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7 02:30:1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新机场回迁村民上楼过首个春节

2019-02-07 02:30:14新京报


搬进新居,四世同堂的一家人欢聚一堂。本版图片/通讯员 李健 摄


张荣英手中的全家福。


在搬迁之前,全家人在老院子里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除夕下午,回迁房小区内的演出。

  小区上演村民自编自演节目,包括扇子舞、草帽舞等

  今年除夕团圆饭,对于大兴榆垡镇的郭峰一家意义非凡,这是他们搬进新居的第一次团圆饭。1月初,他们从周转房搬进了新机场回迁小区空港新苑的新房,从2015年拆迁离开旧居,全家人终于在自己的房子里过春节。就在除夕当天下午,回迁房空港新苑小区内,还有一场别具匠心的演出火热上演:传统民俗活动文吵子,新编排的扇子舞、草帽舞……这场精心编排的演出都是出自郭峰爱人张荣英之手。

  搬进新居,四世同堂还住一个小区

  五十多岁的郭峰住在榆垡镇南庄村,2015年北京新机场建设搬迁涉及南庄村,他们家首批签署了搬迁协议,搬进了周转房。往年一到过年便是家里最热闹的时候。“家里两个老人健在,我们两口有两个儿子,搬迁前,有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在周转房这几年,家里又添了两个孙子,现在一家人聚齐12口人。”郭峰说。

  除夕一大早,郭峰爱人张荣英和儿子一起贴对联、贴福字,沙发上,4个孩子正玩得欢,儿媳一边看着孩子,一边帮着收拾房子……三居室的新房里好不热闹。

  郭峰下楼来到小区便民服务菜店采购食材。转了一圈下来,各种水果蔬菜装满了购物筐。往年住在老院子里时,家里种有小菜园,但冬天一到,买菜就犯了难。“要去市场买菜,离家比较远。”如今搬迁上楼了,下楼就有超市、菜店,十分方便。

  2018年9月,大兴新机场回迁房正式启动回迁,13个村、7005户、20000多名大兴村民拿到新房钥匙。榆垡镇也全力打造便民服务圈,如今,在回迁社区已经设有5个超市和4个便民水果蔬菜店。

  搬进了回迁房,四世同堂的一家人并没有因为搬迁而远离,郭峰两口子住空港新苑一期的三居室,大儿子一家住楼下,二儿子一家住楼上,父母住在对面的二期。郭峰说,“以前在老房子一起过年热闹,这搬进新家照样红红火火。” 为了这个春节,三居室里北侧的次卧已经改成了餐厅,专门置办了大圆桌,“全家十二口人,坐下刚刚好。”郭峰买菜回到家,家里已经十分干净整洁,一个个福字映入眼帘,年味儿十足。郭峰两口子和儿子儿媳一起准备起了午饭。 团圆饭,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前,举杯、庆祝。同样的画面也出现在三年前的那个中午,而那一次是告别,这一次,是团聚,大家曾经眼里饱含着的不舍的泪水,已经换成了如今这副笑盈盈的模样。

  没有农活儿,回迁村民拉起文艺队

  农历腊月廿八,张荣英还在忙着回迁小区年三十下午的文艺演出,“节目单都列出来了,在哪儿表演还没最后敲定。”张荣英说,搬到新居后,终于在自家的房子里过春节,但总感觉新小区里年味儿有点淡。以前还住在大院的时候,一进腊月大家伙儿就忙开了,冬天大院里都是烧土暖气,过年前要扫房、刷墙、擦玻璃。一到过年家家户户互相串门儿,拜年的、打牌的、聊天儿的。“现在新房钥匙到手了,但大部分村民还在装修没搬回来,新小区里没有过年的氛围。”张荣英决定,还是组织文艺演出,让大家重新聚在一起,找回以前在村里过年热闹的感觉。“我们自己排节目,大家聚在一起,找找过年的感觉。”

  说到文艺演出,不得不说张荣英组织的扇子舞文艺队和旗袍秀。文艺队的成员都是由新机场拆迁的南庄、东宋各庄、西宋各庄三个村的村民组成的。“其实要说成立扇子舞文艺队,也是机缘巧合。”张荣英说,以前在村里农闲时,她就爱和姐妹们跳广场舞。2015年,张荣英一家搬进周转房新城家园,没有土地可种了,乡邻也都住得分散。为了解闷儿,张荣英置办了音响,召集了五六个住同一小区的姐妹,在小区外的小广场上重新操练起来。

  广场舞一跳起来,加入的人越来越多,逐渐发展到三四十人。后来,有人向张荣英提议:“光跳广场舞不带劲儿,咱们来点创新吧。”于是,大家又自费购买了扇子,自娱自乐学着用扇子组字,“这是我们用扇子组成的‘新航城’。”张荣英翻看着手机相册向新京报记者展示。

  队伍逐渐壮大,文艺队得到了镇里文体中心的支持,为他们购买了统一的服装和道具,文艺队有模有样,张荣英经常带领着队员们去各村、镇里、区里参加演出,在当地小有名气。2017年,队员们提议,“我们还缺个旗袍秀。”姐妹们身材好的都报名了,镇里给她们购买旗袍,还请来老师教她们走台步。

  今年春节前,张荣英更是一点不得闲,农历小年,张荣英带领着文艺队为全村人筹备了一场回迁村民的“村晚”。 “吵子一响,村民们就都回来了”

  大年三十下午两点,在空港新苑回迁小区广场上,一场别具匠心的演出火热上演。节目单上,新编排的扇子舞、草帽舞,还有传统民俗活动文吵子……一个个节目让聚集于此的回迁居民们连连叫好。

  列节目单、找演员、准备服装道具、排练节目……张荣英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月。“本来还有旗袍队呢,但这天太冷了,没法表演,等天暖和了吧。”在这些节目里,张荣英最期待的就是“吵子会”。

  “吵子会”是传统花会,也是村民之间拜年的传统。“以前在村里时,每年大年初一,南庄、东宋各庄、西宋各庄3个村的村民会组成一支长长的队伍,打着吵子一条街一条街地转。听见吵子声,村民们就走出家门,拿着家里的好茶、好烟和水果分给大伙儿一起吃。”张荣英说,搬迁后,过年的老传统停了好几年。现在村民们搬回了新家,又能聚在一起了,“吵子一响,村民们就都回来了。”

  新京报记者 陈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