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31 23:01:13新京报 记者:黄哲程 罗晓静 应悦 编辑:李国君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北京多社区政策未落地,混投无人罚|垃圾分类满月考①

2020-05-31 23:01:13新京报 记者:黄哲程 罗晓静 应悦

6月1日,北京新版生活垃圾分类政策迎来满月。新京报记者对社区、商超、酒店不同场景垃圾分类情况进行探访体验,发现部分社区混投垃圾现象明显,缺乏指导员监督。

新京报讯(记者 黄哲程 罗晓静 应悦)6月1日,新版《北京市垃圾分类管理条例》迎来满月考,北京社区居民垃圾分类做得怎么样?记者近日探访西城、朝阳、海淀、大兴的多个社区发现,目前还存在一些社区未实际开展垃圾分类,对违规投放行为处罚缺位等问题。


更多阅读

走访多家商场超市 垃圾混装很普遍|垃圾分类满月考②

多酒店客房垃圾未分类 客人凭自觉|垃圾分类满月考③


现象1

有社区仍未实际开展垃圾分类

 

虽然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已实施一个月,不过记者在探访过程中发现,仍有部分社区未实际开展垃圾分类工作。


天桥南里社区,垃圾混投现象明显。摄 新京报记者 黄哲程


在西城区天桥南里社区,记者发现这里共设置了4组分类垃圾桶站,分为厨余、可回收和其他垃圾三类。不过,这些分类垃圾桶似乎成了象征性的摆设,垃圾桶内垃圾混投现象明显,附近也没有垃圾分类指导员进行监督。

 

28日下午3点左右,天桥南里一对父女走出楼道,随身带了一个混放了各种垃圾的纸箱,直接扔进了社区内的可回收垃圾桶中。大约10分钟后,又有一名女子将一袋混合垃圾直接扔进了垃圾桶站旁的清运车中。在半小时内,前来扔垃圾的居民中,没有一人按规定分类投放。

 

“社区垃圾分类一直都没动静。”社区居民张大爷说,垃圾分类桶站已经设置了很久,但社区没有对居民进行主动宣传,也没有垃圾分类指导员看管垃圾桶,大家还是混投。

 

下午3点40分,物业清运员马师傅开着三轮车来到社区北侧车棚下的一组垃圾桶站,他负责收运社区的“其他垃圾”。由于居民没有分类投放,他清理每个垃圾桶时都要先把混投的垃圾挑出来。“每组桶站至少得花半个小时。

 

马师傅说,5月1日垃圾分类新规实施以后,天桥南里社区居民投放情况没什么变化,主要分类压力传到了他们这些垃圾清运员身上,物业公司对分类检查要求更加严格,“不分好类,后边的垃圾楼也不收你送来的垃圾。”与此同时,他们的收入并没有提高,按照马师傅的说法,他每月的工资依然是2500元。

 

对此,负责管理天桥南里社区的天桥小区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回应,垃圾分类宣传工作年前已经开始,期间由于疫情影响,一些设施和人力目前还没有到位,入户宣传工作也因疫情没有展开。五月以来居委会在线上发布了一些活动通知和介绍,“不过很多老年居民不怎么看手机,可能对于线上宣传了解不多。”

 

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已启动垃圾分类检查工作,对物业开具了整改通知单,督促其尽快配齐设备和人员。对于没有落实整改的单位,后续会进行处罚。

 

除了天桥南里社区,记者探访的朝阳区磨房北里小区也还未实际开展垃圾分类。居民刘女士提供了一张社区近期张贴的通知,上面写道:“7月1日开始乱扔垃圾要罚款了,50-200元。”目前社区内多数居民倒垃圾时没有进行分类,记者在社区内也未发现垃圾分类指导员监督。

 

该社区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刘女士所说的情况确实存在,但社区内的垃圾分类情况并不理想。之所以还未强制分类,是想给居民一段适应期。此外,针对该社区内垃圾将要罚款的问题,这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社区还没有相关的通知。至于物业贴出的罚款通知,自己并不知情。


西城区盛景嘉园内,混投垃圾现象明显。摄 新京报记者 黄哲程


现象2

部分社区处罚缺位,居民混投现象明显

 

对违规投放垃圾行为的处罚缺位,是多个社区出现的另一问题。

 

在西城区盛景嘉园小区,有六组垃圾桶站设置了厨余、可回收和其他垃圾三类垃圾桶,小区内还有至少两组厨余垃圾桶站,以及一个废弃口罩专用垃圾桶和一个有害垃圾桶。每栋楼的居民下楼步行不超过50米就能到达最近的垃圾桶站。在社区的宣传栏、居民楼墙壁上都张贴了垃圾分类指引海报。此外,记者看到几名垃圾分类指导员轮流对垃圾桶进行查看和清洁。

 

盛景嘉园的分类垃圾桶设置和人力配备已经达标。不过,在各组垃圾桶仍有非常明显的混投现象,有的可回收物垃圾桶塞满了其他类别的垃圾。

 

“主要是因为没有实际处罚,指导员也不敢罚。”小区居民李女士说,小区内的垃圾分类指导员是由物业的保洁员兼任,并非政府指派的官方指导员,“他们说话分量不重,有的居民不听劝,他们也不怎么敢批评,更不要说上报处罚。”李女士说。


盛景嘉园居民楼下张贴的垃圾分类指引海报。摄 新京报记者 黄哲程

 

根据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个人不按要求分类投放垃圾的,由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责任人进行劝阻,对拒不听从劝阻的应当向城市管理综合执法部门报告,由城市管理综合执法部门给予书面警告。再次违反规定的,处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应受处罚的个人如果自愿参加生活垃圾分类等社区服务活动,则不予行政处罚。

 

不过,盛景嘉园一位垃圾分类指导员告诉记者,目前对违规的居民还是以劝导为主,尚未对居民进行过实际处罚。

 

针对处罚问题,负责管理盛景嘉园的天桥小区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针对居民垃圾分类的管理还是侧重引导和鼓励,“居民意识提升需要一个过程,也不能上来就处罚,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等级下调后,会开展更多的宣传和普及工作。”他介绍,居委会和物业没有处罚居民的权力,对于违规严重不听劝导的行为,后续会上报给相关管理部门。

 

此外,记者探访发现朝阳区艺水芳园、华腾园、西城区天桥南里等社区,都未对违规投放居民进行过处罚。记者致电艺水芳园社区物业,工作人员称目前对于居民乱投垃圾还没有处罚,主要是宣传引导,后期会组织安排志愿者和垃圾指导员在现场监督和指引。


富源里小区南门附近垃圾桶站。摄 新京报记者 应悦

 

回访

问题社区多数设施已整改


此前垃圾分类存在问题的社区现状如何?记者进行回访,发现多数社区的设施已进行整改。

 

5月28日上午,记者来到大兴区富源里小区,该小区在5月初时尚未开展分类。记者在该小区南门附近的垃圾桶站旁看到,已有垃圾分类指导员对前来进行投放的居民进行检查和指导。该小区的垃圾分类指导员并非固定在一处桶站全程监督,而是在小区内流动检查。

 

同时,社区会发放二维码贴给居民,分别为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两类。当居民投放垃圾时,指导员会扫描垃圾袋上的二维码贴纸,为准确分类的居民进行积分。“用积分可以换卷纸、肥皂之类的生活用品”,居民赵阿姨表示,目前她已经通过垃圾分类积累了50分,“换过一卷纸”。

 

当问及小区垃圾分类效果如何?一位指导员介绍,“不少居民很支持,能主动分类,但还有部分居民分类不彻底,比如厨余垃圾里混进了外卖包装盒等。”

 

在朝阳区艺水芳园社区,记者看到在东门小广场新设置了“三间房地区垃圾分类服务亭”,亭子展板上垃圾分类的四种类别用文字和图案展示,在下方也增加了对应的垃圾桶,垃圾桶多为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在小区其他单元门口还摆放了不同垃圾分类的展示板。

 

现场清理垃圾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该社区设置近二十处垃圾桶及提示牌,垃圾分类比之前做得好了一些,大多居民会按照垃圾桶进行投放。一名小伙告诉记者,平时他家都是由爸妈扔垃圾。“我在家里会提示父母怎么分类,他们有时候会分错,毕竟是老人,得让他们适应下。”


永金里小区15号楼附近垃圾桶站增设了多个垃圾桶。摄 新京报记者 应悦

 

丰台区芳星园二区此前存在垃圾桶破损的情况,目前都已经修复,并增设了新垃圾桶。居民楼外张贴了垃圾分类投放指引,并挂出了“分类要靠你我他,请给垃圾找对家”的宣传横幅。海淀区永金里社区在5月初也曾存在垃圾桶分类标签污损等问题,目前分类垃圾桶的标签已经修补完好,社区内15号楼附近还增加了分类垃圾桶数量。

 

不过,这些社区仍存在一些不足,比如由于垃圾分类指导员人数不足,缺乏监督,不少居民在扔垃圾时没有按照要求分类,混投的垃圾需由垃圾清运员在运输前进行二次分拣。在朝阳区艺水芳园社区,一些垃圾分类提示牌被树叶遮挡了大部分字和图案。

 

链接

5月北京居民厨余垃圾分出量比4月翻一倍

 

北京市城管委设施处副处长蔡华帅介绍,新版《北京市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实施以来,北京市居民家庭厨余垃圾分出量明显增加。5月1日至20日,北京市家庭厨余垃圾日均分出590吨,较4月增长107%。

 

其中,5月11日至20日,北京市家庭厨余垃圾日均分出量达729吨,其他垃圾日均清运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15%。

 

据介绍,2019年北京市生活垃圾总清运量为1011.16万吨,平均每天2.77万吨,垃圾总清运量比2018年增长3.64%。其中家庭厨余垃圾清运总量为19.49 万吨,平均每天534吨。

 

“新规实施以后,居民厨余垃圾分出率确实提高了。” 蔡华帅说。根据城管委最新统计数据,今年5月23日,全市生活垃圾清运量为2.36万吨,其中餐厨垃圾1385吨,家庭厨余垃圾912吨。与2019年日均产量相比,5月23日产生的家庭厨余垃圾增加378吨,上涨了70.7%。

 

新京报记者 黄哲程 罗晓静 应悦

编辑 李国君 校对 吴兴发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