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7 07:52:00新京报 记者:卢通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拆不掉的违建:武广高铁金沙洲隧道5万平方米违建调查

2019-08-27 07:52:00新京报 记者:卢通

北侧一线5公里范围内,总占地面积约5万平方米的违章建筑,其中约三分之二建于金沙洲隧道上的土地红线及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范围内。武广客专一位曾在上述指挥部担任领导职务的人士透露,“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广州建设指挥部”的公章或为伪造,“一看就是假的。


2019年8月5日,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广州环城高速辅路附近,一辆高铁列车呼啸着驶入武广高铁金沙洲隧道。隧道所在的金沙洲地区,如今已是广、佛交界的繁华之地,高楼棋布、人流密集,一派现代都市景象。

 

与周边现代都市景象极不协调的,是北侧一线5公里范围内,总占地面积约5万平方米的违章建筑,其中约三分之二建于金沙洲隧道上的土地红线及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范围内。

 

武广·金沙洲土地保护利用开发项目部工作人员称,违建对高铁形成了严重的安全隐患。一位铁路内部人士称,违建内部人员行为、储藏物品处于不可控状态,“万一有人开挖施工、储藏危险物品”,将会导致严重后果。公开资料显示,早在十年前,金沙洲地区就因高铁隧道建设引发过大面积地陷。

 

安全隐患之中,大量违建在层层转租之下产生可观利益,保守估计一年总租金可达千万以上。管理方为广州铁路保安服务公司,属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公安处全资子公司。

 

新京报记者调查获得一份由广州铁路保安服务公司提供给当地村委会的一份《场地证明》。《场地证明》上,“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广州建设指挥部”的公章盖印,与“广州市焌智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广州市金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两枚公章盖印并列。

 

2019年8月13日,武广客专一位曾在上述指挥部担任领导职务的人士透露,“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广州建设指挥部”的公章或为伪造,“一看就是假的。”


武广铁路金沙洲隧道出口。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拆不掉的违建

 

武广客运专线为京广客运专线(京广高铁)武汉至广州段,于2009年12月26日正式运行,全长1069公里。武广高铁列车从武汉开往广州,在到达广州南站之前,会先驶入一条南北纵跨广州市白云区与佛山市南海区的隧道,此隧道即为金沙洲隧道。金沙洲隧道全长约4.4千米,外宽15.7米。

 

武广·金沙洲土地保护利用开发项目部(金沙洲项目部)出示的卫星地图显示,金沙洲隧道出口往北约5公里范围内的土地,由广州环城高速分隔成3个地块,1号地块大致位于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2、3号地块大致位于广州市白云区金沙洲街道。

 

金沙洲项目部工作人员介绍,上述地块,根据规划将建设武广铁路商业综合体项目。2014年9月15日,广东金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武广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武广客专)签订合作协议,负责开发上述项目。武广金沙洲土地保护利用开发项目,拟建房屋5栋,总建筑面积超过18万平方米。

 

然而,就在金沙洲项目部进驻金沙洲地区后,却发现项目土地已被大量违建板房占据。据项目部根据卫星地图初步统计的一份违建调查表,违建总占地面积约5万平方米,其中约三分之二建于金沙洲隧道上的土地红线及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范围内。2019年8月13日,武广客专一位内部人士证实,3个地块中的违章建筑经调查“共计7处,面积达几万平方米”。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3个地块上违建的大量板房,早已被层层转租。

 

1号地整体封闭,颇显“神秘”。2019年8月,新京报记者多次到隧道出口北侧约1公里范围内的1号地块,地块外围已被高大树木围成一个独立区域,北端有一出口,但被铁门阻隔无法进入。地块西侧另一处关闭的铁门写着“练车场”,门口停着的教练车喷注“力和驾校”字样。地块四周均有绿色铁丝网围挡,铁丝网上有标语提示“高压危险,请勿靠近”,标语落款为“广州铁路公安处宣”。


1号地块围挡上的标语署名为“广州铁路公安处宣”。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虽然外部无法看清,但航拍图显示内部另有天地。航拍图显示,1号地块内共有6处建筑,除一处为铁路派出所外,其余5处包括驾校、岗亭、饭店、鱼塘等,大部分位于隧道中心两侧各30米的铁路安保区范围内。其中,有3处建筑为2016年以后修建,1处为2018年年初修建。金沙洲项目部工作人员称,最北侧常有大中型工程车辆在安保区红线范围内进出。1号地违建所有方指向佛山市南海区一位名叫李素根的企业主。

 

2号地南起沙凤凤岗南前街,北至沙凤立交南侧,西侧为广州环城高速,东侧为环洲四路。经新京报记者清点,南段依次主要为中通快递、集群车宝汽车服务连锁、方向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圆通快递,最北侧为一处独立院落,门口招牌写着“广州南高铁工务段”字样;北段主要为一处垃圾处理站(实体建筑)、广东绿森环境工程公司、金沙和味农庄、金沙洲便民综合街市。


1号地块航拍图,其中数字标注了其中违建。

 

3号地只有少部分建筑在隧道正上方。除南段有两处不明用途的活动板房外,最北端亦集中大量商铺式板房。邻近悦峰二街有呈“一”字排开的14间板房,板房门口挂有“浔峰岗疏导区商户信息”指示牌。另一侧斜坡上则分布有安城驾校、神州租车。

 

金沙洲项目部工作人员透露,金沙洲隧道铁路用地征用在2007年就已完成,隧道上方中心线两侧各15米范围的土地归属武广客专所有。在2009年隧道建成通车后,上述土地由广铁集团、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公安处共同管理。“违建直接建设在高铁上方红线范围内,对高铁隧道安全产生威胁。”该工作人员说。

 

对高铁造成安全隐患的违章建设,拆除工作却遭遇重重阻力。据金沙洲项目部工作人员提供的两份红头文件显示,武广客专在今年2月24日、6月17日分别向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政府、广州铁路监督管理局发函,请求拆除金沙洲隧道上盖土地红线及安保区非法建筑,但至2019年7月,未协调出最后结果。

 

“铁路说拆违去找地方落实,地方又说归铁路管。”金沙洲项目部工作人员介绍,上述函件发出后,武广客专出面与广铁集团、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公安处、广州铁路监督管理局多次召开协调会,他们也曾找过南海区大沥镇相关领导,“找了多少人都不管用。”至今年7月,工作人员称发生了铁路公安民警“掌掴”其工作人员事件。

 

据工作人员出示的情况说明,今年7月2日上午,金沙洲项目部员工吴某至1号地块安排现场施工队伍在隧道出口左侧黄色安全保护线警示牌外进行地面硬化。9时40分许,广州南站派出所金沙洲分队民警陈某来到现场,对吴某“一顿辱骂……连续骂了5分钟 ”。随后,吴某描述在“忍无可忍情况下”回骂了一句,随后即遭陈某掌掴,“眼镜打飞到三米外”。不过,陈某在事后曾对吴某表示,掌掴系“因天气炎热心情烦躁”,希望得到谅解。

 

工作人员出示的报警回执显示,事发当晚,金沙洲项目部向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黄岐派出所报警,但工作人员称,因陈姓警官事后拒绝到派出所做笔录,此事的处理亦不了了之。2019年8月15日,新京报记者至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公安处了解此事,未获回应。


武广铁路金沙洲隧道出口。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可观的利益

 

2019年8月初,多篇自媒体文章将上述违建可能导致的安全隐患,抛到公众面前。文章称,金沙洲隧道早在十年前就被揭露周围有地质沉降,并引发大规模地陷,“而今,隧道上面又被盖了5万平方米违建,对隧道主体也构成了安全威胁。”

 

文章提及的十年前“地陷”,指2010年披露的金沙洲地陷事件。据公开报道,2007年7月至2009年7月,金沙洲区内共发生塌陷19处,地面沉降变形13处,灾害点均分布在武广客运站专线隧道两侧附近,涉及多个居民区。据广州市地质调查院2010年4月初作出的《广州市白云区金沙洲地区地面塌陷、地面沉降调查报告》,上述小区发生的不均匀沉降系“武广客运专线隧道施工大量抽排地下水引发”。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广铁集团审查意见函显示,拟开发的武广铁路商业综合体项目采用“越层大桁架跨越京广高铁金沙洲隧道”。工作人员解释,“越层大桁架”就像在高铁隧道上方搭一个钢结构的“桥”,从而保证房屋上部结构荷载通过桩基础传到地下,使隧道上方不承重。广铁集团科信部对该项目的审查意见函认为,“桩基础+钢桁架”的方案设计“整体可行”。


武广铁路商业综合体项目采用“桩基础+钢桁架”,使金沙洲隧道上方不承重。

 

工作人员表示,拟开发的武广铁路商业综合体项目经过了严苛的技术审核才获批建设,而大量违建直接建设在高铁隧道上方,导致的安全隐患无法预估。武广客专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在上述舆情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后,广铁集团曾组织专人对线路进行排查,评估结论为,违建对高铁安全已造成的影响并不严重,但确实存在安全隐患。违建内部人员行为、储藏物品处于不可控状态,“万一有人开挖施工、储藏危险物品,将会导致严重后果。”

 

拆除阻力背后,是违建出租产生的可观利益。

 

新京报记者走访调查获得的信息显示,2号地块板房最为集中,商业气氛也最浓厚,盘根错节的板房之间仓储、公司、商铺棋布。2019年8月6日,新京报记者以租仓储为名,在2号地找到方向汽车公司一位刘姓负责人。刘老板表示,地是他租赁来,“几千平方米肯定是有”,这其中有一块800多平方米的仓储可以租赁,租金每平方米每月不低于40元。他直言,“这里租金不太便宜。”他要求上述800多平米的空间需一次性租下,不能分割。

 

在广东绿森环境工程公司(下文简称绿森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内只剩一块100余平方米的三角地可以租赁,租金约50元一平方米每月。记者观察到,在办公室内一块白色写字板上,写着催交租金商户的名单至少有4家。

 

2号地最北端的金沙洲便民综合街市是一处大型农贸市场,卫星地图显示,该市场主体建筑南端有一部分在隧道正上方。市场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说,市场主体大棚约4000平方米,主要为农贸商户,目前已租满。但大棚外有临租商铺可供租赁,面积16平方米一间,租金2000多元一月。另有少量仓库,30余平方米一间,租金1000多元一月。但上述租赁均有条件限制。临租商铺无法签订租赁合同,需交5000元押金,押金单即当做凭证。仓库则需租赁商铺后才可另行租赁。

 

金沙洲项目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根据卫星地图估算,2号地的建筑面积在2万至3万平方米之间。即使按40元每平方米每月、总面积2万平方米的最低数值估算,仅2号地每年租金规模能达到近千万。“租金收益用可观来形容绝不夸张。”

 

如此大量的违建如何产生?2019年8月9日,2号地所在的金沙洲街道沙凤社区一位知情人透露,除垃圾处理站外,2号地上的板房均为隧道通车后修建。绿森公司系垃圾处理站配套处理企业,在此期间,由于街道无处安置这家公司,便将其安置在2号地块范围内。至于北侧的金沙洲便民综合街市,据知情人提供的多份红头文件显示,为安置当地流动摊贩,经广州市白云区城市管理委员会批准,街道于2013年7月11日设置了这处市场。

 

知情人介绍,武广高铁通车早期,铁路方未将这处土地完全围挡,导致有人倾倒垃圾、淤泥,夜晚还常有不法分子隐藏在荒地草丛对路人抢劫。这给地方政府造成治安、环保压力。

 

此后,不断有社会人员至荒地搭盖违建,日渐形成规模,违建板房逐渐被层层出租。不过,各方对早期违建采取了“默认”态度,原因在于,有了建筑物也是有人管理,最起码不必担心有人乱倒垃圾、抢东西,“早期对违建的管控没有那么严格,现在你想建肯定不行了。”

 

2010年10月28日,广州铁路保安服务公司向周边村委会出具的函,声明将对铁路沿线土地进行管理。

 

场地证明公章疑为伪造

 

金沙洲项目部工作人员透露,2009年金沙洲隧道通车后,上述土地由广铁集团、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公安处共同管理。

 

沙凤社区一位知情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早在2010年10月28日,村委会收到广州铁路保安服务公司出具的函,声明将对铁路沿线土地进行管理。这份函件显示,该机构“决定对武广高铁沿线桥下红线范围内土地进行保护性整治和安全防护”。落款为“广州铁路保安服务公司”并盖章。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铁路保安服务公司是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公安处全资子公司。

 

上述知情者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不过,此后2号地的商铺管理仍显混乱。在这种情况下,至2014年,村委会收到一份《场地证明》。


2014年6月18日,署名为“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广州建设指挥部”的《场地证明》,右一黑色公章被指伪造。

 

这份时间为2014年6月18日的《场地证明》称:为保障武广高铁客运专线运营及设施设备安全,规范高铁沿线红线及安保范围内土地的管理使用,经由广州铁路保安服务公司与广州市焌智物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安全防护合作协议,共同对武广高铁沿线土地(广州段红线及安保区范围内)和安全标式广告(不含站台范围)进行安全管理和保护性开发利用。经核查上述情况我部予以认可,我部同意广州市焌智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实施武广高铁(广州段)沿线红线及安保区土地的管理职责。落款单位为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广州建设指挥部。

 

《场地证明》上,“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广州建设指挥部”的公章盖印,与“广州市焌智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广州市金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两枚公章盖印并列。

 

新京报记者调查获得的信息显示,“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广州建设指挥部”的公章或为伪造。“一看就是假的。”2019年8月13日,武广客专一位曾在上述指挥部担任领导职务的人士透露,其在指挥部工作期间,武广铁路客运专线广州建设指挥部未出具过这份《场地证明》,且证明的“行文格式跟我们不一样,公章上的名称是对的,但是公章上的字体你去做鉴定的话就不一定对了。”

 

新京报记者按照工商资料登记的地址,均未找到广州市焌智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广州市金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根据公开资料披露的座机及手机号,新京报记者联系上焌智公司两位工作人员,就公章疑似伪造等问题提出采访,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应。新京报记者根据工商资料显示的金犁公司3部手机分别致电并短信,未获回应。

 

工商资料显示,广州铁路保安服务公司系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公安处全资子公司。2019年8月15日,新京报记者至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公安处递交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应。

 金沙洲隧道违建卫星示意图。受访者供图

 

违建拆除工作已启动

 

2019年8月初,武广高铁金沙洲隧道上方违建问题引起相关部门重视。新京报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广东省人民政府主要领导作出批示,要求省、市相关部门与广铁集团对相关问题研究处理。

 

8月8日,广铁集团、广州铁路公安局广州公安处、广州铁路监督管理局等部门至3处地块进行了现场勘查。一位参与过现场勘查的人士透露,执法人员现场责令违建相关人员在1个月内自行拆除1号地内的违法建筑。

 

至8月12日,2、3号地也进入现场执法阶段。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显示,城管部门要求3号地一位业主在8月19日0时前“自行拆除,恢复原状”。

 

8月12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并短信1号地违建疑似所有者李素根,未获回应。随后,记者通过李素根代理律师向其转达了采访意向,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得其回应。8月14日、15日,新京报记者赴广铁集团、广州铁路监督管理局表达了采访意向,未获回应。

 

8月21日,一位自称在2号地拥有2000平方米建筑的邓姓老板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他的租赁合同确是与广州市焌智物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而焌智公司则是广州铁路保安服务公司的合作公司。但对于合同签订细节,邓老板以“很复杂”为由,没有详谈。

 

8月19日,2号地部分商户对相关部门的执法行为提出了异议。“建的时候没人说不行,现在说拆就拆。”一位业主这样说道。据现场人士反馈,至8月22日上午,现场未见有拆除迹象。

 

虽然违建拆除已进入程序,但有关违建如何产生,及租金最终流向何处等诸多疑问依然待解。

 

新京报记者 卢通 广州、佛山报道 编辑 曹林华 校对 李立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