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9 23:09:30新京报新媒体 编辑:常江 艾峥 王晓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专题】五四100年•当代青年访谈录

2019-04-29 23:09:30新京报新媒体

更多精彩版面请戳>>>

  2019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100年来,这场以青年学生为主力的爱国运动,对中国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多领域产生了深远影响。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内核的“五四精神”,也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年轻人。

  五四100年之际,新京报选取其中30位代表,采集他们的人生故事,以人物报道的形式,汇集成系列专题,拼贴出新时代中国“新青年”的赤子图景。

  蒋方舟:30岁,我才刚上场

  人生的前30年,蒋方舟有着闪闪发光的履历:7岁写作,9岁出书,18岁降分上清华,大学毕业担任《新周刊》副主编,最近两三年成为《圆桌派》的话题女嘉宾。

  而立之年到来之际,这种简单的方式很难让她满意,她开始正视各种争议,反省身上的各种标签——作家、天才少女、文艺活动家、有社会关怀的知识分子。她给自己做减法,把那些不认同、不在意的标签撕去,只希望留下作家一个。>>>

  柯洁 围棋除了情怀 也可以很职业

  柯洁,21岁,职业围棋九段,至今已拿到了7个世界冠军。作为中国围棋界现象级棋手,柯洁拿冠军会上热搜,微博吐槽会上热搜,免试推荐上清华大学也会上热搜。尽管此前参加过多档综艺节目,但柯洁自认融不进综艺圈,他只认同自己“职业棋手”的身份。同时,作为一名理想化青年,柯洁期待围棋除了情怀,也能更加职业化,“围棋不止黑白两色,应该多姿多彩。”>>>

  

  李永乐:想要撕掉“网红“标签

  3月28日午后,敲完标题,按下“Enter”键,李永乐将最新视频上传到个人的视频订阅平台……看着上传进度条一点点向前推进,他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不久后,这条讲“角动量守恒”的脑洞视频,将送抵至少300万视频订阅用户。李永乐预计会有不错的阅读量。做科普视频的一年半里,他已经知道如何拿捏受众的喜好。“涉及热点,或者开脑洞的话题都很受关注。

  做科普视频以来,李永乐已积累了近千万粉丝,成为泛文化领域现象级的网红代表。一个名校传统教师在互联网时代能做什么?李永乐的走红抛出了一种可能——掀起一场硬核科普风。>>>

  

  万科刘肖:新青年要做贡献者和行动者

  即便执掌万科北方区域五年,在大家眼中,刘肖仍显得很低调,除了参加公开的活动外,他本人私下很少接受媒体专访。

  处女座的他,有着同类天然的特质,外表高冷、安静,做事却细心、严谨,是完美主义者。与刘肖对谈,抛去固有的标签和外在的光环,他给人最大感觉是一种来自内在的力量感与责任感。>>>

  

  华晨宇:专注和随意,不冲突

  舞台之下的华晨宇,在通告满满的行程中,依然洋溢着随性的少年感,这与舞台中央举起话筒的那个他,有着极大的反差。歌手杨坤就曾忆起这个一起在音乐节目中并肩作战过的弟弟:“花花的舞台表现力非常厉害,他会有那种极度忘我的感觉,好像已经进入到另外一个身体里面了,这是我觉得最棒的地方。”

  对音乐的极度专注,让这个自2013年进入大众视线的呆萌“火星弟弟”,成为如今受到业内外一致赞誉的“90后歌手领路人”。六年过去了,这位在电视娱乐文化里诞生的偶像,用专属于他的音符与表演,成功把大众的追捧和扼杀隔绝在外。>>>

  

  蛋壳公寓CEO高靖:青春在于“折腾”中发现商机

  在长租公寓行业的跌宕起伏中,高靖始终保持着那一份执着。面对租赁市场最低迷之际,他没有害怕、退缩,而是坚守在一线,谈判、收房、装修、采购等所有环节都要亲力亲为。当蛋壳公寓成功完成多轮融资后却出现了新问题时,他没有彷徨、停滞,而是绞尽脑汁想出改进的方法。

  在创业中,他始终没有忘记创办蛋壳公寓的初心:“让年轻人有尊严地生活在城市”。2014年底注册蛋壳公寓之时,高靖想解决的,是房东和租客之间的信息不透明、黑中介问题;想做的,是对年轻人有点帮助、对社会有点贡献的行业。>>>

  

  陆盈盈:科研就是不断试错和证伪

  在金属锂电池领域的学术成就一骑绝尘,突破性研究有望让电池的能量密度再上一个台阶。

  她是国家“青年千人计划”中最年轻的学者之一,也是浙江大学的博士生导师。自认“佛系”的她,相信科研是一条不断试错和证伪的路,鼓励新时代女性积极地独立思考。>>>

  

  邢立达:与恐龙对话的“网红”科学家

  恐龙足迹学,是邢立达研究的主要内容,作为一个小众学科,国内同行只有两三位。不同于探索恐龙“身后事”的骨骼化石研究,足迹学注重还原“生前事”:恐龙如何生活?群居还是独居?它们如何互动?恐龙走路的速度有多快?走累了怎么办?恐龙会游泳吗?研究者们通过足迹还原恐龙的行为和所处的生态系统。

  去年夏天,邢立达受邀参加一场演讲,他穿了一件素色格子衬衫,抱着话筒,一会儿瞪着眼睛给恐龙配音,一会儿抬起手脚模仿恐龙走路,把发生在三比罗嘎的战斗讲得绘声绘色,现场笑声四起。

  如今,邢立达对大众而言并不陌生。他是发表SCI论文百余篇的古生物学者,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同时又是中国第一个恐龙网站的创始人,数十本恐龙类科普书籍的作者。卓越的学术成就和有趣的个人风格发生化学反应,让邢立达成了“网红”科学家。>>>

  

  乔宇:我帮农民卖农货

  陕西是农业大省,苹果、猕猴桃的产量位居全国第一。渭南又是陕西的农业大市,由于销路不畅,当地农民经常增产不增收。从2016年开始,乔宇尝试用渭南邮政的力量在电商平台拼多多上帮助当地农民销售滞销的农产品。两年多时间里,他们在拼多多平台上的销售额高达1800万元。

  起步期的一年多时间里,都是乔宇一个人在主理线上业务。忙碌、压力,如影随形。但他的人生也因此而改变,2018年乔宇获得“全国邮政系统先进个人”称号,“邮政+拼多多”的扶贫助农模式也在陕西省内各地邮政系统得到推广。>>>

  

  李勇:从基层保安到全国人大代表

  李勇个儿很高,腰板笔直,一点也不“油腻”,一口水没喝跟记者滔滔不绝讲了两个半小时,给人的感觉就是精气神十足。

  在保安行业能干到多优秀?25岁那年,李勇被评为“首都优秀保安员”、30岁成为“全国先进保安员”、2015年被评为北京市劳动模范、201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虽然职位提升和荣誉累积没让薪酬实现大幅突破,但李勇表示将继续干下去,并对保安职业化的前景充满期待。

  今年,李勇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了全国统一保安服装的建议,“所谓‘人靠衣裳马靠鞍’,所有保安都统一着装,看起来就是一支正规化队伍,之后再把素质提上来。”>>>

  

  京投发展高一轩:探路、领路轨道物业“美丽新世界”

  从等待被面试到坐在总裁的位置上面试别人,高一轩仅用了12年。这也是地产界从基层员工成长为总裁的较短用时。

  作为京投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投发展”)的总裁,39岁的“少帅”高一轩坐在位于北京国贸银泰中心之内的办公桌前,描绘出“地铁站之上的美丽新世界”:在呼啸而过的地铁之上矗立着高耸入云的住宅,摩天大楼、CBD商务区、购物中心甚至大型公园,南来北往的人们穿梭其中,可“上天入地”,享受地铁之上的繁华世界。>>>

  

  曾春蕾:郎导3年前一条短信打开了我的心结

  接受采访时,曾春蕾将橱窗里的签名排球往下挪了一层,郎平的名字刚好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要把郎导的签名露出来。”曾春蕾的语气里带着一股骄傲劲儿。

  在前往漳州与中国女排会合的前一天下午,曾春蕾向记者讲述了职业生涯的起起伏伏。不同于赛场上身着球服、束起马尾的飒爽外形,曾春蕾散下头发,一件短外套和白色牛仔裤,再配上她的标志性笑容,分明是个可爱的邻家女孩。

  一个多月前,作为绝对主力,曾春蕾帮助北京女排实现23年来联赛冠军零的突破,完成北京三大球“大满贯”的最后一块拼图。夺冠后的曾春蕾哭了,她没想到会如此感慨,至今回忆起来,曾春蕾眼中依旧噙满泪水。>>>

  

  李文和:行走在“三区三州”的京东快递员

  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身深红色的工作服,如果不是脸上明显的黝黑,很难将快递员和一副书生气的李文和画上等号。

  为了方便每天凌晨卸货,李文和与另外5个快递员习惯性住在站点的宿舍里。将包裹从货车卸下来后,每个快递员熟练地分拣出属于自己负责区域的快件,码放在一起,然后又装上各自的小车,开始这一天的派件工作。

  李文和所在的快递站点并不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里,而是位于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的和政县。但对于李文和来说,这个距离兰州市中心120公里外的县镇是自己热爱的家乡,他渴望在这片土地上种出电商的果实。>>>

  

  移居异国、双语写作、生娃:作家颜歌的“变形记”

  在同龄中国作家里,颜歌或许是与国际文学界接触最多的一位。除了作品被先后翻译成英、法、德、韩、匈等多国语言之外,她还多次受邀参加在美国和欧洲大学的文学讲座、文学节,并于2011-2012年在美国杜克大学做访问学者。目前,她是都柏林国际文学奖(Dublin Literary Award)2019年五位评委中的其中一位 。

  颜歌开始定居国外是2015年7月,婚后的她离开居住十年的成都,跟随爱尔兰籍丈夫搬到都柏林,从此,她的人生和写作可以用她在给English PEN写的一篇题为《他者性》(The Otherness)的文章里涉及的——变形(metamorphosis)这一主题来形容。除了空间地理上的转换,她还经历了语言上的转换,开始用英语写小说。>>>

  

  “北斗女神”徐颖:做科研没有性别之分

  北斗”离我们有多远?

  在一间十平米大小的会议室里,36岁的徐颖试图用身边的案例说明这个问题。她晃了晃自己的国产手机,“总有人觉得没用过北斗导航,但其实很多手机里都有。”

  看着杯子里泡的枸杞,她又联想到“北斗”在智慧农业方面的应用。这位80后博导、中科院光电研究院最年轻的研究员笑道:“我现在也到了喝枸杞茶的年纪了。”

  徐颖在2016年的一次演讲中“火”了,她用脱口秀的形式为“北斗”做了科普。演讲视频播放量超过2000万次,《人民日报》点赞称:“科普需要更多徐颖”。网友们称她为“北斗女神”。

  她希望工作和生活分开,不愿看到女性因为身份和其他标签受到区别对待。作为青年科研工作者,她想成为“出类拔萃、有突出成果”的科学家,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完成期限是——“死之前”。>>>

  

  “国宝守护人”耿朔:走出书斋的非典型考古人

  向往大千世界,喜欢旅行,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讲师、北京大学考古学博士耿朔原本没想过,把自己困在三尺讲台这样的“方寸之地”。与许多考古人不同,他觉得不一定要闷在书斋里做学问,而是要去现场感受文物和山水的关系。为此,中国4000多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他已经到访过900多处。

  这两年,“文博热”逐渐升温,2018年中国博物馆的参观量增加到近10亿人次,公众对历史文化知识的需求不断高涨。作为青年学者,耿朔一直认为,既要写出专业性极强的文章,也要为大众的知识普及做贡献。

  他说:“时代已经变了,我想走一条有自己特点的道路,与这个时代同行。”虽然,这可能是一条不太好走的路。>>>

  

  于敦德:创业不分早晚,“坚持”才是真知

  人生的前38年里,于敦德有超过14年的时间在创业中度过,这也让他被南京市评为“创业明星”。2014年,33岁的于敦德一手创办的途牛旅游网在美国上市,他也一跃成为中国旅游圈里最年轻的上市公司创始人兼CEO。

  许多人都以为,已经将途牛做到上市的于敦德,会选择功成身退,另外开辟新的创业之路,但事实上并没有。于敦德说,自己从没有过离开的想法,与其重走创业之路,不如把途牛做得更好。“对我自己来说,最重视的还是价值观。”在于敦德看来,相比公司业绩、交易量这些标准数字,从实践中不断总结、凝练出来的正确价值观才是恒久的,也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

  

  蔡徐坤:熬过来,就是变强大的过程

  2019年4月6日,是蔡徐坤出道一周年的日子。#蔡徐坤出道一周年快乐#的微博话题阅读量轻松突破8亿,再次证明了其惊人的人气。

  这一年,娱乐圈因《偶像练习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市场进入“偶像元年”,一波偶像艺人迅速收割年轻人的追捧。其中,坐拥千万粉丝的蔡徐坤,被定义为2018年的流行文化符号。但在互联网话语权之下,蔡徐坤却一次次被“流量”裹挟。

  而纷扰的舆论之下,蔡徐坤却一直默默专注于音乐作品。蔡徐坤坦言,这一年最大的变化,似乎是更适应了娱乐圈的环境。无论是赞美还是恶语相向,他自己都不太提及 ,唯一会调侃一下的就是“总被饿着”,“有些人只是看到了你的一面,但还有那么多真正了解你、喜欢你的人。刻板印象永远都会存在,我们没有必要一定要去打破它,只要不干扰到自己就好。”>>>

  

  田轩:未来应有“普惠教育”

  在创新与资本领域的顶尖发表多如流水,众多学者垂涎的顶级期刊发表他信手拈来,他曾被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凯利商学院聘为终身正教授,现任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温文尔雅的举止背后,是脚踏实地的实力派学者。

  不拘泥于象牙塔的他,除了上课教学,还兼任证监会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委员等社会要职。经济学出身的他,却说大学生不应该学习经济学或金融学,“18岁到22岁人生最黄金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学习方法论,比如哲学、历史或者数学、计算机。”

  正值五四运动百年,作为教育者的田轩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不仅讲述了对创新和资本的理解,更表达了对新青年们的勉励。>>>

  

  北外壹佳英语青年教师:用执念引领可信赖的国际素养教育

  由北京外国语大学和外研社共同创立E PLUS北外壹佳英语(原北外青少英语)。依托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文化底蕴和教学资源的北外壹佳,不同于其他英语培训机构,自创办之初就提出关注对青少年国际素养的培养。

  不迎合所谓的“升学需求”,而是以英语教学为切入点,将“培养孩子的国际素养”作为办学目标。彼时,对E PLUS北外壹佳英语而言,这条路并不好走。即便如此,当时接管北外青少英语业务、现任E PLUS北外壹佳教育总经理的吴侃仍坚定地认为,“这条路一定是正确的。”>>>

  

  徐腾: 用“有趣”去评价世界的清华博士

  很难用一两个词去定义徐腾这样的人:他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在读博士生,是知名的网络红人,是“野生建筑”的观察者,拍过电影,做过公众号。

  驱动徐腾去做这一切的,是对世界似乎永不枯竭的好奇心。他喜欢收集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判断事物的标准,往往是能否达到“有趣”。徐腾会在全国各地去寻找那些乍一看造型奇怪,但是细细品味,又有其合理性的建筑,他用自己的角度去诠释建筑之美,在网上收获了不少拥趸。

  相比起大多数人,他观察到了更为繁杂的生活样本,也看到了更多的风景。对 “美”的定义,徐腾解构出不同层次——让官方的归官方,民间的归民间。未来,他打算用自己的话语体系,去写一本中国建筑史,用底层逻辑、新视角来讲人和建筑的关系。>>>

  

  天眼查柳超:用公开数据公平看清世界

  从河南开封一个普通家庭走出来的柳超一直强调自己不是“学霸”“天才”,只是比别人更勤奋。“业精于勤荒于嬉”伴随他成长至今,成为天眼查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师从“数据挖掘第一人”韩家炜教授取得博士学位后,柳超到美国微软研究院(总部)主管智能搜索,回国加入腾讯,之后成为搜狗首席科学家,在这期间还承担着美国自然科学基金数据挖掘专家评委等学术职务。“科学家”成了柳超的标签。但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早在2012年,31岁的柳超的内心已经开始回荡着一句疑问,“你根本就回答不了自己,你还在等什么?”他想创业,想学以致用,而不是呆在学术的象牙塔里。>>>

  

  “援藏者”田昕:让藏民在家门口看上病

  雪山烈日、布达拉宫、彩色经幡……美丽而独具风情,是拉萨给外界留下的印象。然而,这座色彩绚烂的城市还有着气候恶劣、医疗水平落后的一面。当地的藏民病倒,往往远赴外省寻求医治,本地的大型综合医院门诊楼却门可罗雀。

  2016年,田昕和同事们一同走进雪域高原,开启了为期一年的医疗援藏,他们的任务,是为当地带出一家三甲医院。>>>

  

  哈啰出行CEO杨磊:“技术信仰者”驱动出行大进化

  在共享单车的创业风口中,哈啰出行正不断进化。

  开局时,哈啰举步维艰却能夹缝求生;中局里,它适时出击博得赢面;清场赛中,它扎根两轮,以两轮驱动构建新出行生态。哈啰出行几乎踏准了每一个点,背后的操盘手杨磊,是一个只有当聚光灯打在他身上,才会主动站上舞台中央的连续创业者。>>>

  

  崔勇:开书店,做出版,只为拯救老北京的文化记忆

  正阳书局已经创办了整整十年。十年前,26岁的北京小伙儿崔勇凭着自己的“一点勇气”,在前门廊房二条开了一家专营北京历史文献资料的小书店,面积不过一二十平米,却吸引了众多北京文史资料爱好者的关注。

  在北京文史圈,正阳书局可以说是“独一份儿”,至今仍然是北京城里唯一一家专营北京历史文化类书籍的书店。提起由自己一手创办的正阳书局,“掌柜的”崔勇有说不完的故事。

  2018年前后,崔勇将目光投向了自己这些年来收集的二十多万件古籍善本、文献资料、票证单据等纸质历史文献,希望从单纯的书店经营向出版转型,进行古籍活化、口述历史、美术作品、影像资料、史地民俗、京味儿文学这六大门类的图书出版和再版,以便把这些私藏分享给更多的人。>>>

       

  律师唐帅:为聋哑群体辩护

  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身着白衬衫打底灰色西装,唐帅对着架在面前的手机屏幕,双手在空气中来回比划着,屏幕的另一头是一位聋哑人,正在向唐帅咨询法律问题。工作间歇,唐帅端起水杯,喝了口水,用右手撩了撩卷曲的头发,额头沁出汗珠。

  他的工作节奏,一直处于加速度的状态。除了开办专门针对聋哑人的普法讲座,他还有两个微信号,都达到了5000好友上限,他说,微信好友有一半多的人都是聋哑人,每天醒来,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消灭微信上密集的“小红点”。

  全国唯一手语律师、CCTV2018年度法治人物、十个月接受了300多家中外媒体采访…… 34岁的唐帅光环加身。但他说,他不喜欢“网红”这个词,更不想当“唯一”。>>>

  

  “英雄营”传人马晓东:在历史中寻找致胜战法

  马晓东这两年在带兵之余,迷上了另一件事:在史册里“考古”——考“英雄营”的“古”。

  他是有“英雄营”称号的中国空军地空导弹某营的教导员。在战友眼中,他是最了解“英雄营”历史的人,营史中的故事信手拈来,成为他讲道理时常用的典故。

  在马晓东看来,总结营史不仅是在精神上的基因传承,也是在学习战法,为战争做准备。“我们营已经51年没有打过仗,所有的战争经验都来自于成立最初的10年。如果战争现在打响,我们还有没有信心能赢?”

  一次战役,抵过百次演习。“英雄营”的战史,提供了丰富的战法经验,有一些至今仍在使用。作为“英雄营”的传人,马晓东希望成为一位摆渡者,将英雄的胜战基因传之后世。>>>

  

  千年佛窟和它的年轻守护者

  敦煌醒得迟。

  因为地理位置靠西,清晨的太阳能把树影拉得老长。八点三十分,陆佳瑜赶到市区东部的桥头,和几十个年轻人一起,等待去往莫高窟的通勤车。这位生于1993年的姑娘是莫高窟的讲解员,她身边的年轻人,有从事考古研究的学者、有临摹莫高窟壁画的画师、有通过数字化保护洞窟的“IT男”,还有为壁画“治病”的修复师。

  九点钟,车门打开,年轻人们走向洞窟、画室、数字中心或办公楼。

  过去几十年里,一批批年轻人来到这片戈壁上,一边守护千年佛窟,一边学着与职业相处、与自己和解。>>>

  

  李治中:与癌症谣言“死磕”

  李治中今年36岁,是美国杜克大学的癌症生物学博士。毕业后,他在一家全球知名的药企研发癌症新药。2013年起,他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写作与癌症相关的科普文,还给自己起了笔名叫“菠萝”。

  与其他癌症类科普文不同,李治中能把深奥艰涩的专业知识幻化成轻松幽默的文字,有故事、有比喻、有图片,没有医学背景的普通人也能读懂。随着果壳、丁香园等科普平台的兴起和自媒体的发展,他收获了大批读者,在患者和医生群体中成了小有名气的“网红”。

  2018年8月,李治中受邀在国内演讲平台“一席”上开讲,以《我们是在兼职辟谣,别人是在全职传播伪科学》为题讲了40分钟,视频播放次数达到7000多万。但他似乎并不满足。“我希望影响的人越多越好,起码也得上亿吧。”>>>

  

  第三代治沙人郭玺:把沙漠种成“花海”

  望着眼前比自己还大四岁的榆树,34岁的郭玺终于理解了爷爷和大伯。

  1981年,郭玺的爷爷郭朝明等六位老汉卷起铺盖,挺进八步沙,风餐露宿,治沙造林,种下了这些榆树。这场人类与沙漠的艰苦较量,注定旷日持久。老汉们约定,等自己老了、死了,就让儿子顶上来,儿子老了,孙子上……

  2016年,80后的郭玺决定接过祖辈和父辈的铁锹,连外地的大学生也慕名而来。38年来,八步沙林场“六老汉”三代人共治沙造林21.7万亩,管护封沙育林草37.6万亩,使风沙线向北推移了近20公里。

  如今的八步沙满眼苍翠,榆树林浓荫蔽日,柠条上星星点点冒着绿。再过一个月,沙枣和柠条开出细小的黄花,望不到边际。>>>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