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3 20:06:01新京报 记者:刘名洋 刘怡 吴荣奎 王昆鹏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对话五星酒店乱象曝光者花总:不想做毁灭者,想做啄木鸟

2018-12-23 20:06:01新京报 记者:刘名洋 刘怡 吴荣奎 王昆鹏

花总称,在他的调查中发现,卫生不合格的酒店接近百分之百,他建议酒店可建立员工信用追溯系统;事发后,网络舆论及个人身份信息泄露,给他带来很大困扰。花总表示,自己曝光酒店乱象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制造对立,而是希望问题得到整改。

新京报讯(记者 刘名洋 刘怡 王昆鹏 吴荣奎)在微博上曝光五星酒店卫生乱象后,微博名为“花总丢了金箍棒”(以下简称花总)的爆料者陷入前所未料的舆论漩涡。此前,花总根据新闻照片鉴定过多位官员的手表,被认为是网络反腐代表人物;他也因撰写《装腔指南》、揭露某山寨奢侈品协会而受关注。

 

12月23日16时,新京报独家对话花总。花总称,在他的调查中发现,卫生不合格的酒店接近百分之百,他建议酒店可建立员工信用追溯系统;事发后,网络舆论及个人身份信息泄露,给他带来很大困扰。花总表示,自己曝光酒店乱象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制造对立,而是希望问题得到整改。“我并不想做五星级酒店行业的毁灭者,而是希望成为啄木鸟的角色。”


 

今日16时,新京报独家对话“花总”,右一为“花总” 。新京报实习生王蕊摄。


“卫生不合格的酒店接近百分之百”

 

新京报:这次你进行的酒店卫生调查当中,有几家酒店是合规的?

花总:卫生不合格的酒店接近百分之百。在这次暗访调查当中,只有两家酒店的杯具清洗消毒以及卫生方面合规,其中有一家还是我之前给他们反映、投诉过的。我最开始发现这种情况时并没有想着曝光,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整改。

 

新京报:你对酒店整改有什么好的想法?

花总:从技术方面来讲,我觉得酒店方面可以建立一个员工信用追溯系统,每位员工戴着视频记录仪工作,使酒店员工按照操作规程去做事,保障每个房间的清洁品质,对不按操作规程的员工进行惩罚。同时,酒店杯具等用品还可以让第三方公司统一回收清洗。

 

新京报:这个事件曝光后,影响你继续住酒店吗?

花总:没有酒店拒绝我入住,但当我被酒店工作人员认出来的时候,还是非常尴尬。我记得,事情曝光后,我在上海一家酒店办理入住时,他们工作人员认出我后,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说了很长的时间,最后,他们负责人来了和我聊了一堆没用的话。

 

“以后尽量不做这样的事了”

 

新京报:后悔发布那个引起轩然大波的视频吗? 

“花总”:后悔是没有用的。但如果知道这个事件是这样一个发展,我很可能不会按下视频发布按钮了。我很感谢媒体公众对此事的关注,但现在事情已偏离我最初的出发点。我不想做五星级酒店行业的毁灭者,而是希望成为啄木鸟的角色;我不希望五星级酒店行业被妖魔化,而是希望能和酒店从业者对话;我曝光的目的不是为了制造对立,希望不愉快的事情都能翻篇。

 

新京报:为什么今天愿意出镜公开聊这件事情?

花总:这件事情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从最开始大家关注酒店卫生,到最后我个人信息泄露及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我想说,我不是想让大家对酒店行业产生什么偏见,只是想让一些曝光的问题得到整改。这段时间的经历对我个人影响挺大的,明天就是平安夜了,今天公开谈这个事情,希望这个事情到此为止,希望过完平安夜一切恢复正常。

 

新京报:如果可以重来,你现在还会选择曝光酒店卫生问题吗?

花总: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不会对这件事情曝光,因为曝光后对我的生活影响太大。之前有一个人给我发死亡威胁,我报警了,目前这个人已经被警方找到。

 

“我配不上英雄这个标签”

 

新京报:整个事件的发酵以及对你的影响之前有预想过吗?

花总:有预想过,但没有想到这个事件会这么受关注,我的信息会这么大范围被泄露。现在我正在找泄露我护照等信息的源头,我要找这个源头并不是为了要赔偿。如果这个人主动站出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道个歉,这事也就过去了,如果一直躲在后面不站出来,我的律师会收集材料,把这个人找出来,最后法庭见。

 

新京报:怎样看待网友给你贴的英雄之类的标签?

花总:我并不接受大家给我贴的标签。其实我很怂的,配不上英雄这个标签。一被贴上英雄标签,就意味着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我就要先站出来,这个我做不到。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刘怡 王昆鹏 吴荣奎

编辑 张彤 编辑 陆爱英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