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3 02:30:5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车祸反转疑案:死者由乘车人变驾车人

2018-09-13 02:30:57新京报

2018年9月5日,为打官司,梁超父亲又把一些资料翻出来重新整理。梁超因车祸死亡四年后,关于他是否是车辆驾驶人的争议仍未解决。2014年8月21日,武汉市光谷未来一路和科技二路的十字路口,梁超、徐海、林丰、魏严、汪平5人所在的面包车与一辆出租车相撞,梁超和汪平当场死亡。当时到事故现场勘查的交警认定,驾驶人为徐海,梁超坐副驾驶。


事故面包车翻车倒立。视频截图

  事故认定为梁超开车

  梁超家属不能接受驾驶人身份反转,但这未能改变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最终结论。

  2014年10月29日,武汉公安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梁超为驾驶人,负主要责任,出租车司机负次要责任,徐海等人不负事故责任。

  2014年11月6日,梁家向武汉市交通管理局复核申请。交管局复核认为,办案单位认定事发时驾驶人为梁超的证据不充分,责令东新交通队重新调查。撤销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东新交通队在重新调查时,调出豹澥派出所录的视频证据。交通队在情况汇报中表示,录像记录面包车副驾驶位置上被卡伤者系徐海本人,旁边还有人向派出所民警说还有一人卡在正驾驶位置上。

  但王云并不认可这一说法,“我们看的视频好几个没有声音,没有听到有人说卡在正驾驶位置。现场那么多民警,当时都把徐海当做驾驶人。”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的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

  王云和家人怀疑,梁超火化后,关键证人翻供是徐海家人暗中操作,他们不再相信之后所做的笔录和司法鉴定。

  2014年12月30日,东新交通队第三次召开事故证据公开会议记录,同上次结论一样,认定梁超为驾驶人。

  “我请的律师跟我说不签人家也会这样认定,签了也没关系。”王云在会议记录上签了字,这基本上被视为她也认可了驾驶人是梁超的事实。

  2014年12月31日,武汉市交管局召开了事故专家组讨论会。2015年1月6日,东新交通队重新作出事故认定,认定梁超为驾驶人,负主责。

  2018年9月10日,新京报记者联系武汉市交管局,宣传人员表示,该给的资料都给了当事人,案件已经了结,当事人的诉讼也被法院驳回,目前不接受采访。

  在魏严、林丰翻供后,王云就请了律师。交通事故认定书下来后,律师建议打雇佣关系官司。“律师的意思是,反正我们是要赔偿,无论梁超是不是驾驶人,徐海都应该赔偿我们。”王云说。

  但王云的公公和姑姑等人不同意,他们认为,梁超是否是驾驶人的事实不清,不能直接打雇佣关系。一家人商量纠结了一个多月,王云想,自己和家人都不大懂法,还是听律师的。

  2015年3月,王云和公婆、儿女共同起诉徐海,认为梁超与徐海之间成立个人劳动关系,要求赔偿90多万元。“我老公就是以拖货为生的,去给他干活难道不要钱吗?”王云说。

  而徐海表示,梁超生前与他是朋友,当天找他是帮忙,而下午去买货则是一起去玩,不存在雇佣关系。

  2015年6月25日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判决认为,梁超与徐海之间不存在个人之间的劳务关系,公安机关查证,梁超为车辆驾驶人,具有主要过错,徐海则并无过错。驳回梁超亲属的诉讼请求。

  梁超亲属上诉后,二审亦被驳回。

  二审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事故当日上午,梁超与徐海形成过帮工的劳务关系,下午去购物无需帮工,认定事故时梁超与徐海之间不存在劳务关系。而一审中,法院采信行政机关的公文书证,认定梁超驾车造成交通事故的事实,符合相关规定。

  2016年4月29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王云等人的再审请求。

  “现在要赔出去八十多万”

  2015年3月,徐海起诉梁超家人,同时起诉对方出租车司机及公司和保险公司。

  2017年8月30日,一审判决梁超亲属赔偿徐海经济损失30万余元,并返还徐海之前支付的2万元。

  梁超亲属上诉,二审驳回,维持原判。梁超家的代理律师透露,梁超继续申诉,2018年8月21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并进行调查。

  2018年9月7日,徐海表示在梁家承认梁超是驾驶人的基础上,他愿意放弃30多万的赔偿金。“我虽然活了下来,但当时还不如死了算了,现在他们家一直揪着不放,我也没办法。”徐海说。

  随后,死者汪平的家属、出租车司机均起诉梁超亲属。

  汪平妻子刘静表示,她在律师的建议下起诉梁超、出租车司机、保险公司、面包车主,但法院只判了前三者赔付,面包车主无责,目前只有保险公司赔付了9万多元。梁超亲属应赔偿的37万余元和出租车司机应赔偿的10万余元,都未给付。

  “我老公是被徐海叫出去帮忙的,我肯定是找他赔钱,梁超人都死了,怎么找。”刘静说。

  在出租车司机起诉梁超亲属、徐海、保险公司等的官司中,梁超亲属被判赔13万余元。

  “我家坐车的变成开车的,现在要赔出去八十多万。”王云难以接受。

  2016年7月,王云另请律师,起诉保险公司、出租车司机、徐海等人,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15万余元,出租车司机赔偿15万余元(扣除之前给付的6万元安葬费,剩9万余元)。2018年3月16日,王云二审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2018年6月8日,王云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驳回请求。

  王云的代理律师,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葛环珍律师表示,当她介入案件时,梁家对于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诉讼时效即将过期。雇佣关系官司中,梁家申请再审时,法院没有开听证会就驳回了,因此没有机会要求法院查明事实。

  “就因为雇佣关系的案子这么判了,以后的判决中都认定梁超是驾驶人。”葛环珍介绍,民事判决书中认定的事实部分可以在其他案件中作为证据使用,因此之后的判决很难推翻梁超是驾驶人的事实。

  (文中涉及人名均为化名)

  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实习生 吕烨馨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