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4 00:39:35新京报 记者:邓琦 戴轩 吴为 郑新洽 编辑:张畅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武汉“封城”背后:确认病毒“人传人”的21天

2020-01-24 00:39:35新京报 记者:邓琦 戴轩 吴为 郑新洽

跨年夜这天,白羽看到网传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现“不明原因肺炎”时,默念了一句“嗨,小事儿”。

武汉关闭离汉通道了。在韩国旅游的第4天,金娜发觉自己已回不了武汉。

 

1月20日,金娜从武汉天河机场飞赴韩国首尔的同一天,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就疫情防控情况介绍说,新型冠状病毒已出现人传人情况,还有14名医务人员受到感染。

 

“这是非常重要的标志。”钟南山强调。

 

在钟南山说出此番判断前,武汉卫健委官网共发布十多期针对此次肺炎疫情的通报。只在1月15日的通报中提到,“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其他的通报中,要么是“目前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要么只字未提。

 

有免疫专家提出,“人传人”是此次疫情病例突然激增的一个重要原因。

 

1月21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现在疫情形势和最初的专家研判有很大的变化,比当初研判得更严重,发展得更迅速。”


1月23日5时57分,旅客戴着口罩进入武汉天河国际机场航站楼。当日10时起,武汉公交地铁暂停运营,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回不去的武汉

 

“建议外面的人不要到武汉,武汉市民没有特殊情况也不要出武汉。”1月21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从1月20日开始,已对进出武汉进行管控。人员的流动量减少,病毒传播的可能性就会小一些,防控、救治压力也就小一些。

 

一天多之后,管控升级。

 

1月23日凌晨2时许,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公告,自当日10时起,武汉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武汉“封城”似乎在很多人意料之中。

 

1月21日、22日,越来越多的地方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绝大多数有“武汉经历”,个别还是常住武汉人员。

 

北京22日疫情通报显示,新增4例中,一常住武汉的女性患者,出现发热症状后,于1月20日在北京市医疗机构就诊;另一武汉女性患者,1月18日来京,暂住朝阳区,1月20日在北京市医疗机构就诊。

 

23日,北京再发通报,截至当日14时,北京新增8例,累计病例22人。其中,外地来京人员6例,相比前一天的“武汉来京人员2例”增加了4例。

 

在武汉本地,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也一直上升。

 

1月23日,身在韩国首尔的金娜从仁川机场获悉,每周四班的仁川至中国武汉航线暂停,直到本月31日。

 

12月底,她把小孩儿送到了海南过年,自己20日飞到韩国,打算玩儿一礼拜再回武汉。23日凌晨,她看到家乡武汉关闭离汉通道了,有些懵。“短短几天,变化太快了!”

 

她复盘了自己的行程,越想越害怕,开始上网查症状,“胸闷、咳嗽,这不就是我吗?”金娜说,最初到韩国还活蹦乱跳,如今活在恐惧中。

 

她买了去海南的机票,到处问朋友,有没有办法,缓解武汉人这种焦虑的情绪,“接娃之前,我要自行隔离14天。”


1月22日,湖北武汉,保安在华南海鲜市场大门前看守。据武汉市卫健委通报,多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与这里有关。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8份通报称“无明确人传人证据”

 

回不了武汉的金娜心情复杂。

 

“我离开武汉的时候疫情看起来并不严重。”她说,她一直关注疫情的各种通报,并没有明确说有“人传人”现象,这让她一度心安,觉得没大事儿。

 

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开民宿的白羽一度也这么认为。

 

跨年夜这天,白羽看到网传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现“不明原因肺炎”时,他默念了一句“嗨,小事儿”。

 

跨年夜当天,民宿爆满。一直到1月上旬,生意都不差。

 

他说,官方当时“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的调查通报,像颗定心丸。

 

截至1月22日,武汉卫健委官方网站上,共发布18期针对此次肺炎疫情的通报。

 

1月15日前的8期通报中,针对是否人传人,官方都称“目前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1月15日,官方通报在“人传人”问题上,口径首次出现变化,称“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前3期通报均称,部分病例为武汉市华南海鲜城经营户。

 

1月11日,第4期官方通报显示,调查发现患者主要为武汉市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经营、采购人员,患者来源有所扩大,但仍指向华南海鲜市场。

 

两个小时后,武汉卫健委发布了一份官方解读。

 

针对“如何理解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其解释,这次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大部分都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目前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另外,截至当时,所有密切接触者包括医务人员都未发现相关病例。

 

随后,1月12日至14日的3期通报均称,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此时的华南海鲜市场似乎有个结界,病毒只在此蔓延。1月1日起,该市场正式休市。官方当时的防控,除了全力救治患者,更多把关注点放在农贸市场的卫生管理上。

 

事态很快起了变化。

 

上述1月15日官方通报披露,截至当时确诊的41例病例中,发现一起为家庭聚集性,夫妻两人发病,丈夫先发病,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从业人员,妻子否认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暴露史。

 

至此,所有确诊病例中“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规律,被打破。

 

1月19日的官方通报再一次明确,部分确诊病例没有华南海鲜城的接触史,这已距离最初通报过去了20天。


1月22日,北京往武汉的飞机上,旅客们基本都佩戴着口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人传人”被证实

 

事态有些出人意料。

 

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首次证实,已出现人传人病例。他还首次披露,出现了医务人员感染病例。

 

钟南山说,海鲜市场关闭以后,陆续出现了感染病例,还有医务人员被感染,证实了人传人的传染。“医务人员感染,这是一个重要标志。”

 

他还提到一个广东的案例,有患者回广东后,传染给从没去过武汉的家人。

 

当晚,钟南山接受央视连线时说,“现在可以说,肯定人传人。”从去年底官方首份通报至这次明确人传人,用了21天。

 

不过,梳理武汉卫健委的通报发现,从12月31日首份通报,一直到1月20日,所有的官方通报和解读中,均称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其中,12日官方的一份专家解读中透露,这次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发病全部在2019年12月8日至2020年1月2日之间。自2020年1月3日以后,临床和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没有发现新感染发病的病人。

 

尤其提到,截至当时,所有密切接触者包括医务人员都未发现相关病例。

 

1月20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这天,武汉成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

 

医务人员感染也被官方证实。1月21日凌晨1时许,武汉卫健委通报,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1名疑似。

 

7个小时后,武汉卫健委通报中,首次没有提及“密切接触者中,未发现相关病例”。此后的通报,也再未提及。

 

当天,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也感染了新型肺炎。

 

22日,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强调,已经出现人传人和医务工作者感染,还存在一定范围的社区传播。

 

这天,湖北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


1月22日,武汉汉口火车站,佩戴口罩的旅客。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难以界定的“人传人”

 

实际上,即使是普通肺炎,也有传染风险。

 

人传人如何界定,是否需要充足的病例数据来支撑?原解放军四医大教授、全军呼吸学专家组成员吴昌归介绍,只要出现不是由动物传给人的病例,就能得出人传人的结论。

 

换言之,如果切断了动物传播途径,比如这次关闭华南海鲜市场,但病例仍然增多,且没有接触市场的人也确诊,这种现象就能得出人传人的结论。

 

15日,武汉官方曾在“人传人”问题上首次“改口”称,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关于“有限人传人”和“持续人传人”,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给出了权威解释。

 

他以禽流感为例,“有限人传人”是非常偶然发生的,多半和家庭的易感相关,患者往往是亲子关系,有遗传易感性,有血亲关系。在人群中有少数特定人具有某种易感的生理机制,所以他(她)被感染。

 

他解释,这种情况一般不会出现多代传染,顶多有二代病人,不会出现三代以及更多病人,而且一般不会出现一个人传染多个二代病例,这就是有限人传人。

 

“持续人传人”,也叫有效人传人。比如在甲流期间,经常看到有人群的暴发,比如在学校、社区里,一个病人可以传染数个病人,可以持续传播,可以发现一代病人、二代病人和三代病人,可以看到清晰的传播链,疾病还可以远距离传播,这就叫持续人传人。

 

还有个大家比较关心的概念,即“超级传播者”。

 

“超级传播者”是一个流行病学术语,一般指具有极强传染性的带病者。当年SARS时期,出现过一个人传染数十人甚至上百人的情况,被称为“毒王”。

 

官方一直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民间也不以为然。

 

公开报道显示,1月18日,农历小年,武汉江岸区百步亭社区“万家宴”照常举行,4万余家庭端出13986道菜品,摆满党群活动中心主会场和9个分会场。

 

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对此回应,举办“万家宴”,是基于之前对疫情传播是“有限人传人”的判断,对这件事预警不够。“虽然目前还没有出现交叉感染的情况,确实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他也坦言,武汉紧急通知取消初一到十五的旅游惠民活动,因为一开始认识上深度不够,没有看到病毒的严重性。

 

1月21日,2020年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在洪山礼堂举办,省委、省政府领导与全省各界代表一同到场观看了演出。

 

当天,国家卫健委发出公告,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乙类管理,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传染病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其中,甲类传染病是指鼠疫、霍乱。乙类包括非典、艾滋病等。

 

在甲类防控措施中,对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触者予以隔离治疗,拒绝隔离等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强制隔离措施。另外,地方政府可以决定对本行政区域内的甲类传染病疫区实施封锁。

 

“武汉封城”

 

在官方明确“人传人”之前,九省通衢的武汉依旧人来车往。

 

身在武汉的白羽也疑惑,如果最初就明确该肺炎人传人,加强防控,或许不会有这么多病例。

 

目前多数确诊病例均指向武汉,且时间线上,多数患者在官方未明确指出人传人时,前往武汉。

 

例如,从北京部分确诊的病例来看,1月21日,北京新增5例该肺炎病例显示,丰台区一37岁男性,1月10日赴武汉出差,1月11日返回北京,1月14日出现发热症状;西城区56岁男性,1月8日赴武汉出差,16日返京,当天就出现症状。

 

1月22日北京新增4例新型肺炎病例,其中,石景山一45岁男性患者,1月11日赴武汉,1月14日返京,1月19日出现发热症状;西城区42岁男性患者,于1月11日和18日两次赴武汉,1月20日出现发热症状。

 

23日晚间,江苏新增4例新型肺炎确诊病例,均有近期武汉旅行史。

 

由此可见,在官方明确“是否人传人”之前,多数人仍然前往武汉出差、探亲或旅游。

 

周先旺曾表示,专家组对病毒的认识过程是逐步的,防治方案也在不断优化,但是没有对病毒变化的每一个规律和每一个危害把控得那么精准。

 

必须需要足够“人传人”确诊病例才能升级防控吗?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免疫学专家表示,有时需要预测,即使没有找到人传人的直接证据,也要根据病原体的特点以及相似疾病的经验来判断,并在短期之内得到人传人的结论。

 

他举例,此前暴发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时候,很快就纳入国家法定传染病管理。“比这次要快。”

 

当时卫生部门表示,将人感染H7N9禽流感纳入国家法定传染病管理,主要是出于对疾病监测报告和防控工作规范化法制化的需要。另外冬春就是呼吸道传染病高发期,由于活禽市场交易普遍存在很难在短期内消除,不能排除继续出现散发病例的可能。

 

钟南山20日曾建议,武汉要减少输出,另外,除非极为重要的事情,一般不要去武汉。他认为,武汉应该有比较严格的口岸检查,设立火车站、机场筛查检测措施。

 

上述免疫专家认为,具体如何防控,需要专家组根据疾病特点和症状来判断。自然界有很多病毒,如果经常启动严格措施,社会承受不住,这需要有经验的专家来判断,也需要开放透明的机制。

 

“SARS过去了17年,武汉当时不是高发地区,缺乏有经验专家对疫情作出判断。”该专家说,此次肺炎疫情蔓延迅速,一个重要因素,是一开始就很武断地将其与SARS划清界限,也没有充分听取各方意见,“过于武断,也可能担心提高管控级别会影响社会经济发展。”

 

1月21日下午,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谈到医务人员被感染时坦言,这与我们对这个病毒的危害和传播的认识,一开始没有达到这么高的等级有关。“现在疫情形势和最初专家研判有很大变化,比当初研判得更严重,发展更迅速。”

 

23日晚,湖北省省长王晓东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关闭离汉通道,是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这天,武汉“封城”。

 

至此,距离官方通报的首个发病日期12月8日,已超过40天。

 

(文中金娜、白羽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邓琦 戴轩 吴为 摄影记者 郑新恰

编辑 张畅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