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9 11:19:25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王婧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林生斌:依然相信大部分人是善良的 |对话

2018-02-09 11:19:25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王婧祎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婧祎)今日(2月9日)上午9点30分,“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以放火罪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后,新京报记者对话纵火案受害者家属林生斌,他告诉记者,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依然相信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

  新京报:对这个审判结果有预期吗?

  林生斌:上次开庭时因为砸了杯子,没能参加庭审后半部分,后面有些情况不太清楚。不过大概率能想到是死刑,符合之前的预期。

  新京报:被告人或者其代理人有当庭提出上诉吗?

  林生斌:没有。

  新京报:能看到莫焕晶的表情吗?宣判完毕后莫焕晶是什么表现?

  林生斌:我坐在她的左手边,只能看到她的侧脸,但我一直没看她。我不想看她。

  新京报:一审时你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砸杯子,这次没看她是怕自己又控制不住情绪吗?

  林生斌:这次我很想宣判顺利的进行下去,还是要遵守法院的纪律,不能影响宣判。

  新京报:你觉得死刑能够抵消她犯的罪过吗?

  林生斌:怎么可能抵消?远远都不可能抵消。

  新京报:宣判完毕后你是什么心情?

  林生斌:说不上来这个心情,刚刚宣判完,我也说不上来什么感受。

  新京报:一审开庭后你说莫焕晶说谎,为什么?

  林生斌:听了她说的一些东西,我对她说的话不服。你可以看之前的案卷,她被捕后和警方供述一直说自己点了书烧窗帘,一审时又改口说没有烧窗帘。好几处这样的例子。

  新京报:2017年3月-6月间,莫焕晶从你家偷盗金器、手表等物品典当抵押,得款18万余元,你们为什么没有发现?

  林生斌:不想说这个。

  新京报:你问过她,我们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事情会让你对人性的看法产生变化吗?会不会不再相信善良?

  林生斌:会有一些吧。但我还是相信绝大部分人还是善良的,莫焕晶这种人还是少数。

  新京报:出事以来,亲友们是如何来安慰你的?

  林生斌:他们一直陪伴着我,对我更关心了。和我说话更小心,我要是出门他们也会很关注。跟以前不一样很多。和父母的关系亲近了很多。

  新京报:这件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你对网上的舆论怎么看?

  林生斌: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陌生人关心我,感觉世上还是好人多。有些网友不远千里来杭州来看我,之前很多人过来灵堂守夜,一直陪着我和家人。我生日那天,很多网友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用他们的微博头像拼成了我的照片,通过朋友送给我。收到以后我特别感动,谢谢这么多善良的人一直关心这个事情。

  新京报:第一次开庭时你曾表示,事发后一直失眠,要靠安眠药入睡,现在睡眠质量改善了一些吗?

  林生斌:现在不吃药了,但最近天天想着开庭的事情,睡眠质量又很差,只能每天晚上喝点酒,靠酒精麻醉一下自己。最近也在看佛学的书,我自己心情会得到一些宁静。

  新京报:你做服装生意,事发以后你的生意受到影响了吗?

  林生斌:影响很大,以前我都是亲力亲为管理公司,出事以后我基本上没去过公司了。收入比以前差多了。

  新京报:刑事诉讼告一段落了,你对未来有什么计划?

  林生斌:接下来进行民事诉讼,还要继续和律师规划一下,还没确定民事诉讼的主体。确定下来会告诉大家。个人生活方面还没有计划。

编辑:王中新 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