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3 15:31:02新京报 记者:肖隆平 编辑:胡杰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自称符合最严环保要求,黄冈晨鸣为何被持续投诉?

2019-10-23 15:31:02新京报 记者:肖隆平

位于湖北黄冈的黄冈晨鸣是山东晨鸣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其自称已符合最严格的环保要求。而自2018年11月13日投产以来,却一直被当地居民投诉排放刺鼻臭气。其排放是否超标?是否带来污染?新京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再过不到30天,就是黄冈晨鸣纸浆有限公司(下称“黄冈晨鸣”)正式投产一周年的日子。但这近一年的生产史,也是黄冈当地居民的抗争史,众多居民持续不断地投诉黄冈晨鸣排放刺鼻臭气的问题。

黄冈晨鸣是上市公司山东晨鸣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晨鸣纸业”)的控股子公司。

黄冈晨鸣厂址位于湖北省黄冈市市区所在地黄州区东南方位的六福湾村,现为南湖工业园区。

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黄冈晨鸣厂址紧邻长江,厂界与江堤不过百米,而码头就建在长江北岸。两条高架路横跨江堤和一条江滨道路将码头与黄冈晨鸣厂区连接起来,东侧高架路上方还有一座廊桥连通码头和厂区内2座巨大的圆柱形小木片堆。

从长江堤岸上看,黄冈晨鸣厂区内2座巨大的圆柱形小木片堆。肖隆平 摄

因为紧邻长江的缘故,黄冈晨鸣曾被“叫停”。《人民日报》2017年8月28日报道称,依据《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湖北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总体规划》等规定,长江沿岸实行“一迁两禁一停”:即沿岸1公里范围内的重化工及造纸企业实行搬迁入园;禁止审批长江1公里范围内的重化工及造纸行业项目;禁止审批没有环境容量和总量的建设项目;对超过1公里、不足15公里的重化工及造纸行业建设项目环评一律暂停审批。

2018年11月26日,晨鸣纸业发布公告称,黄冈晨鸣已于11月13日投产。公告称,为适应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建设要求,该项目经过多次论证和方案调整,已经符合新兴产业要求,环保处理及清洁生产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市民范明不这么认为。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四五月份以后“天天晚上疯狂偷排毒气,市区经常被毒气笼罩,居民怨声载道,打12369环保局也没什么用,依然持续排毒。”

新京报记者获取黄冈晨鸣的几份内部文件显示,自黄冈晨鸣投产以来的确发生过多次故障,臭气排放因此超标。黄冈市生态环境局也对黄冈晨鸣臭气排放超标问题下发过一份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通知。

环保投诉热线打爆了

对于今年以来开始闻到的刺鼻臭气,黄州区不少居民把它形容为臭鸡蛋味、烂菜叶味。

最开始将刺鼻臭味与黄冈晨鸣联系起来的是黄冈职业技术学院(下称“黄职”)的师生。因为黄职位于黄冈晨鸣东北角,直线距离860米。

几位黄职的教职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有时在教室上课时都要戴上口罩,而学生宿舍位于黄职的最南边(离黄冈晨鸣更近),更是经常闻到这种刺鼻的臭味。他们是最积极反映黄冈晨鸣臭味的群体,以至于学校领导交代他们,不允许在网上随便散播这个事情,因为怕影响招生。

另一个原因,黄职有一部分学生毕业后就被输送到了黄冈晨鸣上班。原来在黄冈晨鸣上班的章龙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之前还去湛江晨鸣纸浆有限公司见习过,对于这种臭味比较熟悉。

中国中轻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靳福明曾撰文中指出,制浆造纸厂臭气的主要来源是制浆工艺过程排放的废气和附属流程排出的挥发性气体,其蒸煮系统、黑液提取系统、碱回收系统、石灰窑和废水处理站都会不同程度地产生臭气,但主要的臭气产生源还是在蒸煮系统。

从事近30年环境监测与环境评价工作的山东日照市环境监测站研究员沈东玲等人在一篇论文中指出,造纸厂恶臭气味对人体影响的常见症状有:恶心、头痛、食欲不振、嗅觉失调、情绪不稳定、失眠和哮喘等,此外还会对周边就业、商业、地产开发等产生不良影响。

教师胡雯雯经常在黄冈当地论坛遗爱网反映黄冈晨鸣的臭味问题。她也打12369环保投诉热线、12345市长热线,包括在微博、贴吧里反映这个问题。

有黄冈本地的公职人员也开始在微博抱怨臭气问题。而范明、胡雯雯等5人甚至组建了一个QQ群,她们自称是黄冈晨鸣臭气问题投诉最坚定的五人组。

因怀着宝宝的缘故,胡雯雯表示,她对于来自外界的刺激更加敏感,她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可能帮助她们解决臭气问题的途径。

宋清也是一名孕妇,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最早于今年2月底就感受到了这种刺鼻的臭味。

10月6日,黄冈晨鸣外景。 受访者供图


宋清一直向黄冈市有关部门打电话投诉反映臭气问题。她的手机记录显示,5月11日开始给黄冈环保投诉热线12369打电话投诉。一天打两三次是常事,仅5月11日那天即拨打了7次,“但不是打不通就是占线中”。

一位网友向新京报记者介绍,黄冈晨鸣经常晚上偷排废气,导致城区臭气熏天。只要偷排废气,接着环保热线电话12369就打爆了。

8月12日,湖北省委第三巡视组进驻黄冈,一些市民开始给巡视组打电话投诉。一份范明打给巡视组的电话录音资料显示,接电话的一位女工作人员表示,她也闻到了这种臭味,而且她当日已经接到7个反映黄冈晨鸣臭气问题的投诉电话。

黄冈晨鸣办公室一位廖姓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他们在4月份的确有过排放超标的时候,但是当时就处理了责任人。但是,“好多都是人云亦云,他闻到味道,听到别人说是我们公司的,就跟着说是我们公司产生的,但他们并没有事实依据来证明就是我公司排放的(刺鼻臭气)”。

环保隐患

黄冈市生态环境局生态环境信访与应急科一位余姓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是在接到多起投诉电话后决定对黄冈晨鸣的臭气排放问题进行监测。

黄冈市生态环境局提供的一份《黄冈市生态环境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该局委托武汉华正环境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黄冈晨鸣有组织和无组织排放废气进行监督性监测,结果显示,6月5日、7日和8日臭气浓度(无量纲)最大值分别为37、26和27,臭气浓度(无量纲)均超过了《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GB14554-93)标准限值20。

《决定书》还显示,黄冈晨鸣6月6日氮氧化物折算浓度最大值208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折算浓度超过了《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13223-2003)的标准限值200毫克/立方米,6月8日氨排放速率最大值37千克/小时,超过了《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GB14554-93)标准限值8.7千克/小时,超标3.25倍。

针对这几个问题,黄冈市生态环境局对黄冈晨鸣做出了30万元的罚款决定,并责令停产整治。

多位黄州区居民反映,8月是臭气问题比较严重的一个月份。来自黄冈晨鸣内部的处罚文件显示,由于相关工作人员未能引起足够重视等因素所致,8月11日、17日、18日和22日发生过多次臭气排放超标问题。

比如,8月18日黄冈晨鸣安环处下发的《关于碱炉车间烟气超标的处理通报》显示,碱炉车间烟气二氧化硫(SO₂)排放在8月18日6时后开始连续超标,工艺管控差,当班生产调度未及时通知相关人员来现场处理,造成环保隐患。

文件显示,黄冈晨鸣做出了对碱炉车间主任崔某考核当月绩效扣减200元,碱回收分厂副厂长孙某考核当月绩效扣减100元,夜班生产调度杨某考核当月绩效扣减100元的处罚决定。

另一份文件显示,18日下午4点,黄冈晨鸣的异味督察小组巡查发现,碱炉车间污沟盖板破损严重,异味大,存在环保隐患。

一份盖有晨鸣纸业生产管理部和安全环保部两个部门公章的《关于黄冈晨鸣出现伤亡事故的案例分析》显示,2018年12月13日下午13:10左右,水处理厂板框车间工段长何家兴,在板框车间2楼出泥皮带机回头辊处清理污泥时,手不慎被挤入回头辊与皮带之中,进而导致身体被卷入皮带机中致使其死亡。

该《案例分析》对此次事故总结称,除了违章作业,设备安全防护不到位之外,黄冈晨鸣还存在安全培训效果差,员工自我安全保护意识差,员工冒险蛮干,安全意识淡薄,存在安全管理漏洞。

一份《关于浆渣间黑液外流的处理通报》显示,今年9月1日15时30分,黄冈晨鸣制浆车间逐步提高产能(蒸煮产量1700吨/天),洗节机外排节子量控制不当,节子量增多且带有黑液(制浆工艺过程产生的一种含有木质素的黑褐色废水);同时浆渣间存放节子过多,导致地沟堵塞,黑液不能及时回收,致使黑液外流到南马路上,破坏现场并存在环保隐患。

被叫停的项目为何投产了?

据相关媒体报道,晨鸣纸业与黄冈的合作还要追溯到12年前。《鄂东晚报》的报道把晨鸣纸业落子黄冈称为“不谋而合”的一次战略合作。报道称,2007年12月18日,晨鸣纸业与黄冈市人民政府签订合作备忘录,投资160.3亿元建设林浆纸/纤一体化项目。该项目是黄冈有史以来最大的单体工业投资项目,创造了黄冈工业项目发展的新传奇。

2016年12月14日《黄冈市人民政府关于中央环保督察组D1206A001号交办件办理情况的报告》显示,该项目历时10年报审,已完成国家和省、市报批、核准手续250多项,其中国家部委审批17项,省级和地市级审批230多项。

但为了响应“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号召,湖北省委、省政府2016年3月要求黄冈晨鸣项目停工进行重新评估。

经3个多月评估后,2016年6月12日,湖北省政府办公厅批转湖北省发展改革委《关于黄冈晨鸣林浆纸/纤纱一体化项目建设方案优化有关情况的报告》以及湖北省领导的批示意见,同意该项目在停建造纸项目、并实现对长江“零排放”的基础上复工建设。

黄冈市生态环境局环境影响评价与排放管理科科长熊平告诉新京报记者,根据湖北省委、省政府相关文件精神,黄冈晨鸣项目是属于已经在建的项目,在不扩建和达到环保要求的情况下是可以复建的。

湖北日报2018年9月21日的报道称,黄冈晨鸣为符合最严格的环保要求。采取了四大措施:彻底取消造纸,每年1.8万吨废水排放降为零,项目改为生产生物质纤维--黏胶,再用黏胶抽丝,生产无纺布;将已营造完成的325万亩林地全部退还给黄冈市,不砍老区一棵树,生产原料以进口木片为主;将污水处理标准提高到国家最高的A1级。

此外,晨鸣纸业决定将黄冈晨鸣项目改为分南北区建设,将环保要求更高的黏胶及配套化学制品生产项目转到离长江22公里的黄冈化工园,现有的南区只建设低排放的制浆、无纺布和码头等项目。

9月6日凌晨,黄冈晨鸣厂区内灯火通明。   肖隆平 摄

黄冈晨鸣办公室一位廖姓负责人介绍,堆放在厂区内的小木片堆就是用来制造浆板的,浆板是纸的一种上游产品。浆板除了用于造纸,还可以用于生产纤维,可以用于生产高端的布料和纺织等。

2017年7月,湖北省政府批准了调整方案。方案调整后,黄冈晨鸣项目总投资增加到281亿元。

《黄冈日报》2018年7月10日的一篇报道称,黄冈晨鸣项目已于7月9日启动设备的分段调试。随着原料到港,预计8月底即可投料试生产,北区项目计划2018年9月动工。

新京报记者2019年9月9日在黄冈化工园走访发现,黄冈晨鸣北区尚未开工建设。

前述廖姓负责人表示,黄冈化工园目前还不具备施工条件,但并不影响南区工厂的正常经营生产。

“达不到环保要求也是该关就关”

“不管黄冈晨鸣能给黄冈财政带来多少钱,这样的企业都不该在黄冈落地生根。”范明说。他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黄冈晨鸣搬迁走。

晨鸣纸业一位叫马洪亮的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黄冈晨鸣是没法搬迁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黄冈市公务员表示,黄冈晨鸣是黄冈通过多年努力招商进来的“大财神”,是被看作税收大户来对待的。《黄冈日报》2018年7月10日的一则报道称,黄冈晨鸣一期工程项目建成投产后,可实现年税收27亿元,这是黄冈市2018年税收收入的近三成。

不过,在黄冈晨鸣尚未投产前,黄冈就赔了黄冈晨鸣两笔钱。

2018年4月20日,晨鸣纸业发布的《关于子公司收到仲裁裁决书的公告》显示,黄冈林业向黄冈晨鸣赔付约3.7亿元,因为后者原本在黄冈投入约3.7亿元用于建设350万亩松树基地、100万亩杨树基地——以确保供应黄冈晨鸣的浆纸需要,但因为政策原因这些林地大部分划入国家天然林保护区而不能再砍伐。

晨鸣纸业2018年9月21日发布的《关于子公司收到仲裁裁决书的公告》显示,当年9月18日,黄冈晨鸣收到《黄冈仲裁委员会裁决书》,裁决黄冈市政府补偿其停工损失等合计人民币约2.27亿元,本案仲裁费用由双方当事人各承担50%。

今年9月10日,由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主持召开的环境质量专题研究会上,刘雪荣宣读了主管生态环境的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曹广晶8月28日的一封来信。

《黄冈日报》的报道显示,曹广晶在信中表示,从目前情况看,黄冈市与湖北省空气环境质量改善目标仍有差距,形势相当严峻。迫切需要黄冈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抓紧抓实,切实推动环境质量改善,确保完成环境质量年度目标任务,确保湖北省委、省政府关于污染防治攻坚的决策部署落地见效。

黄冈市生态环境局应急信访科科长刘林刚告诉新京报记者,湖北省人大副主任、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也表态过,黄冈晨鸣的臭气污染问题必须解决,实在达不到环保要求也是该关就关。

黄冈晨鸣办公室廖姓负责人表示,作为一家大型上市公司,他们会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给黄冈革命老区一个交代。对于居民的投诉,他们也会积极认真对待,查找公司内部原因,查证属实的一定积极改正和纠正。“至于网上的舆论的真实与否,我相信时间长了之后,黄冈市居民或者说周边的一些居民,他们自个心里肯定会有一个判断。”

(文中范明、章龙、胡雯雯、宋清均为化名)


文|新京报记者 肖隆平 实习生 刘思圆  编辑| 胡杰  校对|何燕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