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9 15:02:41新京报 记者:裴剑飞 王贵彬 编辑:白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高速是否多收费?ETC车道为何排长队?记者实地探访

2020-01-09 15:02:41新京报 记者:裴剑飞 王贵彬

北京市内高速收费争议大多因“经过主线收费站的车辆按路段建设起点计费”一规定引起。

新京报快讯(记者 裴剑飞)1月1日零时起,全国487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全部取消,全国高速公路正式实施并网收费。不过,近期部分地区出现高速公路出入口拥堵、部分驾驶员认为通行费增加涉嫌“不合理收费”等问题,引发关注。


记者实地探访后发现,北京市内高速收费争议大多因“经过主线收费站的车辆按路段建设起点计费”一规定引起,而在ETC车道,确实有因设备“卡壳”导致的拥堵发生。对此,交通运输部要求加强春运期间ETC运行监测,避免因车道故障等引发的交通拥堵。


一辆越野车在京哈高速主线白鹿收费站,因系统未能准确识别车牌,它反复倒退、前进了数次。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现象一:行驶不到一公里,却要交8元通行费

未在高速建设起点设主线收费站,经过主线收费站按路段建设起点计费


近期不少网友反映,“京新高速沙阳站进沙河站出,比没改前多花3元。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不到一公里,却要交8元的通行费,为何远远超出了北京市公示的高速公路的计费标准?”


在北京市域内,与京新高速沙阳至沙河段存在类似情况的高速公路路段不在少数。


1月7日下午,记者驾车从京开高速主线西红门收费站驶入,从高米店收费站驶出,最终用现金支付了5元的高速通行费。记者注意到,从西红门收费站到高米店收费站行驶距离为3.4公里,以每公里0.5元的标准计算,通行费应该是1.7元,按照今年起实施的人工收费“精确到元”计费标准,也应该收2元,通行费变成5元是否涉嫌乱收费?


记者查询相关政策后了解到,这样的收费标准确实有相关依据。


按照北京市目前的高速公路计费规则,“经过主线收费站的车辆按路段建设起点计费。”比如,京开高速的建设起点是南三环的玉泉营桥,只要从主线收费站通行后再驶出,所缴纳的通行费中除了实际行驶的距离外,还包括了从建设起点玉泉营桥到主线站这一段约5.3公里的路段。因此,市民只要是驾车从某条高速公路的主线收费站驶入或驶出,就都需要“多”掏一些的通行费。


那么,“经过主线收费站的车辆按路段建设起点计费”是否合理?能否对主线站至市区路段也实施精准计费?


去年12月底,北京市交通委曾就高速公路撤站、收费调整问题召开媒体沟通会,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对这一问题进行过解释说明。该负责人称,受多种因素限制,北京市未在高速公路建设起点设置主线收费站。根据北京市现有高速公路收费政策,如车主只通行主线站(不经过主线站)至主城区的路段免收通行费,如通过靠近主城区的主线站驶入或驶出高速公路则按建设起点计费。


该负责人表示,在现有的技术、管理条件下,要实现各条路主线站以内路段精确收费,需要在主线站以内密集建设主线收费站、匝道站、ETC门架系统等收费设施,将严重影响通行效率和城市风貌。故而沿用现行的收费规则,即经过主线收费站的车辆按路段建设起点计费。


京哈高速台湖收费站排起了长队,最长时队伍绵延近200米。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现象二:ETC故障增多,收费站前排长队

系统正处于磨合期,春运期间将加强ETC运行监测


“这两天只要是进出高速公路,收费站前就是一道坎儿,ETC车道故障比之前多了不少。”近期,不少经常从高速公路通行的市民有这样的感受。


为此,记者实地探访京哈高速白鹿收费站、台湖收费站,京开高速西红门收费站,发现ETC车道在通行时确实会发生“卡壳”现象,记者在现场看到,有的车辆通过ETC车道需要重复扫描,有的车辆还要绕道到别的车道才能通行。


1月6日16时55分左右,记者驾车驶入京哈高速主线白鹿收费站,此时,前方刚好停了一辆白色越野车,原来,系统未能准确识别这辆车的车牌。它反反复复倒退、前进了数次,由于司机的驾驶技术一般,倒车时还险些撞到隔离带,最终折腾了几分钟才通过。


不过,记者体验时也注意到,虽然目前ETC车道偶尔会出现故障,但总体通行效率还是要明显优于人工/ETC混合收费车道。


多处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工作人员均表示,目前出现的故障问题主要是因为全国联网收费刚刚启动,系统正处于磨合期。另外,还有些拥堵并非是故障导致,而是由于驾驶员对通行费有疑问,工作人员需要解答。高速公路工作人员还建议,ETC车辆在通过收费站时,不要跟车过近,避免ETC识别遗漏。


京哈高速台湖收费站排起了长队,最长时队伍绵延近200米。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针对这一问题,交通运输部日前表示,已经要求每个收费站在入口、出口方向至少各保留一条人工/混合车道,满足人工交费车辆通行需要。近日,又再次强调,各地应根据交通量占比情况作出合理调整,保障车辆快速通行。也就是说,当人工收费出口车辆积压严重、而ETC车道畅通时,可在一部分混合车道采取人工收费,以缓解排队压力。


此外,即将来临的春运对ETC通行效率也将是一次“大考核”。日前,《交通运输部关于做好2020年春运工作的通知》印发,要求全力做好路网保通保畅,改善路网通行条件,加强电子不停车收费(ETC)车道运行监测,提升异常情况处置能力,避免因车道故障等引发的交通拥堵。


在京哈高速台湖收费站混合收费车道,一名驾驶员下车借钱交费。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现象三:混合收费车道不能用ETC,只能收现金

部分站点设备老旧,近期正在升级


安装ETC就是为了更快速地在高速公路通行,不过,记者体验发现,部分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混合车道却对ETC车辆“不兼容”,有的甚至只能收现金。


1月7日下午,记者驾车从白鹿收费站的“ETC专用车道”进入京哈高速,行驶约5.8公里后,从台湖收费站出高速。由于“ETC专用车道”内车辆过多,记者选择从混合车道通行。


正当记者准备通过时,收费岗亭内的工作人员却告诉记者,这条车道不能使用ETC。“为何混合车道不能用ETC扣费?”对于记者的疑惑,工作人员没能给出合理解答。


台湖属于通州区和亦庄的交界地带,附近建有众多住宅小区,台湖收费站每天早晚高峰时段通行量很大。记者注意到,1月7日当天,碰到相同麻烦的驾驶员不在少数,导致车辆在收费站内长时间停留。截至记者离开时,等候队伍已经排出了200多米,一直绵延到收费站上跨京哈高速的匝道桥上,远远望去全都是红色的刹车尾灯。


因混合车道只收现金,有的驾驶员没带现金,只能向其他驾驶员借钱,然后微信给对方转账,一来一回,耽误了好几分钟。期间,排队等候的驾驶员不耐烦地鸣笛催促。


8日晚,记者就此事分别致电首发集团官方服务热线96011和京哈高速运营单位首发集团京沈分公司的客服电话。对于记者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表示,部分收费站设备比较老旧,近期一直在调整软件和硬件,有时车道会进行两种收费方式的混合调试,因此并没有全部启用。


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 协作记者 王贵彬

编辑 白爽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