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2 09:39:20新京报 编辑:孟然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与沙特同在”:特朗普对记者遇害案表态“理太偏”

2018-11-22 09:39:20新京报

特朗普对卡舒吉事件的表态是典型的“避重就轻”,既占据道德高地,对沙特进行了谴责;又极力淡化沙特王储与该事件的关联,模糊视线。

▲当地时间10月9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名活动家拿着失踪沙特记者Jamal Khashoggi的照片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外抗议。  图/新京报网

 


当地时间11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内外压力之下,对于卡舒吉事件发表声明。此次声明,与其说是对案情的评述,不如说是对海湾政策的再度宣示,其态度从标题“与沙特阿拉伯同在”就可见一斑。

特朗普的表态极力淡化沙特王储与记者遇害案关联

特朗普首先对该事件进行了谴责,认为“针对贾马尔·卡舒吉的是一个可怕的罪行,也是一个我们的国家不能宽恕的罪行。事实上,我们已对那些参与谋杀的已知者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

然后他轻描淡写地点出了与沙特就该事件的分歧:“沙特阿拉伯的代表声称贾马尔·卡舒吉是‘国家的敌人’和穆斯林兄弟会的成员,但我的决定绝不是基于此——这是一项不可接受的可怕罪行。”最后他亮明观点:“萨勒曼国王和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强烈否认对策划或实施针对卡舒吉先生的谋杀有任何了解。我们的情报机构会继续评估所有的信息,但王储极有可能知晓这一惨剧——也许他知道,也许他不知道!”

不难看出,特朗普对卡舒吉事件的表态可谓“雷声大、雨点小”,既占据道德高地,对沙特进行了谴责与驳斥,又极力淡化沙特王储与该事件的关联。

该声明还称,掌握卡舒吉离奇死亡案关键录音的土耳其政府,通过“挤牙膏”式的间歇爆料,将略有降温的卡舒吉事件适时加热,不断推波助澜。

事实上,无论是对土耳其还是对沙特而言,卡舒吉事件走向真正的“主宰”实际上是美国。土耳其利用该事件持续对美施压,这基于其认为美国不会离弃沙特的基本判断,而沙特则期望美国在此事件上为自己“站台”,以促成王储平稳过关。

作为土耳其的矛头所指和沙特的仰仗对象,特朗普政府在受到如《纽约时报》之类的国内媒体的“案件重组”和中央情报局的事件报告连环冲击之后,如今不得不通过主动发声的方式来“以正视听”。

“美国第一”和“伊朗威胁”是特朗普的两张牌

特朗普十分清楚,包括国会、情报部门、主流媒体甚至共和党内部一些人士在该事件上“刨根问底”的做法以及对他本人的不满,但他主要通过打两张牌来试图予以化解:首先是“美国第一牌”。

特朗普的声明开宗明义指出:“美国第一!这个世界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声明的最后他再度回到这个主题:“作为美国总统,我打算确保的是,在一个非常危险的世界里,美国正在追求其国家利益,并积极地同那些希望对我们造成危害的国家展开竞争。很简单,它被称为美国第一!”

其次是“伊朗牌”。实际上,特朗普此次声明的核心是伊朗问题,通过列清单的方式渲染伊朗威胁与凸显美沙贸易来为淡化卡舒吉事件提供“理据”。特朗普对伊朗在也门、伊拉克、黎巴嫩和叙利亚等国的行动进行了数落,视其为对美以的威胁和“世界恐怖活动的主要赞助者”。特朗普还特别强调了沙特的4500亿美元对美投资,特别是其中的1100亿美元军火贸易。

尽管美国国内各种势力从道义上和价值观上对特朗普进行了批判,如卡舒吉生活的弗尼吉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蒂姆·凯恩怒斥“特朗普总统已站在一个杀人政权而非爱国的美国情报官员一边”,但特朗普全力维护美沙关系的做法符合美国长期以来的对沙政策,事实上这是两党的共识。

萨勒曼王储有美国力挺,换储不具备现实性

国际社会因卡舒吉事件而出现了沙特即将再度换储的传闻,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尽管事件引发了国际社会的轩然大波,但沙特有其特殊的政治社会结构与政治文化,在沙特的政治与社会语境中,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反复炒作的“大事件”。

试图通过国际舆论来影响沙特王位的传承,并不具备现实的操作性。由于卡舒吉目前仍旧“人间蒸发”,该案的真相难有定论,而美土沙以的关系发展,事实上决定着事件“真相”的走向。

最为关键的是,特朗普政府出于国家利益和共同对伊的总体考量,将沙特视为美以沙“准联盟”的重要一环。发声明力挺沙特,美国价值败给了“利益”,也是必然。

□ 钮松(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编辑 孟然  校对 范锦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