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6 16:59:52新京报 记者:李桂 编辑:滑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德阳安医生自杀事件”信息泄露人被公诉,一审开庭超过12小时

2020-08-06 16:59:52新京报 记者:李桂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司法文书显示,常珊拍摄了乔明单位的公示栏,上面有乔明的姓名、职务、照片等信息。此外,她通过网络检索找到并保存了记有安宁姓名、照片、工作单位及职务的网页截图;并把乔明、安宁的个人信息发给其堂妹常某、表妹孙某某。

8月5日,在“德阳安医生自杀事件”中泄露安医生个人信息的常珊、常某、孙某某,在四川德阳绵竹市人民法院开庭受审。常珊等3人被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由绵竹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本案被害人为德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儿科女医生安宁。2018年8月20日,安宁和丈夫与常珊的儿子等人发生冲突;之后,安宁、乔明的姓名、职务、单位等信息被常珊等人挂到网上,并遭到网友人肉搜索。8月25日,安宁吞下约500片扑尔敏,抢救无效死亡。


安宁死亡的两天后,乔明向德阳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报案,后警方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立案。2019年4月15日,检察机关对常珊、常某、孙某某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提起公诉;16日,德阳市中级法院指定绵竹市法院审理本案。


8月5日,在“德阳安医生自杀事件”中泄露安医生个人信息的常珊、常某、孙某某,在四川德阳绵竹市人民法院开庭受审。常珊等3人被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张舒雅摄


本案3名被告人常珊、常某、孙某某系亲属关系,常某为常珊堂妹、孙某某为常珊表妹。


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除常珊等3名被告人及她们的辩护律师外,安宁丈夫乔明、安宁父母及三人的代理律师也旁听或参加了庭审。庭审从上午9点持续到当晚9点半左右,但被告人一方尚未进行最后陈述。


8月5日晚10点21分,绵竹市法院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称,庭审经过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合议庭充分听取了各方观点、意见。


目前,本案尚未审结,下次开庭时间待定。


被告人从乔明单位及互联网获取个人信息


安宁、乔明与常珊儿子等人的冲突发生在2018年8月20日。


那天晚上,安宁在德阳某酒店泳池游泳时,与常珊的儿子发生了肢体接触。双方短暂停留后,安宁游走了。但乔明看到男孩在安宁背后朝她吐口水,便把男孩的头往水里按了一下,还给了对方一巴掌。


得知儿子被打后,常珊等人赶到酒店,在更衣室内与安宁发生肢体冲突,常珊还报了警。经过庐山路派出所调解,安宁、常珊等人各自回家。


但冲突的第二天,常珊就找到乔明、安宁的工作单位,并将二人的姓名、家庭住址、工作单位等信息挂到网上。之后,无数电话涌进乔明、安宁的生活,网上的侮辱谩骂铺天盖地。


据乔明回忆,2018年8月20日泳池冲突当晚,酒店所在地的庐山路派出所民警很快赶到。当着常珊等人的面,民警询问了安宁和乔明的个人情况,包括家庭住址、工作单位、政治面貌等。


第二天上午,常珊及亲属找到乔明单位,要求开除他的党籍、公职。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司法文书显示,常珊正是在这次造访中拍摄了乔明单位的公示栏,上面有乔明的姓名、职务、照片等信息。


此外,常珊通过网络检索找到并保存了记有安宁姓名、照片、工作单位及职务的网页截图;并把乔明、安宁的个人信息发给其堂妹常某、表妹孙某某。


此后,常珊和常某相继在微博发布了泳池冲突事件的相关内容。网络截图信息显示,常某还在一个约500人的微信群中发布了安宁、乔明的个人信息。而在微博等平台关于此事的讨论中,常珊、孙某某多次在转发、评论提到了二人的单位、职务。


上述司法文书显示,除了安宁、乔明的个人信息,常珊还从游泳馆员工处拿到了冲突时的监控翻拍视频。以视频为基础,常珊接受了媒体采访。媒体将监控视频及采访内容整合后发到网上,名称为“疑因妻子游泳时被撞到,男子竟在游泳池中按着小孩打”。


乔明说,安宁看到视频后压力很大,大哭了一场,甚至表达了不想继续在德阳生活的想法。


据知情人士透露,绵竹市检察院认为常珊的行为导致舆论发酵、被害人信息大量扩散,引起广泛负面舆论。安宁及其家庭承受了巨大压力,安宁最终不堪重负精神崩溃,服药自杀身亡。


绵竹市法院公告栏下的相关信息。新京报记者 李桂 摄


争议点:获取、提供个人信息是否违法


上述司法文书显示,常珊是通过网络检索找到并保存记有安宁姓名、照片、工作单位及职务的网页截图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8月5日的庭审中,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认为常珊等人获得的安宁个人信息是公开信息,获取信息的渠道和手段合法,没有违背国家法律有关规定。


但在乔明方面看来,安宁为德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儿科医生,已有公开信息是为了方便患者看病,医院患者才是展示信息的特定对象。但常珊等人为了私人利益将这些信息传播给他人,违反了民法总则、刑法中保护个人信息的相关规定。


依据民法总则,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公开他人个人信息。


依据刑法,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属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而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姓名、单位、职务、照片等可以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的信息,属于刑法中的“公民个人信息”。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还在法庭上出示了安宁与其患者的聊天记录。结合检察机关提供的2018年初安宁抑郁症自评表,被告人方面试图证明安宁患有轻度抑郁症,其自杀行为受此影响。


乔明说,他的代理律师认为安宁患有轻度抑郁症不是医院诊断后得出的专业结论;另外,无论安宁是否患有轻度抑郁症,个人信息泄露导致的网络暴力依然是其自杀的重要原因,被告人侵犯个人信息的行为不能因此免责。


8月5日的庭审从上午9点持续到晚上9点半左右。目前,被告人一方未做最后陈述,案件尚未审结,下次开庭时间待定。


(文中常珊、安宁、乔明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李桂 实习生 杜佳冰 吴晓旋


编辑 滑璇 校对 李立军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