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2 02:31:22新京报 ·作者:赵凯迪 刘名洋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结婚不要彩礼 河北一新娘走红网络

2017-10-12 02:31:22新京报 ·作者:赵凯迪 刘名洋

最近,河北曲周县的新娘李晓利因为彩礼的事走红网络,她不要男方一分钱彩礼,有网友称赞此事为彩礼乱象中的一股清流,亦有评论称,李晓利敢于挑战世俗,打破传统的“枷锁”。


试图改变风气的李晓利,婚礼一切从简,没有彩礼、车子、房子、首饰。


李晓利的戒指是当兵的丈夫用弹壳做的,她觉得很珍贵。
受访者供图

  其表示目前攀比彩礼的风气盛行,希望能改变更多人的观念;当兵的新郎用弹壳做成戒指

  据媒体报道,根据2013年的“彩礼地图”,河北省的平均彩礼为1万元礼金加“三金(金镯子、钻戒、钻石项链)”,花费大约为3万元。4年后,河北省的平均彩礼增长2-5倍。

  最近,河北曲周县的新娘李晓利因为彩礼的事走红网络,她不要男方一分钱彩礼,有网友称赞此事为彩礼乱象中的一股清流,亦有评论称,李晓利敢于挑战世俗,打破传统的“枷锁”。

  昨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李晓利称,当地彩礼动辄数十万、上百万。新人结婚,常常会给男方父母带来沉重的负担。“我想从自己的婚礼上开始改变”。除此之外,李晓利称婚礼一切从简。没有去酒店摆酒席,仅仅在家中做了大锅菜;戒指,也是当兵的新郎贾志新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用弹壳做的。

  李晓利称,一些同龄人得知此事后,纷纷打来电话,“没有结婚的几个朋友都说,要像我学习,说我开了个好头,他们也要这么做。”

  ■ 对话

  李晓利:对于彩礼风气,我觉得很“病态”

  昨日,新娘李晓利表示,一般观念认为,彩礼要得多,女儿就显得尊贵,但她觉得丈夫家庭条件有限,彩礼会给男方家里造成沉重的经济负担,所以她决定不要彩礼。李晓利坦言,最初她的母亲无法接受,但经过耐心沟通,最后接受。“我妈觉得他为人踏实本分,心眼好。毕竟两个人要结婚,人品比彩礼重要。”

  “我想从自己的婚礼开始改变”

  新京报:你们两人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李晓利:去年8月份,我们俩经人介绍认识。贾志新是一名军人,我在保险公司上班。今年10月5日结的婚。

  新京报:婚前有谈过彩礼吗?

  李晓利:订婚的时候肯定要谈的。在农村,结婚攀比的风气盛行,彩礼动辄20万,加上车、房、首饰,新人结婚时,往往要花费上百万元。但是我们俩私底下聊过,都觉得这个风气很不正常,有些“病态”。

  新京报:“病态”是指什么?

  李晓利:首先是成倍增加的彩礼钱。如今,我们当地女少男多,男方不容易娶媳妇,有些父母直接跟媒婆发话说,“只要我们儿子能娶上媳妇,要多少彩礼都行。”

  女方家庭则认为,彩礼要得多,女儿就显得尊贵;要得少,女儿则“不值钱”。在这种攀比心理的作用下,谁也不愿意少要。

  女方敢要,男方也愿意给。这种情况下,结婚彩礼越来越高,我记得头几年只需要2万元,如今,这个数额翻了10倍。对于这种风气,我个人觉得很“病态”。

  新京报:所以后来决定一分钱都不要?

  李晓利:对。我想从自己的婚礼开始改变。

  新京报:你家人怎么看?

  李晓利:刚开始我妈不同意。毕竟在农村50多年了,观念比较固化。她会说,“别人家都要那么多,咱为什么要这么少?难道咱条件比别人差吗?”她也会觉得男方家对我不重视,这么容易就把我娶回去了。

  有这种想法我也能理解。前段时间在网上也看到过类似的观点,但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越独立的女人才是越值钱的。我独立惯了,对物质也没有那么大的欲望。

  新京报:后来是如何让家人转变态度的?

  李晓利:最主要的还是贾志新对我很好,而且对我的家人也很好。我妈觉得他为人踏实本分,心眼好。毕竟两个人要结婚,人品比彩礼重要。所以她慢慢也接受了。

  “朋友打电话说要向我学习”

  新京报:你们当地的彩礼是什么标准?

  李晓利:现金方面,最少也得十多万,高的有20万、25万的。此外,车子、房子都得买,即使在市里或者县城买了房子,农村老家的房子也要重新装修。这些钱加起来上百万,都需要男方家来负担。

  新京报:这种标准,普通人家能负担得起吗?

  李晓利:普通家庭是拿不出那么多钱的。但为了让孩子结婚,只能借钱。我见过有的家庭为了给儿子筹集彩礼,父母见人就借钱,这里借五千,那里借一万,儿子结个婚,老两口欠下一堆债,好几年才能还清。农村有许多家庭都是这样的。

  新京报:除了彩礼,酒席方面有讲究吗?

  李晓利:一般都是去酒店饭店摆酒席。但我们那天就是在贾志新的老家吃的大锅菜。

  新京报:听说你们也没有买戒指?

  李晓利:是的,贾志新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用弹壳给我做了一个戒指。现在我每天都戴着这个戒指,我觉得它比钻戒更有价值,因为这是贾志新自己用心做的。

  新京报:亲戚朋友知道你的这个举动吗?

  李晓利:有些人是到结婚的时候才知道我没有要彩礼。我同龄人都纷纷给我打电话,结了婚的都是给我点赞,向我问好,没有结婚的几个朋友都说要像我学习,说我开了个好头,她们也要这么做。

  新京报:你觉得以后会不会有更多年轻人效仿你?

  李晓利:可能年轻人对彩礼这件事都挺反感的,但是没办法,别人都这样做,没人敢打破这个传统。想改变还是挺困难的,首先要说服双方家长,还要摒弃别人异样的眼光。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法究竟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 专家说法

  专家称结婚要彩礼是陋习

  民俗专家高巍认为,河北曲周县新娘“零彩礼结婚”一事,之所以能够走红网络,是由于这对新人敢于挑战世俗的行为,难得一见。“这是我们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值得肯定和推广。”另外,此事引发关注,也体现了大家对“天价彩礼”的反感,对“零彩礼结婚”的向往。

  高巍介绍称,结婚要彩礼,本身就是一种陋习,但这种陋习在农村非常常见。“有一些地方,要的彩礼钱必须按重量称;还有用1.0001万元现金,讨一个‘万里挑一’的说法……”

  这些陋习之所以长盛不衰,有多方面原因。一是,女方家认为,他们在女儿成长过程中,花费了大量的心血,孩子一旦嫁出去,就成为了别人家的人,他们在要彩礼时底气很足。另外,熟人之间互相攀比,通过高额彩礼向外界炫耀等因素,也导致彩礼水涨船高。“因此,有些人听说‘零彩礼结婚’这件事情时,很难相信和接受。”高巍称。

  高巍告诉记者,“零彩礼结婚”虽然引起广泛关注,但是这种做法与传统思想差距较大,大家难以接受,因此,近些年无法得到推广普及。只有大家整体素质达到一定高度时,男女双方注重情感,做到互相尊重、互相平等时,“天价彩礼”这种情况才会减少或消失。

  ■ 链接

  难担高额彩礼男子自杀身亡

  据媒体报道,2014年12月3日,安徽霍邱的兰兰和小雷订婚,双方家人多次商讨后,最终确定小雷家给付兰兰家现金、首饰、苹果手机等共计十多万元。

  2015年1月29日女方“下期单”,双方确定两人结婚日期,小雷再次给兰兰2万元现金和烟酒等物品。

  两天后的1月31日,小雷在上海打工工地跳楼身亡。小雷死前曾告诉父母,女方要求在结婚时再次给付彩礼钱,这样无休无止地要下去,他真的受不了。

  彩礼过高新人婚礼当天分手

  2017年2月27日,湖北石首市横沟市镇的廖某和杨某,双方定于2月28日举行婚礼。在商量彩礼时,女方杨某称等父母从家乡来参加婚礼时再定。

  2月27日晚,杨某的父母提出的彩礼要求令廖家目瞪口呆:男方除了要支付10万元彩礼外,还必须限期在石首城区购买一套新房,而且新房只能写女方名字,如达不到条件不结婚。

  2月28日凌晨,双方达成一致协议:新娘一方自愿返还和赔偿部分新郎一家已付彩礼和为准备婚礼的花费,两人分手。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实习生 刘名洋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