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3 02:30:2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韩国出生率世界最低,靠机器人养老可行吗

2018-09-13 02:30:29新京报

  举一反三

  在近期的三五十年内,鼓励生育政策难见效,但养老问题还是得解决。

  韩国《朝鲜日报》委托该国人口专家研究预测的数据显示,今年该国合计特殊出生率(即一名女子一生生育孩子的数量)将跌至目前世界最低的0.9,跌破1.0的重要关口。

  按照公认的规律,要使韩国人口稳定在目前的水平,出生率需要维持在2.1的水平。即使维持在1.5至1.3左右,也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而韩国现状却早已远低于“临界值”。按照这个趋势,在2030年,韩国人口就会开始减少。

  减少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没有年轻人补充。老龄化社会下的抚养比,会带来一系列问题。目前,65岁以上老人占韩国总人口的13%,到2060年比例将变成40%。这就意味着1.5个韩国年轻人抚养一个韩国老人。

  应对这个局面的短期方式,必然是退休年龄延长。这种延长并非官方要求,而是生活所迫。韩国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0岁,而实际上,人们平均工作到71岁才会真正休息。在韩国,有420万老人在工作,而韩国总人口也才5000万。由于知识落后、体力下降,老人能找到的工作也是诸如快递员、保安、清洁工等低端岗位。

  长期的解决办法,还是需要增加人口。但这非常难。为了鼓励生育,过去12年里,韩国政府砸了15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9232亿元),包括5岁前的免费儿童看护,给孕妇的现金补贴以及支持青年俱乐部,但并不成功。

  到底是什么抑制了人们的生育欲望?一方面,经济发展造成了生育欲望的下降,由于工作忙、压力大,同时,闲暇时间有了更多的安排,这解放了人的个性;另一方面,人们其实对未来都是充满希望的,日渐完善的医保、社保,这些社会福利都使得人们降低了对“子女养老”的依赖,观念上也发生变化。再加上时间会影响到人的理性,未来悲惨的晚年生活也未必打动得了当下的抉择。

  从这个意义上看,长期来看,世界各国都会降低国家提供的兜底性养老保障,从而刺激人的生育欲望。

  但无论如何,这些政策的变迁,是一个较长的过程。在近期的三五十年内,鼓励生育政策难见效。饶是如此,养老问题还是得解决。

  养老问题的本质,不管是养老金,还是老人的医疗开支,本质上都是一国某阶段的时间断面上,劳动如何分配的问题。缺少年轻人,就是缺少劳动。在这种情况下,养老问题就是政府要做好无米之炊。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向之一是新技术。比如,现在大红大紫的AI技术,机器人技术。虽然,AI技术、机器人技术离仿人形机器人还差得很远。但是,投入到自动化生产线中是相对成熟的。自动化生产技术的发展,的确可以提供更多的劳动。

  有了劳动,还有分配问题。对于国家整体而言,资产无法养老,能够提高养老水平的,只能是通过公共政策改变一国劳动的分配比例,也即国家的投入。未来,不仅是韩国,只要出现老龄化危机的国家,就不得不把劳动分配到养老和医疗上面的比例提高。

  如今,韩国、日本、俄罗斯乃至中国,都面临不同程度的老龄化危机困扰,如何应对各自的生育危机,显然成了一个共同问题。

  □刘远举(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