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1 11:25:3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斗斗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双十一大狂欢:一场购物一场梦丨新京报快评

2017-11-11 11:25:3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斗斗

我们正乐于被消费主义打磨成社会里的“佼佼者”。

  来自双十一的快感在网络中弥漫:花呗额度提升了、购物车里欲欲不得的东西都降价了、工资就要发了,可以和还款日无缝对接了……铺天盖地的消费热情裹挟着即将到来的冬天,可人们却无法像关注冬天的寒冷一样,关注自己岌岌可危的所谓的“消费生活”。

  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网购深度用户,当商家为他们量身定制“买买买”的消费口号,当生活的满足感因物质而得到充实,已经很少有人反问自己:我究竟买了些什么?

  就拿服饰来说,那些等着付尾款的衣物,当真是眼下所需吗?作为一名还在读研的女生,我见惯了身边同学朋友们把“枕戈待旦”抢来的衣物放在衣柜里,成了一件陈列品、收藏品。甚至冷不丁,今年双十一,突然翻出了去年双十一所购的衣物。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衣柜成为明星同款、潮牌自嗨以及各路网红爆款的集合,浸溺在这样的消费满足中,人们的消费愉悦已不再是对“物”的满足,而是对获得“物”所承载的意义的满足。比如穿上明星同款,就以为自己走在潮流尖端,动时赚足回头率,静时刷爆存在感,这样的愉悦感层层累积,便把人们卷入不自觉的消费漩涡。

  正如鲍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一书中指出,我们消费的不是商品的“使用性”,而是商品成为象征我们身份的符号,并为我们带来社会地位的过程。

  更要紧的是,我们乐于被消费主义打磨成社会里的“佼佼者”——穿上广告里的主推款,便以为自己有跻身名流的资本;我们也把清空购物车当作对自己的塑造,并认同物质所标榜的生活态度。我们还把所沉迷的这一切当作梦想的实现,全然忘记在这芸芸众生的俗世间,有多少人为抵达所梦想的物质生活而委身于自己不钟爱的工作,和表盘的指针一样做周而复始、毫无新意的旋转。

 

 △图片来自新华社

  披上物质的光鲜,我们可能会得到别人目光的暂留,但精神世界的单薄将注定生命的贫瘠。表面上在狂欢的人群中呼儿嘿呦,实则在不断坠入自设的碌碌无为,一直在追赶,却什么都不曾留下。

  当然,这也不是说,双十一买东西就是消费主义的奴隶。确实需要的还得买,只是在眼下双十一的号角被嘹亮吹响时,我们置身在众生喧哗的消费狂欢中,实在该静一静,问问自己到底喜欢什么,需要什么。

  这个双十一,原谅我不再关心那多少秒破了多少亿的速度和数字,原谅我也不再操心什么时候发货物流到哪了。在消费主义至上的时代里,是时候呼唤一点理性了。

  斗斗(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

编辑:李凡宗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