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7 17:39:41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权健束昱辉被刑拘,但还有多少“权康”逍遥法外

2019-01-07 17:39:41新京报

一些保健品直销企业,可能没有权健那么极端,但在“虚假宣传”和“涉嫌传销”方面,他们和权健相比可能并不逊色。

▲束昱辉。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正在海外集训的天津权健足球队的队员,想必非常忐忑,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样。

 

靠直销保健品能够供养一支中超球队,除了说明权健的暴利达到何等惊人的程度外,也说明他们“洗白”的努力,已经无限接近成功。

 

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权健这次看来真的逃不掉了。

 

一、权健想蒙混过关,基本上没有可能


 

天津本地党报《天津日报》在一版重要位置发表评论,《重打猛打真打,坚决铲除保健品乱象》,标题或许本身就说明天津会依法对待“权健”了。

 

当地官媒的评论,是一种舆论总结,也表达了某种官方的态度,权健想蒙混过关,基本上没有可能了。

 

这让人想起舆论风暴刚起的时候,权健在天津正好召开2000人规模的“直销大会”会场如醉如痴的场景。

 

那些权健“事业”的参与者,如今可能面临重大的人生选择:是放弃这种暴富的理想,还是继续坚持下去?

 

过去,一定有亲戚朋友提醒他们,权健本质上就是“传销”,但是他们不但不以为意,在内心还有一股鄙视,“这是直销,合法的,和传销不一样。”

 

这次天津方面宣布,将对束某某等18人进行刑拘,调查的方向,除了“虚假宣传”外,还有“涉嫌传销”。

 

这相当于重新审视那些正在从事“直销”的保健品行业。他们的操作,其实和权健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

 

二、一些保健品的销售模式,变得越来越接近传销


 

就在这两天,央视还在报道其他保健品品牌“虚假宣传”的事情,这也表明,采用同样发财策略的,绝对不止权健一家。


▲2018 年12 月26 日,北京丰台区方庄某小区内,一家美发店也经营权健火疗,新京报记者体验火疗时,吊灯也被腾起的火焰烧坏。图/新京报


直销和传销的区别,很多人都略有耳闻。典型的传销,是没有产品的,他们销售的只是“销售本身”,靠兜售梦想来发展下线。

 

而所谓“直销”,则以产品为核心。他们销售的产品,有相对合理、固定的价格,也是国家批准生产的。传销往往要求入会者缴纳一定费用,而直销则不需要,参与者的收入,基本上是以销售产品数量来决定。

 

这样看,直销似乎就只是一种销售方式或策略而已,这种观念给那些参与者以安慰,他们会认为自己是完全合法的。

 

但是,非常奇怪,但本质上又具备必然性的是,那些直销保健品销售模式,变得越来越接近传销。

 

事实上,以“合法”或者“正当”的面貌来进行传销,恰恰是权健成功的关键。

 

保健品的特点,就在于它的双重性:在申请国家批文的时候,他们往往比较老实,申请的都是“饮品”“保健品”。但是在拿到批文之后,没有哪一款保健品会像药品一样得到监管。

 

在销售的时候,保健品必然会被神化,没有谁会为这样的“普通饮品”买单。换句话说,他们在销售的时候,必然会变成“药品”,而且是“神奇的”药品。

 

这可以说就是保健品的原罪,没有哪一款保健品所宣传的“疗效”,是经得起医学的检验的,但是,同样没有哪一款保健品会老老实实“宣传”的。

 

所谓“权健帝国”,就是建立在这个原罪的基础之上,事实上,束某某以前就是从另一家直销保健品行业那里学到的经验。

 

三、权健被查,但“权康”呢


 

在组织方式上,权健模式非常接近传销。那些销售点,不但疯狂夸大不存在的疗效,也会以传销的方式进行“再组织”和“再生产”。

 

这种方式,作为“总部”的权健,不但一清二楚,甚至还进行专门的培训。权健的做法,是做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切割,用户使用产品出了事故之后,最后的责任主体,往往只到加盟店为止。

 

因此,在权健事件已经趋于明朗的时候,公众感兴趣的,其实是更广泛意义上的“保健品直销”行业,会不会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调查。

 

他们可能没有权健那么极端,没有采用本身就具备危险性的“火疗”,但是,在“虚假宣传”和“涉嫌传销”方面,他们和权健相比可能并不逊色。

 

但是,由于缺少能够引起媒体关注的极端医疗事故,他们还处在舆论的安全地带。

 

权健倒了,也不能让那些“权康”活得好好的。

 

或许,是时候重新审视所谓直销的合法性问题了。


□ 张丰(媒体人)


编辑 王言虎   实习生 李文隽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