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2 15:54:50新京报 记者:王瑞文 编辑:李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山东冠县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调查

2020-06-12 15:54:50新京报 记者:王瑞文

陈春秀辗转多个部门求证此事经过。在村干部组织的一次双方会面上,陈双双亲戚、当地街道办人员解释称,陈春秀的学籍是陈双双父亲花2000元从中介处购买而来。 6月10日,冠县县委、县政府责成多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

2004年10月,20岁的考生陈春秀最终没有等来她的高考录取通知书,决定去几百公里外的烟台市打工;另一边,18岁的考生陈双双却拿着陈春秀的录取通知书,前往山东理工大学报到,成为一名大学生。


两个山东冠县的高考生,命运在这一年改写。


“没考上大学”的陈春秀做过电子厂工人、餐厅服务员,如今在老家的幼儿园做幼师。“冒名顶替”的陈双双则有了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毕业后也回到冠县,入职烟庄街道办审计所。


陈春秀一直以为自己16年前落榜了。直到2020年5月21日,她参加完成人高考后,在学信网上查到自己在山东理工大学的就读学籍和学历。


5月26日,山东理工大学招生处工作人员向陈春秀证实,她的学籍被同县考生陈双双顶替使用。


之后,陈春秀辗转多个部门求证此事经过。在村干部组织的一次双方会面上,陈双双亲戚、当地街道办人员解释称,陈春秀的学籍是陈双双父亲花2000元从中介处购买而来。


6月10日,冠县县委、县政府责成多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之后,顶替者陈双双也被暂停街道办工作。


陈春秀称,希望政府能查清此事,“把当年自己的尊严和荣誉找回来,如果可以,想回去重新上学。”



两个陈春秀(左为顶替陈春秀入学的陈双双)。受访者供图


“落榜”后打工16年,做过拉面馆服务员


从7月等到10月,录取通知书仍未送到陈春秀手上。


陈春秀回忆说,2004年6月她参加完高考后,报了三个志愿,前两个是上海的学校,最后一个是山东理工大学。她给记者提供的一份2004年山东省普通高等学校录取新生名册显示,陈春秀当年的高考成绩546分,离本科线差3分,被填报的第三志愿——山东理工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录取。


“我们家没有电话,填报志愿后,我留了邻居家电话,后来问了好多次都没消息,我就想,肯定是没考上。”


时隔多年,陈春秀的高中班主任佀登成还记得,陈春秀那时候穿衣朴素,学习很刻苦,成绩在班里属于中上游。


陈春秀与丈夫李俊伟是初中同学,李俊伟告诉记者,陈春秀是当年村里少有的考上冠县武训高中的学生,家里条件差,陈春秀高中三年很努力也很节俭,连回老家都舍不得坐公交。


以为自己落榜的陈春秀,失去了复读的信心,也不愿给家里增加负担。“在农村,考不上大学,要么种地,要么去打工。”陈春秀选择了后者。


这是20年来,她第一次出远门。2004年的10月,陈春秀到烟台打工。她先是在食品厂做工人,长期接触冷冻生鲜,双手被冻出红疮,一个月能挣五六百元。后来又到电子厂加工镀膜镜片,每天接触有刺激性的化学药水,时间一久,她的嗓子变得沙哑。


时间流转至2007年,本该大学毕业的陈春秀成了拉面馆的服务员,经常工作到凌晨,算上加班费,一个月也只能挣一千多块。


直到结婚后,陈春秀才重新回到冠县,后来在一家幼儿园做幼师。空闲时间里,她经常想起自己的“大学梦”,于是2019年10月,她参加成人高考,并报考了曲阜师范大学的小学教育专业。


2020年5月21日,时隔16年后陈春秀在学信网上查询学籍信息时,意外地发现自己竟已经“上过一次大学”。网站显示:陈春秀于2004年9月1日,曾在山东理工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专科)入学就读,离校日期为2007年7月1日。


6月11日,陈春秀在家辅导孩子做作业。新京报记者王瑞文摄


学校招生办家访,称“除了她还有3人被顶替”


陈春秀知道,这个“大学生”并非自己。


“一开始以为是同名同姓,但对照后发现,除了照片不是我本人外,学籍信息里的姓名、性别、民族、出生日期、身份证号都是我的。”


她把疑惑告诉丈夫李俊伟。5月22日,李俊伟联系了山东理工大学招生办,招生办王老师告诉他,经召集相关部门调查发现,当年的录取通知书是以EMS的形式发到了陈春秀家。


李俊伟告诉记者,5月26日,王老师一行人来到陈春秀老家家访,核实当年为何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并走访村民咨询情况。


在这次谈话中,陈春秀得知自己是被别人顶替入学了。王老师还给陈春秀看了名单,告诉她当年除了她还有三个人被冒名顶替。


顶替者和本人身份信息、学籍信息不一致如何入学的呢?对此,山东理工大学方面给陈春秀的回复为,“当年都是靠肉眼看材料,这个顶替者材料比较全,做的最真,所以当年没有发现。”


2020年6月3日,山东理工大学官网发布对陈春秀进行学历注销处理的公示,材料显示,顶替者陈双双使用陈春秀的名字,但两人身份证号并不一致,陈双双是1986年出生,而陈春秀为1984年出生。


对此,6月11日晚,新京报记者再次询问参与调查的山东理工大学招生处王老师,他表示,由于时间跨度长,此事正在调查,材料已提交给纪委部门,其他无可奉告。


上述《公示》还称:“经过资料收集、学院联络核查和学校审核,我校2004级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学生陈春秀系冒名顶替入学,经学校校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我校将按程序注销陈春秀学信网学历信息。”


对于注销学籍的决定,陈春秀认为不公平,“这是当年我考上的大学,直接注销意味着我无法重新入学,我想恢复自己当年的名誉。”陈春秀告诉记者,自己曾向山东理工大学提出重新上学的请求,但对方以“无此先例”拒绝。


陈春秀本人的准考证、高中毕业证。新京报记者王瑞文摄


当地干部出面调解,称系顶替者父亲“花2000元买的学籍”


得知学籍被顶替后,陈春秀和家人辗转多个部门求证事发经过。


陈春秀称,5月27日,她去冠县公安局报警,“警方说让我写好自述材料,他们研究之后才能决定是否立案。”


之后,陈春秀去冠县教体局招生办公室,“工作人员调出了武训高级中学2004届毕业生所有信息,但里面只有被录取的本科考生信息,查不到专科考生录取信息。”


5月28日,陈春秀又来到高中母校武训中学查询学籍档案提取信息,“学籍档案管理的老师告诉我,我的档案已经被提走了,但是没有提档记录”。


陈春秀的高中班主任佀登成告诉记者,那年班上50多名学生,档案都经过他盖了章后再封存交到档案处,“每个我都盖章了,档案里也都有学生本人的照片,但后面怎么提档我就不知道了。”


佀登成称,即便在当年通讯不发达的时候,提档案也有严格流程,“必须本人拿,得有准考证和录取通知书,那时候没有录取通知书,档案不会放给你的。”


“准考证当年一直在自己手里,以为没考上大学,我也从没去过学校提档案。”兜转一圈后,陈春秀仍不清楚自己被顶替入学的具体情况。


李俊伟告诉记者,不久前他接到老家村干部的电话,“说有中间人提出,顶替者想见面,把事情说清楚。”


6月10日晚,陈春秀及家人参与了这次会面,一名自称为冠县崇文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许延军的人表明,陈双双是自己亲戚,委托他来沟通此事,“聊一聊怎么解决。”但陈双双本人并未露面。


记者在冠县政府网上查询到,许延军在2018年3月曾任中共冠县崇文街道后唐固村支部委员支部书记。


许延军在会面时称,陈双双的父亲以前是商务局的工作人员,后来经商。记者根据其提供的姓名查询发现,陈某某确实有一家市政工程公司,该公司在冠县中标过多个政府项目工程,其中多为农村基建项目,其中2020年4月30日,该公司还曾中标冠县烟庄街道办事处某道路工程项目。


谈及顶替经过,许延军解释称,“陈双双当年也参加了高考,但是成绩不如陈春秀的好,于是陈双双的父亲便通过中介花了2000元为女儿买了个学籍入学。”


花钱买学籍的说法陈春秀并不认可,“我档案都没有了,我不信一个中介能办成。”


6月11日,新京报记者多次向陈双双转达采访请求均未获回应,致电陈双双及其父亲均无法接通,采访短信也未回复。


校方调出的陈春秀的高校招生电子档案。新京报记者王瑞文摄


顶替者在街道办做财务审计,一直未用真名


6月10日,山东省冠县人民政府在官方微博表示,针对媒体报道的“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一事,县委、县政府第一时间责成县纪委监委、县公安局、县教育和体育局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开展调查,相关调查处理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当天晚间,山东省教育厅官方微博发文称,教育厅高度重视,已责成冠县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展全面调查。


6月11日上午9时许,李俊伟前往冠县教体局、纪委监委再次主动反映了相关情况,表明身份后,两部门均表示,市里县里都非常重视,对陈春秀的遭遇也非常同情。


当日13时32分许,中共冠县委员会在官方微信号上发布调查进展通报称:县委、县政府第一时间责成县纪委监委、县公安局、县教育和体育局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开展调查,并与举报人见面。顶替者陈双双,系我县某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目前已被停职,事件涉及详细信息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许延军透露,陈双双目前在烟庄街道办做审计工作,“虽然在政府上班,但是她没有编制,是个合同工。”


记者在冠县人民政府官网上查询到,署名陈春秀的人曾发布一则题为《冠县审计局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消息,时间是2016年11月7日。


6月11日下午,烟庄街道办事处审计所高主任通过辨认学信网学籍照片证实,“这是所里的工作人员,工作两三年了,一直用陈春秀的名字,大家都喊她秀儿。”


高主任介绍,从自己认识她时就叫这个名字(陈春秀),她住冠县县城,平时开一辆大众轿车上下班,平时负责村级财务的审计,最近借调到县委巡察组工作。


6月11日晚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表评论文章称,受到舆论关注的“冒名顶替上大学”一事,如今顶替者已找到,调查有了初步结果。但通过什么方式进行顶替?为何学校和相关部门没有及时发现?背后有没有公职人员失职渎职、权力滥用,乃至腐败问题等,一系列疑问还有待相关部门以彻查给出负责任的答案。


陈春秀说,自己至今没和陈双双见过面,希望有关部门能查清此事。


通过成人高考考上曲阜师范大学后,陈春秀在网上查询到自己新的学籍信息,这次看到的,是属于自己的录取照片。“16年后,我通过新的方式证明了自己。”


(文中陈双双系化名)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实习生 汪畅

编辑 李明  

校对 卢茜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