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9 16:14:03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世界文明起源于大湘西”,这是打鸡血还是撒狗血?

2018-11-09 16:14:03新京报

学者不能为出新而出新,不能哗众取宠,更不能动辄颠覆或推倒重来,这不是学问之道,更不是学者应有之态度。


浏览微博,看到某杜姓学者的新著《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近期出版,该书揭示华夏文明是世界文明的源头。
 
杜教授认为,人类文明的源头在中国,不是在中国的北方,而是在南方,在以湖南为中心的大湘西地区,包括两湖云贵川等地,即中国大西南地区。也就是“世界文明起源于大湘西论”。
 
有论者称,“该书引发社会巨大关注,被视为颠覆世人对古代历史、文明和我们世界的认知。”
 
“这本书也推翻了20世纪考古发现所带来的判断,即北非与亚洲,包括西亚两河流域、东亚大陆的中国,同属于世界农业起源中心。”
 
如果不是看到杜教授这本书中言之凿凿的目录,我们很难相信,在有生之年,世界历史的教科书可能从此被改写,而刚刚有了结论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可能又要重新审视,若真是如此,国人的自豪感必将无远弗届。
 
不过,这到底是一次重大的学术发现,还是又一次“证明我们是别人祖宗”的文化幻觉呢?
 
拿一个符号认定一种文明的起源太草率
 
我们不妨来看看杜教授都说了些什么。杜教授说——
 
希腊出现以前埃及的宗教是佛教。埃及佛教源于上古湘西文化。因为湖南怀化地区的高庙考古表明,早在8000年前,湘西人建立了世界历史上最早的佛教寺庙。而之所以说其是佛教寺庙,是因为该寺庙遗址中有佛教的卍字符号,而卍字符号是佛教的标志。
 
但学术史早就写到,卍字符号在地球上的许多古老文明都曾经流行过,西亚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古埃及、古印度以及古希腊文明中,均出现过类似的纹饰,至于大洋彼岸的北美印第安文化、中美洲玛雅文化里,也能看到类似的字符。
 
至少出现于新石器时代早期的卍字符,不仅是人类最古老的原始图案之一,也是青铜时代乃至文明时代仍然经久不衰的吉祥图案。拿一个符号就认定一种宗教,乃至认定一个文明的起源,恐怕太草率了。
 
德意志民族起源于战国时期的赤狄白狄有些想当然
 
杜教授还说,德国人实际上可以称为狄国人。德意志人是由狄人组成的。德意志(Deusch)的德语发音就是汉语古音狄氏的转音,而春秋战国时期的赤狄白狄则构成德意志民族的主要来源。
 
问题是,德意志民族是近代才形成的概念,远非上古的产物。
 
1830年大文豪歌德就说过,“我们没有一个城市,甚至没有一块地方可以使我们坚定地指出:这就是德国!如果我们在维也纳这样问,答案是:这就是奥地利!如果我们在柏林这样问,答案是:这里是普鲁士!”同时代的奥地利首相梅特涅也说,有一个德意志民族的说法,“纯系一个神话”。
 
总之,杜教授的此番研究多出于典籍文字、习俗传说,少见于文物考古,证据不够充足,论证也不甚严密,有“想当然耳”之嫌。


 ▲《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研讨会



杜教授的言论可能受了重道轻器理念的影响
 
“中国考古学之父”李济早在1930年就批评了“唯有文字才有历史价值”的偏见,指出现代考古学的一切发掘就是求一个整体的知识,不是找零零碎碎的宝贝。
 
台湾学者王汎森在论及中国近代新旧史料观时,也批评了文献为导向的古史重建。他将中国学者对文字资料的“迷恋”视为清儒的治学方法,这种史料观认为,只有记载在经书上的文献知识才是知识的源泉,将其他文献和实物看作经史之附庸。
 
这种范例注重的是如何在有限的文字中考证和判断,而不是去开发文字以外的新史料。这种研究即使下了极大的工夫,积累了极深厚的功力,许多问题还是无法得其确解。
 
可以说,杜教授的言论应该是受到了重道轻器理念的影响。重道轻器的文化积弊在中国历史上由来已久,以致学人大多喜欢坐而论道、讲谈抽象的义理玄机,而不愿在经验传承方面下功夫,缺乏把知识和经验加以系统化、规范化的思想意识,缺乏“彻底的深思”“深思的彻底”之科学理念与科学精神。
 
更重要的是,学术研究应该脚踏实地,对学术保持敬畏之心,“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尤其是社会科学,不能老总是为出新而出新,不能哗众取宠,更不能动辄颠覆或推倒重来,这不是学问之道,更不是学者应有之态度。
 
所以,杜教授的理论到底靠不靠谱,很值得商榷。毕竟,学术不是可以张嘴就来的。

□赵清源(媒体人)

编辑 新吾 校对 王心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