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6 07:22:4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华为董事长梁华接受18家加拿大媒体圆桌专访

2019-02-26 07:22:44新京报

新京报快讯 据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官方微信消息,多伦多时间2月21日10:00,华为公司董事长梁华在多伦多接受《The Globe and Mail》《CTV》《Wall Street Journal》《Bloomberg》《Canadian Press》《MobileSyrup》《Yahoo》《IT World》《Ming Pao》《Sing Tao》等18家加拿大媒体采访。



以下为现场专访全文实录


无论加拿大如何决定 华为会继续服务好当地客户


1.《CCTV Toronto》Sen Zhang:现在华为公司处在历史上一个比较困难的时期,有没有一个战略或者计划应对这样的困难?


梁华:


华为是一家全球化公司,在17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考虑到我们的运营规模,我们在任何时候可能都会面临挑战和困难,但同时,我们相信也会有很多机会。2018年,华为公司的业绩很好,总收入将近1,085亿美金,同比增长20%。


在新的一年,我们会根据目前全球的运营情况制定业务计划。虽然我们在2019年可能会面临一些挑战,但目前我们制定的业务计划和目标是在2019年实现1,254亿美金左右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5%到20%。面向未来,我们有困难解决困难、有挑战解决挑战,同时也会抓住数字化、智能化、云化进程中的机遇。目前,我们对业务发展还是有信心的。


2.《MobileSyrup》Shruti Shekar:上周BBC采访任正非先生,问到“英国是否会禁止使用华为的设备?”当时任先生表示,“我们相信英国,也希望英国更信任我们”。现在,加拿大也在做相关的评估,结果如何目前还不得而知。我想问的是,假设加拿大评估之后决定禁止使用华为设备,这对华为加拿大的投入有什么影响?


梁华:


我们已经在加拿大运营了十年,跟客户有一些非常好的合作。同时,我们也在加拿大进行了长期的研发投入,累计金额超过5亿美金。我们不知道政府对于5G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但无论政府如何决策,只要我们的客户选择与华为合作,我们就会把更好的5G技术、解决方案和产品带到加拿大市场。如果华为被排除在加拿大5G部署之外,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更好地服务选择我们的客户。不过无论如何,我们希望关于5G的决定是基于技术考虑,而非其他因素。我们希望在公平竞争的前提下,基于技术做出5G相关的决定。华为在5G技术和工程能力方面都有非常强的优势。


回到你的问题,无论政府最后做出什么决定,我们还是会继续服务好我们在加拿大的客户,华为在加拿大跟Telus和Bell等客户有着长期的良好合作。即使政府决定排除华为参与5G,我们还会继续在其他产品和网络上更好地服务客户。同时,我们也会继续增强在加拿大市场的研发投入,因为加拿大市场开放、包容,培养了许多研发人才。刚才提到,过去十年我们累计在加拿大的研发投入超过5亿美元,仅在2018年就投入了1.37亿美元。未来,我们将根据业务策略和研发合作,继续加强我们在加拿大的研发投入。


3.《BNN Bloomberg》Paul Bagnell:目前,有三个国家以安全和间谍方面的担忧为由,禁止使用华为的电信设备。至少有三位前任加拿大情报官员也建议加拿大政府采取与这三个国家一样的做法。请问,您能向加拿大的政策制定者和普通民众做出怎样的保证,让他们相信使用华为的设备并不会造成安全威胁?


梁华:


首先纠正一下,只有两个国家,就是美国和澳大利亚,不是三个。这周,新西兰总理表示没有决定在5G部署中限制使用华为设备。所以应该只有两个国家,美国不允许在政府采购中购买华为的设备和服务,澳大利亚禁止华为参与5G部署。华为在加拿大其实也只提供无线设备,并且通过政府主导的安全审查机制(SRP)来保证安全。SRP是由政府、运营商、华为,以及第三方共同合作的审查机制,为我们向加拿大供应的无线产品提供保障。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是华为的最高纲领。我们还将在未来五年持续投资20亿美元,提升软件工程能力和实践,帮助我们在云化、智能化、软件定义的新环境中开发更加可靠、可信和高质量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过去三十年,华为在170多个国家经营业务,服务30多亿用户,迄今为止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网络安全记录。华为是一家独立的商业公司,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绝不会伤害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在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方面,华为坚持以客户为中心,始终与客户站在一起,和客户共同保障网络安全。


网络安全是全行业、乃至全社会都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华为只是行业中的一家设备提供商。GSMA已经提出,政府和运营商需要共同努力,建立统一的网络安全测试和认证机制,以增强公众对网络安全的信心。所以,在网络安全方面,我建议加拿大政府、移动运营商和设备供应商共同制定清晰的标准和保障机制,增强民众对网络产品和服务的信心。这些网络安全标准、规范,以及厂商和设备选择机制应该对所有厂商都是一致、公平的。


“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强制安装后门或者收集情报”


4.《Sing Tao》Ray Chan:中国新修订的《国家情报法》明确规定,中国的公民、组织都有义务配合情报机关的工作。华为虽然在加拿大有业务,但仍是一家中国公司。怎么保证加拿大的资料不会被中国情报机关所使用?


梁华:


针对您刚才提到的中国《国家情报法》,中国外交部已明确表态,“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强制安装后门或者收集情报”。中国官员杨洁篪在上周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也明确表示,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和收集情报,同时,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遵守运营所在国法律法规。


我们也咨询了法律顾问,请他们提供独立的法律意见。他们指出,要求企业履行协助、支持情报机关工作的义务必须要有法律依据。中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要求电信设备商植入后门或收集情报。


过去三十年,我们从未收到过这样的要求。即使未来有这样的要求,我们也会拒绝执行,因为拒绝执行并不违法,我们也不会承担法律责任。华为是一家设备供应商,运营商负责网络运营。华为在加拿大经营十年,保持着良好的记录。所以,大家尽管放心。


华为跟加拿大高校双方协商 敲定研究合作机制


5.《Wall Street Journal》Jacquie McNish:中国对技术公司和电信运营商有份额限制,不能超过30%。但是,其他国家并没有这种限制。华为是否意识到在中国以外的国家经营业务时需要遵循不一样的规则?


梁华:


华为遵守业务所在国的所有适用法律法规,这是我们的经营底线。在某些国家,我们会根据业务战略和国家要求,采用不同的经营策略。我们之所以加大在加拿大的研发投入是因为加拿大确实在很多领域(包括人工智能、基础算法、光纤等)有人才优势。


现在,美国禁止华为在某些技术上进行出口转让。我们把一部分研究项目转移到加拿大,这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在不同的国家采用了不同的合作机制。华为跟加拿大高校的研究合作机制是通过双方协商共同敲定的。我们会持续与加拿大高校沟通,本着合作共赢的原则建立合作机制。现在的合作模式是:文章、论文等著作权归学校(教授、学生)所有;如果合作项目中产生了专利,则华为和高校共享该专利。共享专利是双方在合作中达成的共识。


Jacquie McNish:专利共享是指五五分成吗?


梁华:


不是简单的对半分。双方共同拥有专利,没有具体的比例。业界常见的方式是,如果企业与高校在合作过程中产生了专利,企业获得专利的所有权。目前,华为与高校合作产生的专利由华为与高校共享。


6.《Globeand Mail》Christine Dobby:刚才问到的知识产权问题。如果知识产权是华为和高校共享的,加拿大本土企业是不是也可以通过授权的方式获取知识产权?针对他们有优惠条件吗?另外,为什么华为选择在现在这个时机决定采取这样的共享合作方式。是不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说服加拿大政府不要禁止华为参与5G项目?


梁华:


知识产权共享与5G项目没有关系。我们在此之前就实施了知识产权共享战略。关于知识产权获取和授权,业界已有标准的程序和方法。关于具体的知识产权共享和使用,可以请我们的研发主管做更细致的说明。


蔡常天:


华为加拿大与加拿大高校产生的知识产权包括两个部分:


第一,论文著作权。这部分完全归高校,包括教授和学生。


第二,专利。这里要说明一点,并不是每一个合作项目都会产生专利,这也是研究不确定性的表现之一。在专利归属上,华为加拿大一直遵循业界惯例,同时遵循每个合作对象的知识产权规则。在过去十年,合作专利有部分是归学校,有部分归教授个人,也有部分是高校和华为共享。为了更好地突出华为在加拿大的研发投入和华为与加拿大高校的合作对加拿大的直接贡献,我们从2018年开始就已经全面进行知识产权分享。


华为只是一家设备供应商 并不拥有客户信息和网络


7.《Ming Pao Daily News》Sam Yu:华为在全球经营,在全球视野中加拿大是什么样的市场?有什么特点?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坏处?


梁华:


去年,华为在加拿大的销售收入约为4.2亿美元,其中运营商业务大概是2.7亿美元,终端大概是1.5亿美元。华为在全球的业务战略是聚焦ICT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在加拿大也是如此,我们在加拿大市场销售ICT基础设施、解决方案和智能终端,并提供相应的服务。


加拿大市场比较独特,地广人稀,并非所有人都能享受同等的数字化红利。比如,加拿大南边人口比较密集,而北边寒冷,人口较少。如何开发有效的、经济的解决方案,为加拿大所有民众提供高品质的服务?为此,我们跟当地运营商合作,共同开发创新的技术解决方案,为不同地区的人们提供服务。


华为最早是在加拿大开展5G研究。华为机关团队、华为加拿大研发团队和当地伙伴一起合作开展5G研究。我们现在开发的5G解决方案将能满足不同地区的需求。在北边,如果用传统的卫星,网络质量和信号非常差;如果用光纤,成本又太高。为此,我们推出了5G Air Fiber,可以提供高质量、高品质的家庭宽带服务(WTTx),而且成本效益高。WTTx能极大地缩短投资回报周期,只需两至三年。如果用光纤覆盖这些区域,投资回报周期长达八至十年。


通过与加拿大的合作伙伴和运营商合作,我们将提供更先进、成本效益更高的通信技术。


8.《OMNI TV》Jie Yang:虽然英国上周已经宣布华为的安全系统可以得到解决,有解决方案。但是,华为的声誉在西方世界受到影响,尤其是在加中两国之间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华为准备怎么做来挽回自己的声誉,让加拿大的民众或者客户相信你们还是安全、可靠的?


梁华:


我认为这对我们公司的声誉没有负面影响,这其实是免费给华为打广告。现在,全球都知道美国在号召其盟友打压、排挤华为。全球人都知道华为,知道美国这么强大的国家非常关注华为。


我其实刚刚也谈到了我们未来的计划。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是全行业乃至全世界都面临的挑战。如果无法保障网络安全和隐私,整个数字世界可能会崩溃。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并不是一家公司的责任。排挤华为并不能解决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问题。因此,我建议政府、运营商、设备供应商和其他专业的公司共同合作,制定统一的网络安全标准、认证、测试机制以及网络保障机制。这一点至关重要。


关于华为在加拿大的业务,我刚才也说了,华为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公司的最高纲领。华为是一家商业公司,始终为客户利益着想。我们在产品开发、运营和销售客户过程中有着严格的流程和相应的工具来保障安全和隐私。


华为只是一家设备供应商,并不拥有客户信息和网络,因为网络和用户信息都在运营商手里。我们提供的设备也经过了运营商和政府主导的严格的网络安全审查。只有当客户有需求时,并且在运营商授权的情况下,我们才会提供必要的技术服务。


欧洲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华为严格遵守GDPR。我们认为GDPR为其他国家提供了范例,因为GDPR不仅制定了清晰的标准和要求,并且对所有的企业都是一视同仁、公平公正的。在欧洲只要遵循了这些规定,就能很好地在当地运营。同样在加拿大,华为也会严格遵从由加拿大政府主导的安全审查机制(SRP)以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


9.《China Daily》Rena Li:我想问李总几个问题。刚才梁总介绍说华为在加拿大有很多投入,包括研发以及与加拿大三大网络巨头的合作。如果加拿大对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的禁令生效的话,这对合作方有什么损失?对当地就业有什么损失?另外,过去十年,华为加拿大积极回馈社区,如资助当地的冰球项目和原住民青年领导项目。为什么这么做?


李洪波:


华为在加拿大已经运营了十年。从过去十年的情况来看,我们的业务一直保持稳定的增长。从去年开始,我们注意到政府将作出5G相关的决策。其实除了5G(现在还没有提供5G),华为在加拿大还销售其他产品和服务,像刚刚董事长提到,有智能手机业务和其他网络产品。


梁华:


禁或不禁都是政府和客户的选择。华为不可能服务全球所有的市场。对于选择我们的客户,我们肯定会服务好他们。对于没有选择我们的,很遗憾我们没有服务的机会。


第三方机构评估结果显示,华为的端到端5G解决方案领先市场一年多。这说明华为在技术和5G解决方案的成本效益方面具有较大的优势。过去,华为和运营商合作,很好地支持了他们的网络发展。目前,华为在全球签订了30多个5G商用合同,发货了3万多个5G基站站,持有2570多项专利5G专利。


“我不能说孟晚舟事件不是政治驱动的”


10.《Reuters》Matt Scuffham:华为CFO被逮捕这件事会影响华为在加拿大业务吗?


梁华:


孟晚舟被捕后,美国和加拿大的很多高层官员对此有很多评论。据我所知,基于所谓违反美国相关制裁法律,对一个公司的高层指控并逮捕是非常罕见的。即使加拿大前外交官也说过美国引渡请求的政治性是很好的抗辩理由。所以我不能说孟晚舟事件不是政治驱动的。


我和孟女士共事多年。她是一位非常勤奋的女高管,也是年幼孩子的母亲。我相信她是无辜的,也希望加拿大司法体系能尽快还孟女士正义,恢复她的人身自由,让她与家人团聚。我并不是律师,因此无法对案件的实质发表评论。


坦诚地说,目前的中加关系并不如大多数中国和加拿大民众和企业预期的那么理想。过去10年我们在加拿大已经累计研发投入超过5亿美元,雇佣了超过1100名本地员工。作为一家企业,我们真诚地希望在两国良好的关系下开展业务,我想这也是中国企业和加拿大企业双方共同的愿望。当然,从目前来看确实还要解决一些问题。


Matt Scuffham:这会不会影响华为未来的业务策略?


梁华:


我们的研发投入策略不会改变,我们会继续加大对加拿大的研发投入。在市场上,我们希望能跟更好地与运营商合作,用先进的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能更好地服务客户。


11.《New York Times》Lindsey Wiebe:回到刚刚提及的知识产权问题,华为刚才介绍说,从2018年开始推出了知识产权共享机制。为什么选择今天又重新发表这样的声明?我知道今天召开的媒体活动并不寻常,董事长肯定也是第一次在加拿大举行这样的媒体活动。


梁华:


没有其他原因,就是因为今天才有这个机会。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跟大家交流。


12.《Bloomberg News》Josh Wingrove:针对美国提出的指控包括T-Mobile相关的指控,华为的立场是什么?


梁华:


关于T-Mobile这个案子,华为已经发布了正式声明,我相信你应该也看到了。


Josh Wingrove:是的,我看到了这个声明,但是我想请您详细谈一谈。您觉得美国提出的这些指控会影响加拿大正在进行的评估以及加拿大的决定吗?


梁华:


起诉并不是定罪。既然已经进入法律程序,就按法律程序解决,关于案件本身,我没有更多的评论。在2017年的民事案件中,华为和T-Mobile之间的所有争议都已经通过法律程序得到妥善解决。针对T-Mobile的商业秘密侵权主张,陪审团已经做出了没有带来损失、华为没有不当得利、不存在主观恶意的裁决。


关于知识产权,华为在美国经历了很多场知识产权争议,都通过法律程序得到妥善解决了,并且都获得了较好的结果。这说明我们尊重第三方的知识产权。华为在全球获得8.7万多件授权专利,其中有1.1万多件是在美国授权的专利。遵守知识产权是华为的一贯政策。我们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也希望别人尊重我们的知识产权。这对我们在加拿大的市场运营没有什么影响。


创新者和贡献者都应该得到尊重


13.《Fairchild TV》Kyle Kong:毫无疑问,华为在5G方面是一个领先者。一直以来针对华为有很多指控,可以说有些是阴谋论。有新闻报道说华为在5G方面的领先地位与其军方背景有关,您是否要借此机会评价或者澄清一下?


梁华:


华为没有任何军方背景,华为是由9.7万多名员工持有的一家私营公司,外部组织不持有任何华为股份。


华为之所以在5G方面领先,是因为我们在5G研究方面的投入早、持续加大技术创新和研发投入。华为从2009年就开始了5G的研发投入。其实4G网络部署开始时,我们就在思考下一代的无线网络技术是什么样的,也就是现在说的5G。


公司对全球5G标准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我们积极进行关键技术创新,比如5G基站芯片、支持多种无线接入技术的MIMO以及刀片式基站技术,使得华为在5G技术领域取得领先。这些技术创新都是我们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以及跟产业界、客户合作的结果。


华为是一个技术创新和客户需求驱动的公司。我不明白为何外界在华为在5G领域领先后,编出了这么多的故事。华为之所以领先,是因为我们持续在技术和创新的投入。华为对电信行业作出了重大贡献,我认为作为创新者和贡献者都应该得到尊重。


14.《Canadian Press》Tara Deschamps:如果对华为实施禁令,对华为在加拿大与高校目前以及未来的合作会有何影响?是不是意味着要中止合作,或延迟签订新的合作合同?


梁华:


不管有没有禁令,华为在本地的研发投入和与高校合作的策略都不会变。我们会继续加大研发投资,加强我们与加拿大高校的合作伙伴关系。


15.《National Post/Financial Post》Barbara Shecter:您刚才讲到希望5G的决策最终是基于技术而不是其他的因素。您在今天采访过程中您也提到了这些决策是政治因素驱动的。作为华为的董事长,是否担心最后的决策不是基于技术,而是基于贸易合作关系、贸易协定或其他因素?


梁华:


我们支持通过自由贸易建立强大的经济。短期内政治因素可能对我们的业务规模有一些影响,但是长期来看,我认为最后还是要通过技术来驱动人类的进步,因为技术的发展会造福全人类、全社会。从人类发展历史来看,技术进步会带来了社会的发展。从2G、3G、4G到5G,应该说每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进步都给人类的沟通交流带来了便利。


我们相信,各国的政治家和人们最终会作出明智的决定,不会让好的技术不能让民众享用。


16.《CTV》Omar Sachedina:您刚才有提到现在的中加关系并不是最理想的情况。请问您认为需要做出什么努力能让两国的关系变成理想的情况呢?


梁华:


作为一家企业,我们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把两国关系改善到理想状态。


Omar Sachedina:作为一家公司,华为希望在加拿大不断地做大业务,从这个角度看您对中加关系有何期待?您认为如何才能软化目前的环境?


梁华:


华为在加拿大致力于本地化经营。我们遵守加拿大所有适用的法律法规,同时也履行我们的社会责任,积极回馈当地社会。


在加拿大,我们会持续聚焦与运营商合作(包括终端的销售),为当地消费者和客户提供更先进、更优惠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帮助加拿大电信运营商更好地部署网络。我们希望为加拿大民众提供更智能的终端,让他们更好地享受数字化、智能化带来的好处。


加拿大是一个自由、包容的国家,因此我们在加拿大会继续加大研发投入。作为一家企业,我们真诚希望在两国良好的关系下开展业务,在自由贸易环境、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开展业务。我相信合作才能共赢。


为人类更好享受数字化、智能化红利贡献力量


17.《IT World Canada》Lynn Grenier:我们今天谈了很多关于电信和5G方面的问题,我想该问的也差不多问完了。华为是一个很大的公司,业务肯定远远不止这些。在终端领域,目前华为给加拿大提供的产品只有手机,请问华为计划何时将其它终端产品带给加拿大?


梁华:


只要加拿大民众喜欢的华为产品,如智能手机、PC、家庭终端,只要在这里能够销售,我们都愿意提供。


华为致力于提供全场景智慧终端产品。我们仍在思考未来全场景智能生活中终端形态什么样的。我们相信未来终端一定会起到关键的作用,特别是在5G提供高带宽、低时延、多连接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终端让他们享受网络带来的福利。


本周日,在巴塞罗那举行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华为将会发布5G折叠手机,我想这是值得期待的,也希望你们关注。


18.《Yahoo Finance Canada》Alicja Siekierska:再次回到知识产权的问题,能不能详细解释一下华为现在的政策究竟跟以往政策有何不同?会把加拿大的模式推广到其他国家吗?


梁华:


在加拿大,华为与高校共享一部分专利,这其实是跟加拿大高校合作过程中共同探讨出来的模式。在不同的国家与高校合作有不同的模式,我们不会在全球采用一个模式,但我们一定是在共赢的基础上进行合作,这是与高校开展研究合作最重要的原则。我们会继续加大研发投资,贡献更多的价值。企业跟高校进行产业合作是一个通行的模式,华为自身在研发上也有比较大的投入,2018年研发投入是150亿美金。


除了自身的研发投资,我们还非常重视与高校的合作。这些合作项目聚焦不同的领域,取决于大学的优势以及所在的国家。我们采取的总体原则就是:所采取的合作模式是适合我们具体的合作领域的。华为还会持续加大跟高校的合作,同时自身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为全人类更好地享受数字化、智能化带来的红利贡献自己的力量。


编辑 林玮琪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