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9 17:49:30新京报 记者:许雯 编辑:陈思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肺炎疫情下,意外走红的抗艾药

2020-01-29 17:49:30新京报 记者:许雯

被认为对肺炎有一定疗效的处方药克力芝,在一片混乱中正在脱离处方,四下流通。

“家属急需,能不能卖给我克力芝?”

 

又一条来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家属的求药信息,传送到白桦手机上。

 

对艾滋病感染者而言,克力芝并不陌生。作为艾滋病用药,克力芝和其他抗艾滋病毒药物联合使用,可以有效抑制病毒复制。

 

因多位专家提示克力芝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能有效,且国家诊疗方案中提及可试用克力芝治疗,在2020年这场肺炎疫情中,这款已问世20多年的抗病毒药物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抗艾滋病毒药物可以治疗新冠肺炎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微博、贴吧甚至闲鱼,都有肺炎患者家属求药的信息。

 

这是找到白桦的第五个人。

 

在这之前,湖北武汉、襄阳,深圳、上海、西安的网友陆续找到这个艾滋病公益组织负责人,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家属求一盒“解药”。

 

但他拒绝了所有求助,“别把它的功效想得太厉害了。”

 

到目前为止,意外走红的克力芝,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效果还没有来自循证医学的数据支撑。

 

求药

 

“谁还有克力芝啊,闺蜜妈妈肺炎严重,需要这种药。”末末在微博紧急求助。

 

截至1月28日24时,5974人在这场席卷全国的疫情中感染,末末朋友的妈妈也没能幸免。确诊后,朋友妈妈在武汉市第七医院住院治疗,这是武汉接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

 

但医院克力芝紧缺。“现在都没得药,得病的要自己想办法自救了。”她有些无力。

 

与末末同样急切的患者家属还有很多,艾滋病公益组织、贴吧,在他们能想到的所有渠道,奋力求助。

 

几天前,艾滋病公益组织白桦林的微信公号后台网友留言中,新型冠状病毒、克力芝出现的频次明显增多,这让白桦感到有些反常。不久,一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家属找到他,求购克力芝。

 

他才意识到,社会层面对克力芝的渴求。

 

“我们一家三口都感染上了,求求你救救我们,可以买吗?”患者的求助信息涌进“松鼠哥”的微博。

 

他现在是克力芝的临时中转站。他的手上有各地艾滋病感染者无偿捐助的40盒克力芝,还有几位病友集资购买的220盒印度仿制版克力芝,即将运抵国内。加起来,足够300人药量。病友委托他,把这些药全部捐助给有需要的新型冠状病毒患者。

 

捐助信息在微博公布后,不少肺炎感染者找来,重金求购。“不卖,凭确诊报告和药物处方免费赠送。”他给捐助圈定了几个限制条件:已确诊、治疗方案包括克力芝、所在医院没有药。

 

“可以卖我点吗?我是武汉的,家里老人得了冠状病毒肺炎住不进医院,现在只能自救,听网上说克力芝可能有效果,想试试。恳请你帮助一下我这样一个无助的子女好吗?”在艾滋病贴吧,一位网友向自称有克力芝货源的药品代购发出乞求。

 

“收两瓶克力芝。”在HIV贴吧,网友“闲鱼有梦”也在替发烧的朋友找药。他的朋友没有达到医院收治条件,在家观察,想买克力芝治病。网友劝他,“不会是看了艾滋病药物能治肺炎那个吧,这药不能乱吃的,对身体伤害很大。”

 

还有人想买些克力芝预防感染。对这部分求助者,“松鼠哥”并不理会。


之前有种说法盛传,艾滋病感染者在肺炎疫情中无人感染。白桦不以为然,武汉有一位艾滋病病友就在医院通过肺部CT查出左肺有感染,但至今未确诊。

 

公益组织志愿者老四也有些看不下去,这些人把药当成淘宝上的衣服了,买的人病急乱投医,卖的人要钱不要命。

 

一片混乱中,处方药克力芝正在脱离处方,四下流通。

 

意外

 

克力芝的意外走红,让人始料未及。

 

克力芝是蛋白酶抑制剂,包括“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两种主要成分。两种成分共同作用,可以使病毒复制产生的是不具有再生能力、非成熟形态的艾滋病毒颗粒,从而达到降低艾滋病毒载量的作用。

 

作为免费艾滋病用药,艾滋病感染者可从当地疾控部门或定点治疗医院免费领取。白桦告诉记者,克力芝属于抗艾滋病毒的二线药物方案,并非主流用药。虽然与其他抗艾滋病毒药物相比,克力芝不容易发生耐药,但可能出现高血脂症、腹泻等副作用,所以并不受艾滋病友青睐。

 

经过几天的抢购,多名代购库存的克力芝现货已经卖光。一名代购告诉记者,只能从印度新德里直邮仿制版的克力芝,售价850元一盒,5至7天到货。

 

有人趁机加价倒卖。“你知道他们最多卖多少钱一盒吗?4000!”这让白桦非常气愤。

 

“如果抗病毒药是后宫的话,克力芝应该就是娴妃吧,资历最老,一直不温不火,也不受宠的一个妃子,突然一下子逆袭当上皇后了。”“松鼠哥”在朋友圈感慨。

 

但也并非无迹可寻。

 

1月23日,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国家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向媒体描述,一种名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的抗艾滋病毒药物对他十分有效。

 

王广发提到的“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就是克力芝。此后,艾滋病药物可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散播开来。

 

同样的信息也从上海传出。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是上海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定点医疗机构之一,当地的确诊病例大多数在此接受治疗。1月24日,该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向外界表示,“我们从第一个患者开始,就使用了克力芝这一类抗艾滋病的药物,从目前来看,还是有一定的效果,但还需要更多的临床观察。”

 

HIV贴吧吧主小严清楚记得,贴吧里出现的第一条求助信息就出现在1月24日。他发现后很快删除了。随后,又陆续出现了不少求购克力芝的帖子,还有代购游走其间,借机推销。

 

他已经删除了大部分求药帖,并且封禁了违规ID。对于删帖,他有自己的理由,克力芝是国家免费药品,不能用来流通,而且克力芝作为处方药,也必须要有医生的处方才能购买和使用,如果贸然使用有可能引起急性胰腺炎。

 

在高度紧绷的时刻,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发意想不到的蝴蝶效应。

 

1月29日上午,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发出消息称3种老药物在细胞层面上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抑制作用,其中就包括克力芝的成分之一:利托那韦。

 

很快,白桦就收到了志愿者转来的求药信息:有这些药吗?武汉有网友感染了,想买。求药者附上了武汉病毒所这一最新发现的媒体报道截图。

 

白桦理解这种恐慌。但他劝告,疑似感染者一定要到正规的医院问诊并按医生的建议用药。克力芝毕竟是处方药,而且也有一定的副作用,服用后需要定期随访,没有服用过的人不要擅自用药。

 

疗效

 

发出求助信息的当天,末末搞到了5天份量的克力芝。但没能阻止朋友妈妈病情的恶化,高烧不退,精神也越来越差。

 

从理论上看,新型冠状病毒与艾滋病毒同属RNA病毒。两种病毒的蛋白酶有类似性,所以克力芝作为蛋白酶抑制剂可能对两者有效。

 

记者查阅发现,在国家卫健委连续下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分肺炎诊疗方案中,提到“抗病毒治疗可试用洛匹那韦/ 利托那韦(200 mg/50 mg,每粒)每次 2 粒,每日二次。”

 

外界据此解读为,克力芝是国家推荐用药。但试用,并不等于推荐。

 

“是试用,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分会候任主任委员兼艾滋病学组组长李太生是艾滋病治疗领域的专家,他对克力芝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效果持观望态度。

 

在新型冠状病毒治疗中被捧上神坛的克力芝,还没有来自循证医学的数据支撑。

 

李太生曾经参与SARS疫情防控。他回忆说,克力芝是20年前研发出来的药物,所以在SARS和MERS爆发时都有人尝试过,但疗效证据不明确。

 

“当时,有7篇文献显示没有效果,只有回顾性研究说可能有效。所以总体来说,现在还没有特别确凿的证据。”李太生认为,尽管这一药物被加入了国家诊疗指南推荐,但具体使用时间和治疗效果还需要经临床进一步证实。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感染科教授、著名艾滋病防治专家桂希恩也持保留态度。他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目前尚无特异性治疗手段,治疗以综合治疗为主,但推测对其他RNA病毒有效的药物可能对本病有效,例如克力芝。不过,其有效性及安全性、合适的剂量、疗程及可能的作用机制,尚待探索。

 

对于健康人群求购克力芝用于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李太生直言,“没有必要。”

 

他告诉记者,目前武汉的临床专家已经开始了克力芝的对照研究。

 

(文中白桦、末末、老四、小严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许雯

编辑 陈思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