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1:34:20新京报 编辑:陈静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圣母院大火,“巴黎的心脏”碎了

2019-04-16 11:34:20新京报

遗憾终究是难免的:即便有朝一日,焕然一新的尖塔再度屹立于塞纳河城岛之上,沐浴在巴黎柔和的春雨中,它也永不复昔日之旧了。

▲巴黎圣母院得到消防人员抢救,但著名玫瑰花窗被烧毁。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

巴黎时间2019年4月15日18时50分许,正在翻修中的世界文化瑰宝、享有举世盛名的巴黎圣母院燃起熊熊大火,曾在无数脍炙人口名著中亮相的教堂顶哥特式尖塔在众目睽睽之下轰然坍塌,这座始建于1163年、竣工于1345年的巴黎“地标”,遭受了迄今空前的一次浩劫。

大火之下,损失惨重

事发时巴黎圣母院主体建筑正在进行屋顶等处修缮,尖塔、教堂拱顶和两座代表性的塔楼,都被脚手架所环绕。大火烧毁了尖塔和部分木结构,令劫后的大教堂面目全非。但不幸中万幸的是,拱顶和两座塔楼虽遭到“极大破坏”,但主体建筑得以幸存。

巴黎消防队发言人表示,钟楼北塔的受损情况十分严重,但“主体结构还算完整”。巴黎圣母院院长绍维(Patrick Chauvet)则心有余悸地表示,对于法国乃至世界天主教徒而言至关重要的圣母院两大“镇院之宝”——1239年由法国国王路易九世从拜占庭购得、据称系耶稣遇难时戴在头上的荆棘编织冠冕,和号称“法兰西护身符”的圣路易袍,都侥幸逃过了回禄之灾。

尽管是世界级瑰宝,但坚持免费开放的巴黎圣母院长期以来缺乏维护和修缮资金,此次好不容易筹集到一笔款项,开始期待已久的修缮工作,却不料遭此浩劫,令人十分感慨。目前,巴黎检察官办公室排除了人为纵火及恐袭可能性,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之中。

火灾立即惊动了全巴黎、全法国的媒体和公众。

▲巴黎圣母院大火:教堂内部画面首曝光,珍贵藏品已转移。视频/新京报我们视频

法兰西流下眼泪

第一个直接报道火灾的法国电视一台发出“巴黎的心脏在燃烧”的悲鸣,而首家刊出火灾消息的传统纸媒《解放报》,头版整版只有一张教堂尖塔倒塌的照片,以及一行言简意赅的粗体双关语“NOTRE DRAME”(我们的悲剧,和“巴黎圣母院”NOTRE DAME只有一个字母之别),令人感到压抑和悲怆。

尽管号称400人的消防队闻讯赶到,但只装备有“古朴”的传统消防车、消防水龙的他们对塞纳河中城岛上熊熊大火束手无策。巴黎素称“雨都”,冬、春两季尤多雨水,但4月15日这一天偏偏晴空万里,滴雨未降,被隔绝在更外围的巴黎市民,只能含泪吟唱着“圣歌”,为默默守护了巴黎城近800逾年的圣母院祈福。

▲悲伤的人们。我们视频拍者:田野

巴黎圣母院的浩劫惊动了整个世界,从罗马教廷到伦敦市长,人们纷纷对这座人类宝贵文化遗产的命运表达深切关注,就连一向“另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拨冗对“城岛救火”提出了“不妨用消防直升机助阵”的“支招”。

尽管人们还没从灾难所带来的悲痛和惊愕中缓醒,但已有人对巴黎乃至法国消防及消防调度能力提出质疑。

事发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刚刚完成原定于4月15日巴黎时间20点公布的“法国大讨论”结束总结演讲,突如其来的大火将他这次精心准备数周之久、意在竭力挽回因“黄背心”事件而遭受重创的民意支持率的“重头戏”彻底搅黄。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火灾现场。

演讲的播出被临时无限期推延,取而代之的是他本人、巴黎大主教奥博蒂、总理菲利普和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关于火灾的专题演讲。

在演讲中,他们感谢了“消防员的努力”,总统并表示“一定重建巴黎圣母院”,但可以想见,在实行单一制的法国,在“黄背心”阴影笼罩的政治氛围和大背景下,身为法国全国最高行政首长的马克龙,恐怕和身为巴黎行政首长的伊达尔戈一样,难免在此次众目睽睽之下的火灾中,被烧得焦头烂额,能否止损,恐只有天知道。

事发后法国开云集团董事长兼CEO皮诺第一时间代表这个法国著名富豪家族宣布,将为巴黎圣母院的重建捐款1亿欧元,法国遗产基金会(Fondation Patrimoine)则宣布自即日起举办旨在推动巴黎圣母院重建的“义展”,此时此刻,千千万万的巴黎人、法国人,正为修补“巴黎的心脏”而努力。

整个世界都为之心痛

巴黎圣母院此次所遭受的浩劫令人痛心,不但令巴黎人、法国人失魂落魄,令世界上无数曾经参观和欣赏过这些瑰宝的人士顿足捶胸,也让更多仅从视频、图文和文艺作品中欣赏到其风采的各国民众感到追悔莫及——他们原本以为,这一级别的文化遗产是永恒的、永久的,终有一天自己可以一近芳泽,如今却成为无奈而永久的遗憾。

据一些非政府组织估计,即便按照最保守的计算,修复巴黎圣母院火损部分也需要上百亿欧元资金、强有力的专业支持,和至少十年以上的时间,且能否“整旧如旧”尚难断定,而一些珍贵文物、景象,恐怕再也无法回到火灾前的模样了。

对此,许多巴黎人在镜头前失声痛哭,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老法语”们也怅然若失。

然而,遗憾终究是难免的:即便有朝一日,焕然一新的尖塔再度屹立于塞纳河城岛之上,沐浴在巴黎柔和的春雨中,它也永不复昔日之旧了。

□陶短房(专栏作者)

编辑 陈静   校对 危卓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