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0 03:30:4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朋友圈叫卖枪支 12网络贩枪团伙落网

2018-02-10 03:30:44新京报

朋友圈里叫卖枪支、“生意网”遍布全国;从枪支零部件制造到枪械改装、兜售,形成了“产业链”,俨然“地下兵工厂”。在公安部统一组织指挥下,江西、北京、辽宁、江苏、浙江、广东、广西等地公安机关成功破获一起特大网络贩枪案,先后打掉遍布全国30个省区市的网络贩枪犯罪团伙12个,捣毁非法制造窝点13个,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72人,缴获枪支366支(其中以火药为动力枪支16支、气枪350支),并查获大量弹药、枪支配件和制作材料。

  多地公安联手破获特大网络贩枪案;团伙遍布30省份,贩枪“产业链”堪称“地下兵工厂”

  据新华社电 朋友圈里叫卖枪支、“生意网”遍布全国;从枪支零部件制造到枪械改装、兜售,形成了“产业链”,俨然“地下兵工厂”。

  在公安部统一组织指挥下,江西、北京、辽宁、江苏、浙江、广东、广西等地公安机关成功破获一起特大网络贩枪案,先后打掉遍布全国30个省区市的网络贩枪犯罪团伙12个,捣毁非法制造窝点13个,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72人,缴获枪支366支(其中以火药为动力枪支16支、气枪350支),并查获大量弹药、枪支配件和制作材料。

  网上发布贩枪信息 生意遍布30省份

  2016年3月,江西省上饶市万年县公安局民警在工作中发现一聊天公众号大量发布关于贩卖枪支的信息。经侦查后,警方迅速抓获网络贩枪代理商程某墩,发现经其手买卖的枪支20余支,铅弹3000余发,涉及全国8个省区市。由其衍生出的网络贩枪犯罪网络层级分明、成员遍布30个省区市。

  记者看到,程某墩在朋友圈大量转发枪支、手铐等图片,还有部分枪支的射击视频。

  被告刘某建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平时兼职做“网商”,从2015年中旬开始接触枪支生意,他做成功的第一单枪支生意赚了近400元。

  “做生意的过程中,有不少客户打听枪支的货源,我进入卖枪的圈子后,发现做这行的人挺多,其中一个聊天群里就有好几百人。”刘某建说,有的人贩枪一个月能赚十来万元,自己干了不到一年就被抓了,赚了约15万元。

  目前,团伙主犯刘某建等17人已被江西万年县人民法院以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判处1年至12年不等有期徒刑。其他被涉案地公安机关核查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正在依法审理当中。

  私人加工厂代工 重重掩护逃避打击

  警方查明,在这起案件中,从枪支生产到贩卖共有六个层级,他们相互协作,形成了蛛网式的枪支贩卖网络。记者调查发现,为了逃避严格的管制,枪支买卖双方通过重重掩护逃避打击。

  专案组民警在广东、浙江等地的一些枪支制造窝点发现,原材料、零部件堆积如山,犹如“地下兵工厂”。仅2017年8月13日,专案组在浙江省宁波市就捣毁非法制造窝点4个,缴获枪支配件1万余件。

  枪支交易时常通过各种障眼法规避管制,买卖双方对枪支、弹药及零部件均用暗语或代号联系,团伙成员全部使用虚拟或虚假身份。

  “客户收到的货,很可能是不同代理商从不同地区发来的配件,这些代理商联系好货源后,会把快递单号给买家,买家坐等收货就行。”万年县公安局情报中心主任虞金春介绍。

  “一般县城、农村的快递很少检查,快递员看你是当地人都不会检查,既不需要身份证实名登记,也不需要写货物名称,更不会开箱验货。”刘某建说。

  ■ 观点

  快递和电商行业要加强自律

  公安部刑侦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国内有大量枪支爱好者,以及黑恶势力、毒品及赌博等犯罪人员对枪支的依赖,客观上形成了非法枪支的市场需求。

  隐蔽性是网络贩枪案件最大的特点。犯罪分子在互联网上发布、咨询、电子支付、快递邮寄,整个枪支买卖交易过程通过“非接触”方式完成。犯罪分子往往通过暗语发布贩枪信息,警方很难发现。一些小型快递公司为了节省成本、招揽客源,并不会按要求对寄送的东西进行检查,给枪支贩卖留下“后门”。

  “传统犯罪蔓延到网络上,打击难度增加,但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我们对网络犯罪的打击只会加强,不会削弱。”万年县公安局局长江学琴说。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学院教授高文英认为,打击网络贩枪不能仅靠公安单打独斗,快递业、电商行业要加强行业自律。对那些非法贩运枪支弹药及零部件的物流寄递公司,非法加工制造枪支弹药及零部件的五金加工作坊,网络贩枪犯罪突出的互联网站、论坛、聊天群等网络平台,要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