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 16:17:09新京报 编辑:孟然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携号转网后成“二等用户”,别让政策红利“空耗”

2019-04-15 16:17:09新京报

如何在基础通讯服务之外,扩宽多元的业务类型、以更丰富的服务提升用户黏性,甚至吸引用户“携号转入”,才是顺应政策和现实的应时之举。

▲图/视觉中国

用户期待多年的携号转网终于跨出试点区,年底前将在全国实现。但《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落实优惠新政,试点地区已暴露出诸多问题,用户在携号转网过程中一不留神就会掉进各种“坑”里,前有申请转网障碍重重,后有转网后成“二等用户”,甚至基本使用都成问题。

媒体调查提到的“坑”可以说五花八门——比如“签约签到海枯石烂”:有用户的合约业务甚至要到3000年才能到期;比如“小恩小惠施于人”:在正常资费之外,莫名其妙冒出免费业务,协约没到期或业务没取消之前都不能转。

哪怕用户满足条件,原号码的运营商客服,往往还会夸大转网的流程和代价;而即便是携号转网成功,过渡期还要忍受诸多不便,比如网络降为2G。而且,部分携号转网用户还不能参加新运营商提供的诸如赠话费之类的业务,被作为“二等用户”区别对待。

在个人时间、精力越来越宝贵的今天,类似的门槛设计无疑打消了用户的积极性,因此也延误了携号转网的落地时间。政策的红包只能半挂在空中,任由用户抬头看着,却无法真正给人带来实惠和便捷。

诚然,从技术上讲,携号转网并非像“从左口袋到右口袋”如此简单,运营商的下游,往往还涉及第三方服务机构,像有些号码转网后收不到验证码,就是验证码提供商和运营商无法同步的结果。运营商为自己叫屈,也并不是毫无道理。

再者,涉及具体业务,不同运营商之间的收费标准、服务内容也不尽相同,携号转网首先离不开标准的统一和利益的调整,需要过渡时间,这也是目前只选取五省市试点的原因。

但给运营商预留充足的改革时间,不意味着就能以技术磨合为由各种拖延、搪塞用户。

至少就媒体曝光的一些“坑”来说,无论是使用误导性的话术挽留用户,还是区别对待转网用户,显示的还是对携号转网消极抵制的姿态。害怕用户流失当然是直接原因,但更重要的还是担心携号转网实现后,用户“用脚投票”会加剧三大运营商的行业竞争,最终导致整体的资费下降,损害既得利益。

通信服务作为一项基础设施服务,消费者理应享有自由选择权,谁家的资费低、服务好就往谁家转。对运营商来说,设置各种不必要的门槛,不能真正提高用户满意度。要做大市场份额、赢得口碑,说到底还是得靠提质降费。

而从长远的角度看,如此“硬留”、如此执着于“通讯费”未必就符合未来的发展路径。如何在基础通讯服务之外,扩宽多元的业务类型、以更丰富的服务提升用户黏性,甚至吸引用户“携号转入”,才是顺应政策和现实的应时之举。

遗憾的是,从此前的取消漫游费、流量清零,到如今的携号转网,各类优惠政策的落地,无不是官方部门和舆论推着走。运营商哪怕承受着垄断的指责,在改进业务时,往往也还是像挤牙膏一样,很少有一次性到位的。携号转网“坑多多”,再次折射出诚意的缺失。

事实上,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新增携号转网用户63万人次,同比增长62%。如此快速的增长势头说明,运营商完全可以做到高效率推进。前面提到的第三方服务商的技术障碍,随着工信部统一号码管理平台的搭建,也大大弱化了,不能继续成为延缓推进的托辞。

今年两会期间,携号转网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工信部负责人则承诺,“年底之前,实现所有手机用户自由携号转网”。可以说,携号转网的落地时间表已经明确,运营商此前也表态积极落实,既然如此,就该拿出起码的诚意,大刀阔斧,扫清各种人为障碍。

此外,鉴于运营商对携号转网的消极态度,监管层面还得进一步明确细化,将携号转网的办理条件进行精简,不该存在的附加门槛必须坚决消除。

□熊志(媒体人)  

编辑 孟然  校对 刘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