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登录注册

账号     忘记密码

密码     

热线电话

新京报网 > 评论 > 社论 > 正文

小学生被性侵:我们的教育病在哪儿

2013-05-14 02:30:25  新京报

对于孩子遭性侵犯,无论事后怎么惩处犯案者,都无法消弭孩子所受到的伤害,所以根本的办法在于预防。

  

  ■ 社论

  5月8日,海南万宁市后郎小学6名小学女生失踪,引老师家长恐慌,据查,这些女孩原来被万宁第二小学校长陈某鹏及该市房管局职工冯某松带走开房,经法医鉴定,犯罪嫌疑人并未与六名女生发生性行为。目前,二人已因涉嫌猥亵未成年少女被警方刑拘。

  就在几天前,甘肃陇西县教师刘军红因对8名未成年少女实施强奸和猥亵,被法院判处死缓。甘肃法院的法槌刚落定,数千里之外的万宁再次上演丑陋一幕,道貌岸然的校长和公务人员,将手伸向懵懂的花季少女,此种勾当,令人愤怒。

  这一案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为何一个小学校长可以轻易将另一个学校的六名女生带走?犯罪嫌疑人是如何与这些女生相识交往,学校有无察觉?6名女生,分别在多处被找到,为何如此分散?种种疑点,都必须有个解答。相关涉案人员,必须得到法律的严厉惩处。

  花季少女遭性侵犯,这些年来屡有发生。每次案发,都会引来人们对不法之徒的痛骂,也都会引来人们对教育的反思——性侵未成年人案,暴露的不仅是教师等成年人的道德滑坡,也揭示出目前教师和学校管理的种种缺陷。

  教师属于性侵犯学生犯罪的“高危群体”。但师范教育对于法制这一块重视不够,导致一些农村教师的法制意识淡漠。对于教师这一特殊行业,在心理方面目前还缺少一种严格的要求和测评。

  我们的教育要求学生对老师绝对服从,对老师行为不怀疑不反抗,教师这个职业被神圣化,许多学生盲信老师,根本不会想到老师中也可能有“坏人”,这种校园氛围里,很容易造就禽兽教师产生的土壤。

  而在具体的校园管理中,在一些学校,对于学生与老师的接触,往往缺乏明确、严格的界线,如果学校管理混乱,这就给一些教师中的败类以可乘之机。

  此外,中小学防性侵教育的缺失,更让学生在性侵面前几乎处于不设防的状态。

  对于许多孩子尤其是偏远农村的孩子而言,他们并不知道,不让别人随意触摸他们身体的隐私部分,对他来说至关重要。他们也不知道,在哪些环境下有遭性侵的危险,以及成人接触孩子的身体,哪些情况下正常,哪些不正常。他们更不知道,当某人不正常触摸和暴力侵犯后,无论如何,一定要告诉家长或可信的人。

  许多学校和家长有一种偏见,认为防性侵教育很“危险”,担心教育会变成教唆,教育部门对此往往也毫不关心,所以这一教育始终难以普及。反观国外,学校防性侵教育早已实现了系统化,在美国,专门有学校性教育“性侵害、性攻击、性暴力和性骚扰”课程讲授大纲,分别对学前儿童、小学低年级、小学高年级、初中、高中,设置了不同的课程。

  对于孩子遭性侵犯,无论事后怎么惩处犯案者,都无法消弭孩子心中刻骨铭心的创痛,所以根本的办法在于预防,一方面严把教师“入口”,改进校园管理,防止一些害群之马利用老师的威信和权力,把脏手伸向孩童,另一方面,普及和强化防性侵教育,让孩子学会规避伤害和自救,有效防御来自成人世界的荼毒。

相关报道:
涉嫌猥亵幼女 琼校长被刑拘 甘肃陇西教师强奸猥亵8名女学生被判死缓
新京报网

即时快讯
声音话题投票

我们没什么可说的。本来就没沾什么光。他要被判刑了,我们一点指望也没有了。

——宋林的堂兄。外界传言宋林发迹源于有深厚的家庭背景。记者调查了解到,宋林并非出身豪门。

图集
视频
点击排行
  • 时政
  • 北京
  • 国际
  • 财经
  • 文娱
  •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