对自由行或水货活动

  【对话动机】

  香港3月1日起限制奶粉出口,根据香港修订后的法例,每人每日限带两罐奶粉出境。据报道,新规实施至昨日,87人被拘捕。

  自由贸易港出台“限带令”,引发争议。那么,“限带”政策是在何种背景下出台的?香港政府期待达到怎么样的效果?这个政策会持续多久?记者就此对话了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

  不等记者提问,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先表示已注意到内地民众和网上的言论,并说希望与内地媒体面对面交流。

  对于此次奶粉“限带”,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这是不得已”。除此,他强调的另一句话是,配方奶粉是某些婴儿的主粮,“我们紧张baby”。

  曾出现供应短缺

  新京报:香港奶粉发生了怎样的状况,最终导致出台了限制性政策?

  高永文:从今年1月开始,香港配方奶粉供应开始紧张。最初是北区靠近边境的一些地方,零售层面,有本地父母亲觉得买奶粉困难。三个星期后,这种情况从北区元朗到上水、粉岭蔓延到了沙田,然后到了九龙市区,最后到港岛。

  新京报:这种短缺是整体的,还是零售层面?

  高永文:供应紧张应该是局部的地方。香港很多零售店是很小的,没有很多的地方去储存,面临比较活跃的抢购的话,会有临时的缺货。

  我们跟奶粉供应商和零售商的一些代表开了三四次会,要求确保香港整体的供应是足够的。他们的回应是积极的。

  我完全相信他们在整体的层面上供应是足够的,这一点我也通过很多次的媒体采访向香港民众解释了。

  新京报: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保证奶粉供应?

  高永文:一系列的措施,比如直接压抑水货过境,也用了政府热线。

  我们促使供应商去改善他们的供应链,供应商也答应采取措施规范零售商。有的零售商会配合水货的流动,预留一大部分奶粉给水货商。供应商对这些零售商也采用了一些商业手法去限制。

  新京报:这些措施都不足以改善局面,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限制的形式?

  高永文:这个中间改善了一点,但整体没有。政府去接上供应链这种做法仅可以保一时的供应。针对奶粉的活动长期进行的话,短缺的情况会继续的。

  确保本地买到奶粉

  新京报:立法建议咨询期时间大概有多长?

  高永文:咨询期不是很长,两三个星期的时间。当时也是考虑到春节以后,水货活动会再度活跃。所以想快一点引进法律。

  新京报:我看到有的奶粉商在意见书里提到,应该给自由市场机制以时间,给市场多一点时间来自我协调。

  高永文:我也明白,供应整体是足够的。但是你可以说给予它一点时间,今天买不到,明天买不到,后天肯定买得到。但这种情况对一个家庭来说是很严重的事情。民生无小事,我们不能让它这样发酵下去。

  而且这和水货的活跃程度也有关系。到某种程度,不断有人在零售链抢购,规模大,而我们的零售店太多,规模小,我们不相信他们在短期内能够真正完善这个供应链。

  新京报:香港一直是以自由贸易为发展根本的,这种做法,会不会对自由贸易的生命力产生影响?

  高永文:从自由贸易这种角度来看,我们也认为这是一种局限性的做法。我希望香港市民和内地民众能明白,这是不得已的做法,并不代表我们针对自由行或水货活动本身。

  对自由行我们没有负面的看法,而且我们心存感激。对水货活动,我们的态度是这是自由贸易的一部分。如果不是影响到一部分婴儿的必需粮食的供应,我们不会采取这种措施。

  新京报:在很多人看来,婴儿奶粉也是一种普通消费品,不应该被限制?

  高永文:我们认为第一原则目标,确保我们本地的爸爸妈妈能为他们的婴儿买到奶粉。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奶粉和其他的东西有什么不一样呢?因为有一部分的婴儿不能母乳,配方奶粉对他们来说是必需品,就像白米一样。这是他们的主粮,我们必须采取各种方法去供应。

  新京报:这会不会开了一个头,可以限制奶粉,也可以限制其他消费品?

  高永文:这是一个不得已的做法。我暂时看不到有其他方面的,也不希望有这种情况出现。

  新京报:你不断提到民意,这个措施是不是在民意压力下做出的?

  高永文:不完全是民意的问题。你要知道在当时的香港,包括现在,当时我们见到的每一个人都在谈论这个事情,那是生活,不是民意。我碰到每一个人都很紧张,baby的奶粉是太重要的一个事情。

  我不认为这是在民意下的过度反应,这是民生啊。

  暂无取消时间表

  新京报:携带奶粉最高两年的刑罚,罚款50万元,会不会太过严厉?

  高永文:香港的法律界定的仅仅是最高刑罚。最高刑罚这么严重,不是针对小规模违规,而是大规模走私。我们相信,法院去判定的时候,会按照每一个案件的情节和严重性来考虑的。

  新京报:通过这几天的推行,你觉得限购政策达到预期了吗?

  高永文:看这几天,我认为达到了。我们一直在监察市面上这种零售层面奶粉的供应。这几天没有收到缺货的报告。

  新京报:你认为“限带令”的出台会带来内地人和香港人的矛盾吗?

  高永文:客观来说,有的。这是我完全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为什么欢迎你们来采访。我希望面对面详细解释,特区政府在这件事情上真的是不得已。

  新京报:网络上的争论让你感觉压力大吗?

  高永文:我承认这个对我是一个沉重的压力。一方面我要满足香港居民的需要。另一方面,在感情上,我是很不愿意看到任何会伤害两地民众感情的事情出现。我这样说完全不是基于我个人会被批评或是被痛骂。我是一个很注重内地和香港的民众血脉相通的感情的人。

  新京报:这会是一个长期的政策吗?达到什么样的状态才会取消这个政策?

  高永文:特区政府从来没有表示过这个措施是短期或是长期的,我们不会预先给一个时间表。我们不希望这个阶段下一个决定,我们的立场是不断去跟进、监察这个情况的发展,来决定有没有继续的必要。

  新京报首席记者 张寒

新京报网

即时快讯
声音话题投票

我国人均GDP已达到6700多美元,属于中高收入国家的行列。

——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

图集
视频
点击排行
  • 时政
  • 北京
  • 国际
  • 财经
  • 文娱
  •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