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1 23:03:14新京报 编辑:杨林鑫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杨永信网戒中心关停,法律上还需有个说法

2019-02-21 23:03:14新京报

该网戒中心的一些做法在公众看来都可能触及了相关法律,但至于其到底是否涉嫌违法,还需要有关司法部门回应舆论的关切。

▲实探临沂网戒中心原址,杨永信仍任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每周四坐诊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近日,杨永信网戒中心被关停的消息在网络广为流传,临沂市卫健委工作人员回应称,早在2016年,杨永信的网戒中心已经关停。2月21日,经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原本紧闭的网戒中心大门已经可以通行,原用来军训的场地已变成停车场。据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宣传科消息,杨永信现在每周四坐诊,行政职位仍是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

杨永信网戒中心从成立那天起,就始终伴随着巨大的社会争议。从2006年开始,该网戒中心用“电休克疗法”对青少年实施电击等身心虐待行为。2009年,世界顶尖学术杂志《Science》发布了杨永信不顾患者抗议、持续电击患者的事件。同年,国内多家媒体均对其涉嫌“电击、捆绑、限制人身自由”等“疗法”进行了曝光。

电击治疗网瘾随之被卫生部门叫停,杨永信一度销声匿迹。而之后,杨永信再度出山,将治疗方法从“电休克疗法”换成了“低频电子脉冲疗法”,但这并无助于改变杨永信的公众形象,对杨永信治疗手法的质疑,在网络汇聚为一轮又一轮的冲击波,杨永信网戒中心越来越被舆论所不容,最终没有逃过关门的命运。

杨永信网戒中心的寿终正寝,让许多人松了一口气。不过,关于杨永信的争议,并未因此画上句号。其中隐藏了多少青少年被虐待事件,至今仍是个谜。这绝非捕风捉影,因为不仅有媒体和公众的揭露,有受害人的现身说法,更有杨永信本人面对媒体绘声绘色的描述。

通过目前种种已知的信息,杨永信网戒中心涉嫌多宗罪:包括违背受害者(有未成年人,也有成年人)意志,限制其人身自由,实施非法拘禁;包括“100万根针从脑袋穿过”电击,让受害者生不如死,涉嫌故意伤害;包括在法律不承认网瘾为精神疾病的前提下,滥用电击治疗,涉嫌非法行医。

至少,该网戒中心的这些做法在公众看来都可能触及了相关法律。当然,舆论不是法官,由于入刑门槛的严格,杨永信的行为虽然触犯众怒,未必就能当作犯罪受到刑罚追究。但无论如何,对于杨永信及其网戒中心的行政和司法调查,无论如何都是少不了。

至于其到底是否涉嫌违法,还需要有关部门回应舆论的关切。而目前有关方面不过是关掉了网瘾治疗中心,杨永信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法律的追究,甚至还在照常行医,还担任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的职务。

关得了杨永信网戒中心,却关不住公众的追问。在长达十年的时间,杨永信网戒中心到底发生了什么,监管部门又承担了什么角色,这一切不能成谜。而且这不仅是行政上的问题,也需要相关司法部门的介入调查,面对这样一个网戒中心不能简单的一关了之。

□国华(媒体人)

编辑 杨林鑫   校对 付春愔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