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2 19:37:20新京报 编辑:李冰冰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改革开放40年:我见证了民办教育的成长

2018-12-02 19:37:20新京报

我祖父创办的西安培华学院的建设与发展,正是我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她见证了这个时代,是新中国民办教育的探索者和拓荒者。

 

▲西安培华学院理事长姜波 。 图片来源:西安培华学院官网

 

在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中,40年不过弹指一挥间,但对于教育发展而言,这40年的变革则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民办教育,更在这40年里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    

 

投身西部民办高等教育事业

   

 

我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和见证者,1973年出生于教育世家,1992年赴日本留学十年。在日本留学期间,我深深地被祖国改革开放事业所吸引,看着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国加入到改革开放的大潮中。

赴日留学,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一件让你觉得幸福的事情,是不需要你去为之付出的。我从19岁出国起就没再花过家里一分钱,从洗碗洗盘子干起,挣过多年全额奖学金,担任学校和地区的留学生会的会长,同时常年组织、参加各项公益活动。   

在公司打工时,从孙公司做起,学数控机床;到子公司,学习组装生产半导体芯片的大型设备;再到母公司,做贸易做销售,参与组建中国事业本部,为祖国为家乡尽一份力。这一路走来,只因不忘祖国和家庭的教育。    

留学期间,我曾目睹过这样一组数字:“国际高等教育大众化标准为30%,美国高等教育普及率达47%,一般发展中国家高等教育普及率为15%,中国高等教育普及率则是5%。”一个拥有世界1/4人口的泱泱大国,高等教育却依然落后,教育体制的公有化致使大多数青年无法接受高等教育,而高等教育的国统化又造成了所学与需求格格不入。    

2002年,我果断放弃了国外优厚待遇及国内高薪聘用,投身于我国西部民办高等教育事业。   

改革开放这40年,党的教育政策不断优化,民办教育从教育事业的重要补充,到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律地位、政策支持、发展环境等不断确立和优化,让民办教育快速步入了发展的春天。   

而我祖父创办的西安培华学院的建设与发展,正是我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她见证了这个时代,是新中国民办教育的探索者和拓荒者。

 

▲西安培华学院理事长姜波 。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恢复创建西安培华女子大学 

 

 

1983年,我的祖父、培华女大创始人姜维之先生率先捕捉到了改革开放的春风,联合陕西省政协委员倡议在陕西创办一所女子大学。在改革开放的政策鼓舞下,在中央省市领导的关怀及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下,新中国第一所女子大学——培华女子大学于1984年7月26日正式成立。   

在我的记忆中,培华经历了非常艰苦的一段岁月,也就是我祖父的那个时代。那个时代,我是从小看着学校从弱到强,从小到大发展的。在当年,国家没有《民办教育促进法》,没有任何的政策、法律法规来支持民办高等教育。培华完全可以说是拓荒者,一切都是从零开始,走过了非常艰难的发展之路。  

我的祖父姜维之先生曾说,大西北要改变落后的面貌,加快发展,没有高素质的妇女广泛参政和参与社会文化经济活动,西部的发展就是一句空话。创办女大,可以为女子接受高等教育开辟更多途径。培华女大成立之日,就被各界人士关注,这一创举被誉为陕西省改革开放的一张亮丽名片。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这给了姜维之先生很大启发:学校要生存、要发展,只能“自己挣钱养活自己”。凭着对教育事业的一片赤诚和执着,姜维之先生独辟蹊径地开拓了一条“以产养教、产教结合”的办学之路。把学校的发展同国家、社会的需要相结合,有目的地为国家、为社会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  

改革开放的40年间,我国民办教育进入了“黄金时代”,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的人才。而进入新世纪后,我国教育事业面临新的形势,那就是——中国教育与全球教育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进一步扩大开放,实现更高水平的教育开放发展,已成为我国教育发展的新需要,更是新时期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新需要。   

看到大批学子成为国家建设所需的高素质应用型人才,我内心倍感欣慰,有感于改革开放和这个奋进的黄金时代。   

□姜波(西安培华学院理事长、致公党中央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编辑:李冰冰   校对:陆爱英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