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7 10:35:44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胡博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默克尔流泪发表告别演讲?别把铁娘子想得太简单了

2018-12-17 10:35:44新京报

关于默克尔的这个假新闻,看上去是默克尔中了一枪,实际上受众也受了一枪,得利者只是那个心怀诡计的幕后推手。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7日,德国汉堡,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基民盟党代会并发表讲话。图/视觉中国

一不小心,默克尔就在中国的自媒体上中了一枪。

12月7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基民盟党代会上发表了作为党主席的最后一次演讲。第二天,一篇“默克尔面对柏林墙的告别演讲”开始在中国网络流传,被若干微信公众号以不同标题转发,阅读量达百万计。

其中,某微信公众号转发时煽了一下情,将标题改为《默克尔告别演讲,泪流满面》,于是,文章收获了10万+和1.2万个赞。

另一个公众号煽得更猛,在转发主文前加了一段诗一般的感慨。诗云:“她有着如此细腻而热烈的情感,如母如妻,如姐如妹……”

这是一篇漏洞百出、查无实据的假冒伪劣网文。

“泪流满面”?

在基民盟党代会卸任党主席的最后一场演讲中,听着长达七八分钟的掌声,默克尔确曾强忍眼泪,但她说:“未来将考验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必须永远快乐地工作。”

“如母如妻,如姐如妹”?

面对场内“谢谢你,老板”的牌子,默克尔冷静地说:“我不需要成为党主席。我仍然是总理。”她对权力的捍卫依然强悍,她还没打算告别。

党代会开完的第二天,默克尔就打包准备赴摩洛哥参加联合国全球移民问题政府间会议去了。

新华社记者后来证实了这篇网文纯属假冒伪劣。打假是攒人品的事儿,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还原一下真相。

▲资料图。图/视觉中国

一、卸任党主席是巴伐利亚选举落败的余绪

两个月前的10月15日,在德国最重要的地方选举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中,默克尔所在基民盟的姊妹党基社盟遭遇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最大挫败。

基民盟和基社盟在联邦议会属于同一个党团,对于联邦层面的议题向来共进退,但在地方选举中,两党各自划分地盘。基民盟从来不参加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而在巴伐利亚州以外,基社盟也不涉足。

这种地盘划分,与巴伐利亚相对独立的历史传统有关。

巴伐利亚就是拜仁的意思。1517年,为维修罗马圣彼得教堂,教皇宣布在欧洲推行“赎罪券”制度。只要交钱,一切罪孽就能得到赦免。这件事成了德国境内各邦国整合的历史起点。

威登堡大学的牧师路德在教堂门口张帖了“九十五条论纲”,明确提出“上帝之语”不由教廷掌握。最终,大约一半的德语国家信奉了路德派新教。

1525年,来自勃兰登堡的条顿骑士团总团长阿尔伯特宣布改信路德派新教,随后将条顿骑士团世俗化,改为普鲁士公国。以中欧为界,基本上位于北欧和德意志北部的属于新教派,往南属于天主教派。

巴伐利亚处于德国东南部,信奉天主教的占多数,这就与普鲁士之间有了文化上的冲突。

到1866年普鲁士发动试图统一德意志各邦国的普奥战争,向德意志人的宗主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挑战。巴伐利亚站在奥地利这一方。

这是俾斯麦和毛奇的时代,哈布斯堡王朝不出意外地战败,巴伐利亚作为哈布斯堡的小伙伴成了交易品,被普鲁士吞并,成为德意志帝国的一部分。这样,文化冲突外又有了些战争之仇。

巴伐利亚与德国主体的疏离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我也曾去过柏林墙,聊起历史,柏林人淡淡地表达了对巴伐利亚人的某种情绪,反过来在慕尼黑,也能感受到巴伐利亚人对柏林的某种情绪——地图炮哪儿都有。

基社盟在巴伐利亚的重挫,被广泛认为是受了默克尔宽松的移民政策拖累。基民盟内部的右翼同样这样认为,代表人物是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和卫生部长施潘。

随后,默克尔就表示将辞去基民盟主席职务,党魁职务她已经担任了18年。

▲资料图。图/视觉中国

德国是议会制,总理由议员选举产生。多数党的党魁最有可能成为总理。但总理不一定非得是党魁出任,比党魁更有控制力的人也可以当总理。所以默克尔卸任党主席不影响她当总理至2021年届满。

二、差点流泪不过是共情表现

虽然在基民盟党代会的最后一次演讲时,默克尔确实差点泪流满面,但那是面对党内长时间的掌声、高举的牌子产生的共情,事实上当她中意的基民盟秘书长克兰普·卡伦鲍尔当选新党主席的那一瞬间,默克尔是笑容满面的。她走到卡伦鲍尔身旁连声恭喜。

卡伦鲍尔被称作“迷你默克尔”,但本人不承认这个绰号。许多人在猜测后默克尔时代,还能否延续默克尔确立的党内政策以及未来的行政政策。

不用猜,肯定无法完全延续,特别是在移民政策上。

卡伦鲍尔不具备默克尔在党内所拥有的掌控力。同样关于移民的质疑,对默克尔来说是挠痒痒,对卡伦鲍尔来说就是“鸭梨山大”。

虽然在大的方面,卡伦鲍尔仍与默克尔保持一致,但卡伦鲍尔主张严格审查移民资质,对于不符合条件的难民应该坚决遣返。这样,她就与党内反对默克尔的一派有了共同点,这些共同点也是今后她维持党内团结的基础。

▲当地时间2018年10月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教授叙利亚难民了解德国宪政制度的课程。图/视觉中国

更大的压力在外部。基民盟的姊妹党基社盟在移民问题上是站在反默克尔一方的。

如果卡伦鲍尔想要在2021年的总理大选中保持议会里的优势,她就不能不考虑基社盟的立场。

否则,基民盟和基社盟党团有可能推选不出来参选人。即使共同推出了参选人也未必能嬴。在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议会选举中,基民盟和基社盟姊妹俩都已遭遇挫败。前者有慕尼黑,后者有法兰克福。这是黄牌警告。

所以,无论从个人前途还是党团前途考量,卡伦鲍尔今后势必逐步改变默克尔的移民立场。默克尔不会察觉不到这一趋势,所以她在党代会上对大家说:乐观些,别老绷着。

三、劣质网文披着爱国主义的防弹衣

这么一件清清楚楚的事,被一篇煽来煽去的意淫文搅得似是而非。这是劣质的网络激励机制惹的祸。

想象一下炮制这个假冒伪劣产品的场景:柏林和北京有6个小时的时差,在基民盟党代会的消息传回国内的第二天早上工作时间,炮制者搓搓手,打开电脑,酝酿情感,开始造假。

TA知道要引人关注,需要加上德国的标志性建筑,于是添加了柏林墙这个地点;

TA知道需要情感导流,想象着政坛女性的不容易和市场对宫斗戏的热爱,于是用了些感性的字句描绘默克尔的心路历程;

TA知道必须迎合中国网络上的气场和呼声,于是加上了“西方应不分意识形态与中国展开合作,解除对华军售禁令”等字眼,而TA不知道在对华军售禁令问题上英国和法国的态度更宽松。

当这篇4000多字的假冒伪劣作品完成时,TA知道即使被揭穿也不会遭遇多大惩罚,因为并没有犯了太大禁忌,而且文章里默克尔对中国的友好立场折射的是TA的爱国主义立场,是一件可靠的防弹衣。一切盘算好后,TA把文章发送出去,然后心里默默计算着未来几天的收益。

只要不犯大禁忌,就可以随便造假编制假新闻,自媒体不能这么玩。特别是还披上爱国的外衣。

关于默克尔的这个假新闻,看上去是默克尔中了一枪,实际上受众也受了枪,得利者只是那个幕后推手。

就问一句:凭啥?

□徐立凡(专栏作家)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贾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