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登录注册

账号     忘记密码

密码     

热线电话

新京报网 > 时事 > 深度 > 正文

隐秘“大师”王林的金钱王国

2013-07-22 02:31:59  新京报


7月17日,王林在家中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


7月19日,商人邹勇展示王林送给他的练功心法。邹勇称,王林以收徒为名骗他钱财。


7月17日,王林在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住所的大门上,有“王府”二字。A14-A15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张寒

  住五层别墅,以空盆变蛇等绝活结交名流;与政府高官关系密切;给商人放高利贷;被指控以收徒骗钱

  人物志

  王林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成名的气功师。

  他一直以来的低调被7月马云的一次拜访打破。网友的质疑让他重回公众视野。在江西萍乡,他一直延续着自己“大师”的神话。他用变蛇的绝活和为元首治病的传说,加上对人心理的精于琢磨,保持着他的神秘和吸引力。

  通过不断地被引荐,他成为众多明星和某些官员拜访的对象。这种拜访为他搭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圈子。

  在圈子里,61岁的他运用各种手段,整合资源,找到了自己生存和获利的空间。这个空间成为他的“金钱王国”。

  三辆悍马、一辆劳斯莱斯停在题有“王府”两个字的院子里。

  车牌号码是四位或五位的相同数字。

  “大师”王林喜欢悍马。他说,“接送朋友安全”。其中一辆“是美军打伊拉克用的悍马,扔15个手榴弹都没事”。

  7月,他用悍马接来了马云、赵薇和李连杰。三个人在他家中的照片放在网上,引发了网友对这个“气功大师”的质疑,司马南叫板说要揭穿他的骗术。

  王林的安全感被打破了。他习惯了生活在江西萍乡市芦溪县涂成金色、严丝合缝的大门后。他是拥有神秘感、需要别人引荐才能拜访的“大师”。

  上世纪90年代气功潮之后,大师纷纷被拉下神坛。当时已成名的王林有着自己的生存策略。这十几年,他极少接受媒体采访。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经营着名声、财富和权势。

  气功还是杂耍?

  “你司马南吃几碗饭,敢和我叫板?我用气功隔几十米都能戳死你。”王林说

  王林扣好盆子,让马云点燃了纸巾。

  这是个仪式性的步骤,纸巾燃烧完,蛇就会出现在倒扣的空盆里。王林从盆里抓出蛇,满屋子甩,引起不断地尖叫。

  这些情节出现于王林留存的独家视频里。

  空盆来蛇,对他的追随者来说是无可置疑的奇迹。萍乡一家企业的老总谭曙耀特意跑到王林家中,表达他对质疑者的不满。

  谭曙耀曾是萍乡市公安局缉毒支队政委。他向新京报记者强调,看了200多次表演“毫无破绽”,他请求王林向记者表演,“亲眼看了就信了”。

  王林矜持地拒绝。他回答起来字斟句酌,不再说这是奇迹。“这和魔术有一定区别,是千年流传下来的民间杂耍”。

  杂耍意味着不是真的吗?

  对这种追问,王林露出模棱两可的微笑,“不要深究了。信就信,不信就拉倒”。

  他不提气功和特异功能,“都叫我大师,我都不知道我是什么大师”。

  这和他之前的说法大相径庭。在他自费印刷的名为《中国人》的书中,提到之所以可以空盆变蛇,是用意念搬运,意念是气功的最高层。

  他跟身边人有过更生动的解释:在掀开盆子前的0.01秒中,他的意念出窍,到野地里抓蛇,放入盆中。

  对于司马南的叫板,王林最开始不屑一顾。说着说着,突然激动起来。

  他站起身,双拳紧握,屈臂横在眼前。大喝一声,打了一套拳。最终的定格是金鸡独立,食指和中指死死地指向一个点。

  “你司马南吃几碗饭,敢和我叫板?我用气功隔几十米都能戳死你。”王林说。

  采访时,他会提到自己的特异功能在日本经过17个科学家7天7夜测试,被专门报道。美国情报部门请他出国定居,承诺给他70张绿卡,而他舍不得家乡不肯去。

  “我不会法术,一个人最要不得的就是迷信”。对于网络的质疑,在追随者面前说一不二的王林显得有点不自信。他多次试探着问新京报记者,“这个快过去了吧?”

  他想回到之前的生活。

  营造治病传奇

  他的秘书雷帆提到大师的艰辛:用气功给脑瘤患者治病,因为太过用心,7个脑瘤侵入大师的脑子,闭关很久才把脑瘤治好

  “气功大师,萍乡首富。”在萍乡,几乎每个人都能说出王林的故事。

  关于他治愈印度尼西亚第二任总统苏哈托的事,是议论他传奇最好的凭证。“治好总统能是假的?”

  王林在芦溪的宅子叫王府,一幢五层别墅,带后花园。与县政府一墙之隔。别墅里,有两层专门放他和官员以及明星的合影。

  明星的合影多到王林懒得一一介绍。他更多地让新京报记者注意他和外国国家元首的合影。

  他与苏哈托的合影,以及所谓的苏哈托写给他的题词,时间是1994年,他熟练地背出题词“感谢上帝唤来了大师,治好了我和夫人的病,愿上帝赐福于大师”。

  这些合影看上去年代久远。看上去照片里也是苏哈托本人,旁观者很难辨出合影的真伪。

  在他的《中国人》一书中,有关于苏哈托会见他的故事。大师拒绝吃苏哈托的米糕,总统周围的文武百官吓得拜倒在地,因为拒绝总统(皇帝)是要杀头的。这一段用来衬托王林的镇定自若、谈笑风生。

  他手机里有张照片。是对着俄罗斯国防部长的后背发功的场景。他说这是前不久刚刚见过的。

  问国防部长是什么病。王林严肃起来,“这是机密,不要随便问。”

  王林常常说,“我治好的病人有5万”。话又不会说得太满,他说病也有治好的,也有治不好的,看缘分。

  他也不再提用气功治病,而是说用手法和草药。

  他的秘书雷帆提到大师的艰辛:用气功给脑瘤患者治病,因为太过用心,7个脑瘤侵入大师的脑子,闭关很久才把脑瘤治好。

  跟随王林十多年的李密(化名)说,王林很少给本地人治病。对于王林所说的治病免费,他说偶尔也会免费,但能请王林治病的都是富人,“给钱绝对不会少”。他说,去年曾经有人来找“大师”治病,“大师”见来人没开车,直接拒绝了。

  被修改的人生

  黄招君说王林在牢里常常因为说大话被揍得鼻青脸肿。他会把子虚乌有的事说得天花乱坠。“听得我脸上都挂不住”

  “大师”的人生经历也是他营造传奇的一部分。

  他的官方版本这样叙述:7岁离家,峨眉山拜道士学艺。学艺回来上山下乡,因破坏农业学大寨,“文革”时被关进监狱。中间为了救两个不该死的杀人犯,越狱一次被抓回后加刑。平反后出狱,在深圳开公司,拿到香港身份后回到家乡。

  他自己出版的书里会写,他在牢里移来鸡鸭鱼肉,大吃大喝。手铐脚镣一扭就开、形同虚设。

  而实际上,和他一起在江苏第四监狱呆了4年的狱友黄招君,对当时的王林印象深刻。

  他说王林在牢里常因说大话被揍得鼻青脸肿。他会把子虚乌有的事说得天花乱坠。“听得我脸上都挂不住”。

  他在监狱里没有见识过王林有什么功夫,“有就不会被打了”。王林在监狱里变过空杯来酒,在黄看来并不稀奇,那时在监狱里是可以弄到酒的。但在牢里,王林从来没变过蛇。

  黄说王林1987年左右出狱。出狱前,他买了台收录放合一的三用机,拧到最大音量,放着音乐出了门。“要让全世界知道自己出去了”。

  关于学艺经历,王林常常语焉不详。和他一起长大、一起下乡的街坊欧阳耀南说,在下乡插队前,王林从未离开过芦溪。他跟着街上玩杂耍的人学会了变酒变烟。下乡后,萍乡的杂技团到他下乡的地方表演,看王林在这方面有些基础,教了他半个月。

  对于这些,王林觉得不值得一驳。他说一起长大不代表知道他有没有离开芦溪,“那时候谁顾得上谁?”

  关于峨眉山学艺的具体地点,问得紧了,王林会感叹,“唉,那地方早就拆了”。

  对于“为什么这么有钱”这个问题。他回答,“我没偷没抢,警察没抓我,你管我的钱是哪里来的”。

  掮客?

  商人邹勇说当时在铁道部确实见到了刘志军,两人看起来很熟悉。当着邹勇的面,王林对刘志军说要帮他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你一辈子不倒”

  除了三辆悍马和一辆劳斯莱斯,王林还有辆保时捷,在深圳、南昌和香港等地都有房产。但现在手中没有实业。

  他以香港人身份回到芦溪,芦溪县政府将芦溪宾馆卖给了他。王林说,也没赚到钱,几千万买的就几千万卖了。

  而芦溪县政府工作人员的说法是,当时县宾馆卖给王林很便宜,后来他转手给房地产商,“在这中间赚了至少上千万”。

  王林的更大能量来自于他和某些官员的关系。芦溪公安局一位负责人说,芦溪常会有一些官员到王林家中,公安会负责一些保护工作。

  王林说,“我王林想搞什么项目都搞的来”。他和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中共江西省委统战部部长宋晨光关系很好。

  有媒体称,他是宋晨光的高级顾问,宋常常会找他占卜官运。王林否认。他说两人是好朋友。他常劝宋“千万别为了小利坏了大事”,要好好为官。

  去年4月,宋晨光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

  王林自称和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是好朋友。2006年,他引荐本地企业家邹勇去找刘志军,申请下了一个货场——赣西电煤集团。

  邹勇说当时在铁道部确实见到了刘志军,两人看起来很熟。当着邹勇的面,王林对刘志军说要帮他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你一辈子不倒”。

  后来两人的说法有了出入。王林说,邹勇为感谢他办成事,给他送了1740万的礼金和劳务费,并给他买了辆车。

  而邹勇认为,当时送给王林的是50万现金和在北京花200多万买的一套房。“该感谢的我都感谢了。”他否认那1740万元都是礼金。

  王林常常会觉得遇到的都是忘恩负义的人。他说自己曾经帮宜丰一个黄姓企业家买地。领导批准后,他帮企业家送了50斤黄金。

  后来他和这个企业家发生纠纷。企业家到他家拉了横幅,并威胁他如果不给他几千万,就将王林给领导送礼的事情说出去。

  王林慨叹,为了息事宁人,“拿了1000万给他”。直到现在,那个领导还不知道这件事。“我王林真是做了大好事,那领导听到都得哭”。

  放高利贷的秘诀

  王林还描述了如何能够避开高利贷的法律法规。他说国家要求借钱的利息不能超过一分二。想要放高利贷除了利息之外,可以设立其他名目,比如保管费、罚款费。这样就能保证不犯法

  黄姓企业家否认这一点。

  他说所谓的威胁都是无稽之谈。他确实带人去了王林家,不过是带着自己的亲属,希望能要回点钱。最终王林给了他1000多万,还了他的房子。

  他说自己走投无路了。他向王林借了1个多亿的高利贷。最后利息到了7分。“最高时一天利息就要300万”。

  他自称被追债,最终借了几十个朋友的钱,凑上了公司的股份、家里的房子甚至妻子的嫁妆。“倾家荡产”。

  向王林求证此事时,他不愿意多说。他承认曾经放过高利贷,但是“放高利贷又不犯法”。

  王林还描述了如何能够避开高利贷的法律法规。他说国家要求借钱的利息不能超过一分二。想要放高利贷除了利息之外,可以设立其他名目,比如保管费、罚款费。这样就能保证不犯法。

  王林也曾借钱给芦溪县政府。财政局原局长吴启循说,王林借给县财政几千万,用来修路修河。利息比银行的要低。“他为芦溪的发展做出过贡献”。

  王林常常会说自己支持政府。政府的武功山开发、水泥厂都是他支持资金办成的。

  但芦溪县政府已经不再向他借钱了。李密说,王林脾气不好,说好的借款期限常常不算数。他突然说要还钱,在他规定的时间内必须还清。因为水泥厂的借钱没有按照他的时间还,他曾经到政府大闹过。“政府再不敢跟他借了”。

  而对于借高利贷的目的,王林的说法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赚的钱他要用来做慈善。

  “师徒”纠纷

  邹勇记得,王林曾经说自己是他的关门弟子。交钱后,王林给了他几本练功心法。其中一本是线装书,上写“万法归宗”四字,里面画了各种符号和口诀

  最近,一场官司让王林感觉到世间险恶、人心难测。

  身为江西省人大代表的邹勇认为,王林以收徒为名骗他钱财。王林则提起诉讼,要求邹勇归还他的房款。

  按邹勇的叙述,王林鼓动他拜师学法术。2008年,邹勇拜师。王林要求他交500万的拜师费以表诚心。后来又要邹勇送他700多万的劳斯莱斯和200多万的保时捷。之后又有黄金和拜师礼的红包。

  邹勇崇拜王林,折服于他变蛇、断蛇复活的神奇。而王林和某些官员的交往更让他觉得此人能耐极大。

  邹勇记得,王林曾说自己是他的关门弟子。交钱后,王林给了他几本练功心法。其中一本是线装书,上写“万法归宗”四字,里面画了各种符号和口诀。王林要求他熟读。

  练功时,邹勇红绳系在右手,伸展呼气36下,用小板凳拍前胸和后背各6下,如此往复。“开气门”。

  开气门是第一层,到第二层是练意念,第三层是法术。

  邹勇什么都没练成。他认为自己受骗了。

  王林并不认为邹勇是他徒弟,也没有收他的钱。对于他印刷的书中出现和邹勇的师徒合影。王林笑了,“就是让他风光风光嘛,哪里是什么徒弟?”

  对于用小板凳拍胸的说法,王林摇头,“你说他傻不傻,这么拍怎么能有用呢?”

  他不承认邹勇给了他拜师费。当被问到邹勇是否送了他一辆劳斯莱斯时,王林回答:“他送我东西我又不犯法”。

  两人的经济纠纷从礼金到房屋款、借款和拜师费。关于房屋纠纷的,王林一审胜诉。

  两人都在等待二审开庭。

  慈善家王林

  新京报记者到王林家里,他找出那些贫困户的名单,拍得很响,“有钱人多了,谁能像我坚持这么多年?我不放高利贷,哪里来几千万给老百姓?”

  王林和芦溪县的普通人很少来往。

  他更多的是和官员、明星打交道。但他过年会给贫困户捐米、油、肉和鱼。

  民政局社会救助管理局副局长潘忠伍说,在他任上,王林已经坚持了10多年。多时(捐)几百万,少时也有几十万。“这算得上实实在在给老百姓做了事。”潘忠伍说。

  新京报记者到王林家里,他找出那些贫困户的名单,拍得很响,“有钱人多了,谁能像我坚持这么多年?我不放高利贷,哪里来几千万给老百姓?”

  他多次向新京报记者提到自己的捐款数据,有时候说一年六七百万,有时候说一年上千万。

  除了每年的捐赠,王林还提起他捐给政府的建勋寺。“这个寺庙花了我1.3亿。”

  据李密说,寺庙花的钱没这么多。王林张罗了很多名流朋友,“他没花什么钱”。

  王林不这么认为。寺庙的功德碑上刻着王菲、李亚鹏等人的名字。王林说虽然有那么多人名,但更多的是他为了给朋友面子。

  “钱基本上都是我出的”。他随手拍了下庙门口的石狮子,“你知道这多少钱吗?汉白玉的,200万。”

  慈善为他赢得了一些声誉。曾经认为他为人傲慢的人,经过这几年,也会说起,他每年坚持帮贫困户,不容易。

  光环渐褪

  曾经有很多人希望在他身上能获取些东西。后来发现,除了孝敬一些红包给他,王林并没有真正帮他们改变命运

  王林意识到自己老了。

  他的光环也不再那么耀眼。芦溪县公安局一位负责人说,他和现任领导的关系不像以前几届那么好了,领导能不去他的家里都尽量不去。

  外地的官员也来得少了,不像以前那么大张旗鼓。

  他身边的人慢慢意识到,他并没想象中那么神秘。

  李密说,曾有人发现他在一个福建人那里买蛇。还有人在他的花园里发现了一大堆被埋的蛇骨。他们想,这也许是他断蛇复活之后的那些牺牲品。

  在给马云、李连杰、赵薇变蛇变酒的视频里,能清晰地看到,他在变酒时偷偷换了一个杯子。

  对于被拆穿的吹断筷架的视频,王林一摆手,说那本来就是闹着玩的,假的。

  曾经有很多人希望在他身上获取些东西。后来发现,除了孝敬一些红包给他,王林并没有真正帮他们改变命运。

  网络上的质疑让他感到疲惫。在又一次大骂司马南之后,他靠在椅子上,显得意兴阑珊。“算了,不跟他计较。”

  (实习生 付宗恒 对本文亦有贡献)

  A14-A15版 新京报记者 张寒 江西萍乡报道

相关报道:
芦溪县:现任县领导和王林很少接触 合影为招商需要 (图) 李冰冰经济人回应:见大师是为了求医问药 (图)
新京报网

即时快讯
声音话题投票

我国人均GDP已达到6700多美元,属于中高收入国家的行列。

——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

图集
视频
点击排行
  • 时政
  • 北京
  • 国际
  • 财经
  • 文娱
  •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