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4 21:11:33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王姝 马俊茂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四度任“钦差副手”,被处分的贺家铁到底干了啥?

2016-02-04 21:11:33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王姝 马俊茂

  今日,距离除夕只有2天时间。下午四点多,中纪委网站头条区放出“双响炮”。

  头条是四川原省长魏宏,在自身存在严重违纪问题的情况下,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不珍惜组织多次给予的教育挽救机会,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对抗组织审查,在组织谈话和书面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严重违反工作纪律,插手司法活动。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二条是湖北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贺家铁,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特别是担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期间,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泄露巡视工作秘密;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用公款支付个人费用。给予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此前有关魏宏的消息,经由中纪委副书记吴玉良在一次发布会上对外披露相关信息后,媒体进行了大量报道,包括政事儿也以《“反思”近一月,四川省长魏宏的问题有多严重?》进行报道。

  而在公开报道中,有关贺家铁的信息,这是官方第一次对外披露。

  与魏宏一样,贺家铁也“隐身”了很长时间,已近2个月没有露面。“政事儿”发现,近日召开的湖北全省组织部长会,是他缺席的最近一次“重要主场”。

  作为“60后”省部级官员,贺家铁有地方纪检系统和中央组织部门的长期任职经历。十八大后,曾先后四次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分别巡视了重庆、云南、天津、西藏4个省份。

  组织部门作为党内核心机构,是为官员“戴帽子”的单位。贺家铁既有组织部门的履职经历,又有多次“中央寻虎队”经历,这种双重的工作背景让他多了几分“明知故犯”的意味,也符合了习近平和王岐山多次强调要重点杜绝的“灯下黑”特点。

  向谁泄露巡视工作秘密?

  在中纪委通报的贺家铁所涉的一系列问题中,有一条有异于其他落马官员:“担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期间,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泄露巡视工作秘密”。

  十八大后,中央巡视制度采取了取消“铁帽子”、“一次一授权”等改革措施。“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贺家铁是十八大后首轮中央巡视的巡视副组长之一,调任湖北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之前,曾4次担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

  前两次都是在2013年:2013年5月29日至7月29日,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重庆,组长是徐光春,贺家铁任副组长;2013年10月30日至12月28日,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云南,贺家铁仍与徐光春搭档,担任副组长。

  后两次则是在2014年:2014年3月28日至5月28日,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天津,组长王明方、副组长贺家铁;2014年7月25日至9月24日,中央第四巡视组进驻西藏,组长叶冬松、副组长贺家铁。

  上述这4次中央巡视,也就是巡视重庆、云南、天津、西藏。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这4次巡视,中央巡视组都发现了“打虎”线索。因此,中央巡视组离开后,当地都有“老虎”落马,包括谭栖伟、武长顺、张田欣、仇和、高劲松、乐大克等。

  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黄树贤曾通报,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落马,系中央巡视组发现的线索。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白恩培于2014年8月29日接受调查,此时距离中央巡视组离开云南,相隔8个多月。白恩培被查前后,云南官场持续“地震”,到目前已有5名省部级官员落马。

  在白恩培被查前,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于2014年3月9日被调查;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于2014年7月12日被免职,4天后又被断崖式降级。在其之后,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于2015年3月15日被查,张田欣的继任者、昆明原市委书记高劲松于2015年4月10日被查;今年1月29日,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因严重违纪,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从中央巡视组发现线索,到8个月后白恩培被查,以及白恩培官场“朋友圈”中陆续落马的张田欣、仇和、高劲松、曹建方,整个过程中,贺家铁是否曾经泄露过巡视工作秘密呢?目前,官方没有披露消息。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同样是中央巡视组发现的线索。中纪委官网和《中国纪检监察》都曾披露,巡视天津时,武长顺有干扰巡视工作的行为。巡视组曾经跟武长顺斗智斗勇,不仅要提防被监听、监控而泄露信息,还要想方设法确保举报人的安全。

  据媒体报道,有一次,一名巡视组工作人员还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某中央领导办公室给组长带了本书,其他工作人员都很担心,“这不是施压吗?!”拿到书才发现,这只是武长顺向巡视组耍的一个花招,那本书根本与“中央领导办公室”没有半点关系。

  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乐大克于中央巡视组结束巡视9个月后被查。通报乐大克的问题时,中纪委点明:乐大克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干扰、妨碍组织审查。

  首个被处分的中央巡视组领导成员

  中央巡视组被称为“反腐钦差”。此番,贺家铁创造了一个记录:具有中央巡视组领导班子成员工作经历的人员首次被处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对“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说,这再度证明,纪检部门严打“灯下黑”的决心和力度。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早在2013年1月,反腐风暴还没有完全展开的中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就提出要解决“谁来监督纪委”问题。此后,随着反腐的逐步深入,习近平屡次强调,“打铁还需自身硬”、严防“灯下黑”。

  在2014年1月的中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提出:各级纪委要解决好“灯下黑”问题,自觉遵守党纪国法,你们是查人家的,谁查你们?这个问题要探索解决。在2015年年初的中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平要求纪检机关“清理好门户”。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也多次强调:信任不能代替监督,严打“灯下黑”。

  仅2014年,中纪委查处的违纪违法纪检监察系统干部有1575人,其中厅局级34人、县处级229人,包括为人熟知的有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原副局级监察专员曹立新等。地方纪检系统官员也有多人落马,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山西省纪委原常务副书记杨森林,山西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等。

  贺家铁的“正反两面”

  1961年出生于湖南的贺家铁,曾在湖南有长达26年的工作经历,从乡镇干部拾级而上。先后任职湖南省纪委常委、秘书长,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等职。

  34岁时,贺家铁就成为湖南省纪委常委,35岁时任职湖南省纪委秘书长。因为长时间的纪检监察系统的工作经历,贺家铁也被称为一个“老纪检人”。

  2008年,贺家铁进京任职中组部干部监督局局长。“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加强组织部门干部监督工作若干意见》,全国各地调查处理的重点案件,特别是涉及中央管理及报中央备案的领导干部的案件,要及时将有关情况向中央组织部干部监督局报告。

  十八大后,在多轮中央巡视中,贺家铁先后担任四个组的副组长。2014年8月,调任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补缺调任山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的楼阳生。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早在2006年任职湖南省纪委副书记时,贺家铁曾向下属传授如何做好纪检监察干部:“正者师也,正人先正己,做到言传身教,润物细无声。”

  在此次被处分的三个月前,贺家铁在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上,发表了题为《做践行“三严三实”的好干部》的文章,他在文中讲到:领导干部要守规矩。凡事都要拿规矩的尺子量一量,在规矩之内行事,做到对人对己对事都讲规矩、守规矩。而今天被处分的通告中,他恰好违反了这一点。

  贺家铁在上述文章中称官员要以反面典型为镜鉴,清廉为官。并举例:邓颖超的工资级别,按规定可以定在行政五级,但周恩来坚持压低一级,最终定为六级标准,这种公而忘私的境界和修养,是我们终身学习的榜样。

  然而,在今日中纪委的通报中,贺家铁“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用公款支付个人费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王姝 马俊茂

编辑:刘喆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