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9 12:42:33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尼德罗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亲子园虐童事件:为什么企业办不了亲子中心 | 沸腾

2017-11-09 12:42:33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尼德罗

  

▲上海市妇联回应“亲子园虐童”案:严肃处理。视频来自新京报动新闻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还在发酵。

  11月8日上午,上海携程商务有限公司向长宁警方反映称,发现其在办公楼内的携程亲子园存在工作人员疑似伤害在园幼儿身体的行为,警方立即派员到场控制涉事的四名工作人员,现其中三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一直在宏观政策上鼓励生育的梁建章,不可能意识不到孩子生出来之后,育儿对父母金钱、时间、精力的巨大消耗。

  对于父母而言,尤其在事实层面对于女性而言,如何保证育儿和事业的兼顾,孩子谁来带的问题必须解决。

  携程亲子园项目,可以说是梁建章理想落地的一个产物,而招收1.5-3岁的孩子,以解决3岁以前孩子不能入幼儿园的问题,也足见携程要解决的是一个“真问题”。

  在携程亲子园开园之前,有上海的媒体曾描绘过开办之后,携程员工与孩子身处的美好图景:“白领爸爸妈妈们在办公室敲着键盘,而宝宝就在你附近楼层里唱着歌谣,玩着游戏……”这是件多美好的事呀!

  办一个亲子园耗费时间精力成本巨大

  但正如媒体所披露的,携程亲子园开办不久,就被当地政府部门告知“没有行政许可”。

  携程是上海知名企业,携程要办托儿所,当然要办证。携程亲子园的规模确实也不小,场地面积800平米,保健室、保洁室、营养室、接待大厅、办公室等等一应俱全,设计可容纳100多名幼儿。

  但正是因为携程亲子园太大,所以不得不去办证。事实上,在很多中产社区,家庭式幼儿园非常多,这些幼儿园因为规模小,通常只有2、3个老师,10个以内孩子,所以不可能符合办证要求,也不可能把精力花在办证上。

  我简单做了一下搜索,要办一个托儿所,需要教育、消防、防疫站等多个部门的审批,每个部门会有几个到几十个不等的条件,任何一个条件不符合,都可以让你失败重来,所消耗的时间精力成本十分巨大。

  我目前居住的广州某小区,小区内即周边的幼儿园数量接近10个,但有证的幼儿园才2个。我们对办证中可能受到的各种奇怪的阻力,应该不会感到惊讶。所以,即使是携程,最终也没有把证给办下来。

  妇联旗下企业怎么就办成了亲子园?

  提供解决方案的是上海市妇联,在妇联的支持下,携程顺利拿到了“准入证”。

  上海本地媒体新民网曾在2015年底报道,经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公司与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共同努力下,精心设计打造“妇女儿童之家——携程亲子园”日常托管服务项目,着力解决职工1岁半至3岁左右的孩子在上幼儿园之前家中无人带教的困扰。

  该项目是上海市妇联与上海企业联合启动“职工亲子园”的项目之一,已经被列为2017年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公共托育服务”第一批试点项目。

  长宁区携程亲子园已在2017年6月1日通过项目验收,但此项目迄今仍未在上海市教育局审批备案,法律上并不合规。而且,这家当地妇联全资控股的“为了孩子学苑”,并不是具有法律意义的实体公司,没有运营经验,更不具备幼托资质,这已涉嫌违规办学。

  携程太大太显眼了,所以非法办学是不可能的。但问题在于,妇联牵线的这个项目,同样不合规。

  其实,携程亲子园的日常管理机构,正是上海市妇联百分之百控股的《现代家庭》杂志读者服务部改造而来的社会组织。

  这个叫做“为了孩子学苑”的机构其实是冒牌NGO,走的是向社会提供专业服务的道路。只不过他们并没有任何运营托儿所的专业能力,而是依仗着母体的特殊渠道,取得了携程亲子园的运营权。

  携程亲子园事件的大背景是“办证难”

  所以,携程亲子园悲剧的大背景,其实是“办证难”。携程只有通过挂靠上海妇联的机构,才能“开上”亲子园,但遗憾的是,这也是并不合法的。

  携程笑纳这一“准入证”,但最终,一个40多岁保洁员,无意识地捅破了窗户纸,将灰暗一角也曝光于众。

  可以预见,在携程、上海市妇联都发声谴责的情况下,这个已经被刑拘的外地妇女,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聪明如梁建章一定明白,给自己抹黑的其实不是这个外地女人,但他显然也不能指出哪一个,谁是问题最大的那一个。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