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7 17:21:25新京报 编辑:孟然 胡博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打破部门数据孤岛,“贫困户有奔驰”就不再难查

2019-01-17 17:21:25新京报

家庭收入是动态的,实时监控再难也不能缺位。像贫困户有没有车辆,就会因时而异,鉴于此,民政、交管等也该打破部门间数据孤岛,进行数据交叉比对,这样贫困户名下挂有车辆等问题,自然也就不难发现。

▲资料图。图/新京报动新闻截图

“国贫县贫困户开奔驰奥迪”公布了部分调查结果。据新京报报道,1月16日,山西省委宣传部发布通报,对名下有奥迪、奔驰5辆车的隰县三名贫困户情况进行了重点介绍。

简要地说,刘某连名下的奥迪车,为一辆车龄21年的“三手车”,是其工友张某借用其身份证办理的交易手续,刘某连只是“挂名”。

名下有5辆车的贾某,2014年靠车辆承包跑运输脱了贫,之后分别分期购买了一辆轿车和一辆货车,另外3辆则同样是朋友购买,挂在了他名下。

而开着奔驰的郭某芳,其奔驰是婚前财产,2016年嫁给了曾是贫困户的王某。虽然王某一家当时已脱贫,但按整户识别,两人一并以脱贫人口纳入了扶贫对象范围。如今调查认定,二人不符合相关要求已被清退,同时问责了4名把关不严的相关责任人。

应该说,当地的调查与回应,还是比较详尽,也给了公众较清楚的交代。但不知是还未调查完毕还是其他原因,对之前报道中提到的其他400多“有车”贫困户,还未公布结果。

管中窥豹,这三个典型,也已经暴露出了一些问题。例如,三个人中,有两个都涉及“挂名”的问题,可见这一现象并非个例。这次是刘某、贾某被“挂名”,那反过来,会不会有贫困户“开自己的车,挂别人的名”,来躲避核查?这种挂名乱象,无疑为精准识别贫困户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混乱。

当然,当地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对贫困户动态识别不够,未做到“当退则退”。一些人或者家庭,明明已经脱贫数年,但却仍赖在“贫困人口”当中,相关部门却闭目塞听,毫无察觉。

说到这,有关部门可能觉得很委屈:家庭收入是动态的,要实时监控、随时进出,还要有“火眼金睛”分辨出资产的真假,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但其实,把这个问题放到实际场景中,放在具体管理贫困人口档案的居委会、村委会当中,未必就那么困难。

一来,相关部门本就应该对贫困户的基本信息、生活状况有所了解,如果连人家有没有车都“两眼一抹黑”,难称得上是个合格的扶贫干部。而从曝光数据的详细程度看,若有心要查清并不难。二来,国家对贫困人口管理的相关政策也考虑到了操作性。例如“八进八不进”中明确提到,“家庭拥有或使用机动车辆、船舶、工程机械及大型农机具的农户”不能进入扶贫对象范围。

像贫困户有没有车辆,就会因时而异——可能被认定贫困户前还没有车辆,被认定后就有了,若单靠主要负责扶贫的归口部门之力,识别起来确有难度。

考虑到新车注册登记、二手车过户等都会过交管部门之“手”,要发现有些所谓的贫困户名下是否有车等情况,民政、交管等也该打破部门间数据孤岛,进行数据交叉比对,这样贫困户名下挂有车辆等问题,自然也就不难发现。

眼下脱贫攻坚越是到了关键时期,对精准度的要求就越高,为保证“全部脱贫”,必须一户一卡、逐一核查,动态监控。此处的“动态监控”的重点,就是贫困户的经济状况变化,包括房车方面的情况,这些不断实时更新。鉴于涉及贫困户经济状况的评价指标、数据掌握在多个部门,为了更精准地掌握这些信息,打破部门间的数据孤岛更有必要。

说到底,就该事件而言,公众对此事较真,不是眼红贫困户有钱了,而是担心不能应保尽保、不该保的乱保。而开着小车、住着小楼、领着贫困补助,于脱贫事业本身、于政府形象都是“丑闻”。这也提示各地方,宜尽早通过打通部门信息“壁垒”等方式,加快完善对贫困户经济状况的全面核查和精准监控,避免再发生“开着奔驰还被扶贫”的情况。

□思凝(媒体人)

编辑 孟然  校对 贾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