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1 02:30:1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别将天安社、湖畔大学扯一块煽动情绪

2018-09-01 02:30:10新京报

将天安社与湖畔大学混为一谈,隐藏着一种很危险的想法:上层富人互相包庇恶行,而下层穷人只有抱团作恶才有出路。

  ■ 观察家

  将天安社与湖畔大学混为一谈,隐藏着一种很危险的想法:上层富人互相包庇恶行,而下层穷人只有抱团作恶才有出路。

  近日网上流行起了一句话:“天安社是下等人的湖畔大学,湖畔大学是上等人的天安社。”湖畔大学早已闻名遐迩,天安社却是近日才暴得大名。这两者被连在一起编成段子,是因为前后脚出现的两个热点事件。

  喜欢在短视频平台上COSPLAY“古惑仔”的天安社,这次扬名纯粹是拜昆山“龙哥”所赐——尽管天安社2017年3月底就已被北京警方剿灭,“龙哥”与天安社的关系也是讹传。

  而由多名企业家、学者共同发起创办的湖畔大学,则素有“创业者的黄埔军校”之称。这次湖畔大学被推上风口浪尖,不是因为创业,而是因为那张“湖畔同学”给柳青打气的群聊截图,截图显示,很多“同学”说“柳青加油,会越来越好的”。

  截图被公开传播之后,吃瓜群众一看,这还了得:滴滴顺风车问题摆在那,你们竟帮亲不帮理……于是乎,顺着对“只分亲疏,不分对错”的“圈子”的批判,有人将湖畔大学和天安社联系到了一块。但这句看似精辟的话,未必经得起推敲。

  就湖畔学员群聊“心疼柳青”事件来说,很多人对抱团现象的反感,我可以理解。乐清女孩坐顺风车遇害案中的问题有目共睹,而柳青作为企业重要负责人当然要承担管理责任。你们都心疼柳青,谁来心疼受害者家属?这是人们的本能反应。

  但我们不该忽略,在同学群里发言不能等同于公开发言。群内事,群内了,我认为这是社交媒体时代最起码的道义。

  在特定情况下,如果发言者触到了人性与良知底线,晒出来也无可厚非,如前几天有滴滴顺风车司机群出现侮辱乐清遇害女孩的言论,把他们揪出来就大快人心。但湖畔学员的同学群显然不属此列。

  抛弃先入为主的印象,应该承认,在同学群内,很多人之间存在私人交往,有些人的勉励,并不是针对柳青对滴滴顺风车问题中的过错,而是针对她身处逆境的境遇,属于朋友间正常的慰勉。即便有同学表示“柳青加油”,也不等同于支持滴滴继续犯错——这些话可能还包含鼓励她勇敢改错的意思。

  而这种某个社群圈内的对话被外传之后,起初的语境便被破坏了。此后网上还出现了所谓“湖畔同学”的回应,说什么“我们不负责教语文……也不负责教逻辑”,这仍待证实。若确凿无疑,只会火上浇油。

  就事论事,顺风车风波中滴滴确实该批,包括批其负责人,但没必要上纲上线,还用想象力给湖畔学员们加太多戏。批评若只讲站队不讲逻辑,伤害的是批评本身。

  再就昆山“龙哥”砍人遭反杀事件来说,把“龙哥”跟所谓“下等人”捆绑,也是对底层民众的不公,依此逻辑,“社会人”猖獗被视作“底层逆袭”的荒谬解读也能冒出来。

  对滴滴和柳青的批评,目的应在于促使滴滴做出切实改进。对“龙哥”的讨论,核心在于法律与社会安全。天安社与湖畔大学终究是两场风波的边角料而已,让边角料反客为主,不利于公共讨论的进步。将二者混为一谈,隐藏着一种很危险的想法:上层富人互相包庇恶行,而下层穷人只有抱团作恶才有出路。

  将本来是技术、监管、公共治理层面上的事,简化为贫富对立,不得不说,这种思维既是智力懒惰,又撕裂群体,极不可取。

  □西坡(媒体人)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