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 02:30:33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马克龙重建欧洲的雄心能实现吗

2017-09-13 02:30:33新京报

  犀赵牛渚

  如果用历史的眼光再去看今天马克龙重建欧洲的雄心壮志,我们会发现,如果他成功了,那真是运气好;如果他失败了,那再正常不过了。

  上周,法国总统马克龙对希腊进行了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国事访问。选择希腊作为首个国事访问国绝非偶然,因为希腊既是欧洲文明的诞生地,又是2009年引爆欧债危机的“肇事国”,希腊近几年来所处的困境,就是重重危机之下欧洲的缩影。马克龙视希腊为欧洲重生之地,他在希腊演讲的主题就是“重建欧洲联盟”。

  马克龙在雅典的演讲中为一个“新欧洲”制定了路线图,他认为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要对雄心壮志心存畏惧”,这明显是说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听的,因为马克龙重建欧盟的“雄心”显然已经突破了德国的底线:建立欧元区共同预算,在欧元区设立一名财政部长,并且要建立欧元区的议会。

  马克龙重建欧盟计划的本质是要推进财政一体化,这是欧洲一体化核心中的核心。再加上一个议会,这就相当于把欧元区变成一个联邦制的国家了。虽然马克龙没有具体说明共同预算的资金来源和欧元区财长的职能,更没有提让德国人揪心的债务共同化,但方向无疑是明确的:把欧洲联盟变成欧洲合众国。

  马克龙的雄心能实现吗?历史是最好的老师。虽然欧洲一体化是一次充满想象力的制度试验,但仍然是有历史经验作为参照的。美国从英属北美的13块殖民地发展成为一个联邦制合众国,这个过程为欧洲一体化提供了历史坐标。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托马斯·萨金特的获奖演说题目就是《美国的昨天,欧洲的今天》,从美国独立后财政一体化的历史去展望欧洲的未来。

  1776年7月4日,北美大陆会议批准通过《独立宣言》之时,这13个殖民地对未来的期许并不是要像当时的英法一样,成立一个统一的国家。独立战争胜利后,成立的是一个邦联政府,每个州都拥有自己的主权,当时的美国邦联,权能远不如今天的欧盟。直到1787年制宪会议后,美国才有了一个形式上的联邦政府。

  但直到19世纪,美国联邦政府预算在和平时期的开支一直维持在1%-3%的水平,每个州所使用的货币也是五花八门,到了19世纪60年代才有了统一的美元。美国真正实现财政的统一是1929年“大萧条”的结果。

  罗斯福实施“新政”,启动大规模的公共工程来刺激经济增长,政府支出大规模扩展,这让在联邦层面建立统一的财政成为必需;而为了解决大规模失业问题,又建立社会保障制度。这些措施真正实现了各个州之间的转移支付;银行业联盟也是在这时建立起来的。

  可以说,美国从建国到真正实现财政一体化,花费了将近160年的时间。如果以美国为参照的话,今天已经拥有了统一货币,且正在建设银行业联盟的欧洲,成绩还算说得过去。

  如果用历史的眼光再去看今天马克龙重建欧洲的雄心壮志,我们会发现,如果他成功了,那真是运气好;如果他失败了,那再正常不过了。

  □赵柯(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