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0 18:02:44新京报 编辑:杨林鑫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要求企业填假数据,白城统计造假就不怕暴露?

2019-04-20 18:02:44新京报

煞费苦心地给数据注水,就连个体经营户都不放过,当地的统计造假恶劣行径让人惊愕:既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为何不将修饰数字的功夫下在经济发展上?

▲关于吉林省白城市经济普查违法案件的通报。  国家统计局官网截图

弄虚作假、违法干预普查对象上报普查资料……4月1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关于吉林白城市经济普查违法案件的通报,通报指出,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白城市下辖区县及相关部门存在这些严重违法乱象,导致有关专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

目前,国家统计局已将这些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2016年辽宁财政数据造假事件曾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也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可就目前看,国家对统计造假的严厉打击惩处,以及造假对当地经济社会的负面影响,并没有让部分地方悬崖勒马、幡然悔悟。至少从同处东北的白城市造假的胆量与手法上,我们看不到辽宁统计造假事件的警示意义。

据披露,白城市经济普查数据造假是全方位、全系统、全链条的。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目前发现涉及造假的有洮南市、洮北区、通榆县、白城工业园区及多地的工信部门、经济发展部门等。对于一个只有一区、两县、两市的地级市白城来说,造假的波及面这么广泛,可以说是“大面积塌陷”。

不仅如此,白城市统计数据造假行为也因其十分彻底而格外恶劣。国家统计局通报显示,当地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

根据相关制度设计,企业“一套表”调查,是指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意味着,国家统计局可以点对点直接从企业采集数据,这中间政府部门并没有修改权限,但企业可以。而白城市就钻了这个空子,通过影响企业向上传递注了水的经济数据。

这也刷新了公众对政府数据造假的认知--白城市已经从以往的层层造假,转向了“从源头抓起”,直接干预企业的数据填报。此举不仅损害了企业的利益,也是在公然对抗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行动。

这样煞费苦心地给数据注水,就连个体经营户都不放过,未免让人惊愕:让企业填报假数据,意味着暴露风险更大,粉饰成本也更高。当地既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为何不将修饰数字的功夫下在经济发展上?

这中间,除了“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的习惯性GDP崇拜之外,恐怕与地方官员一如既往的侥幸心理有关,总觉着查这个查那个不会查到自己头上。

只是,这算盘打错了。近年来,国家对统计造假的治理越来越严,《统计法》和《统计法实施条例》规定,对地方人民政府、政府统计机构或有关部门、单位统计造假、弄虚作假等违法行为,要予以通报。2018年,中办、国办印发的《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督察工作规定》,明确规定了统计督察的主要内容,包括问责统计违纪违法行为、发挥统计典型违纪违法案件警示教育作用等。

现实中,一方面,国家统计局开始加大对统计违法案件的查处与通报曝光力度,充分发挥震慑警示作用;另一方面,一些地方也认识到统计造假的危害性,开始发力。比如,2017年辽宁省两会上,省长陈求发就首次对外确认,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

说到底,不能听任注水数据影响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唯有从根本上消除地方官员的侥幸心理,杜绝“唯GDP”、“唯数据”的政绩观,才有可能让统计走向正常,并真正成为决策依据。

□斯远(媒体人)

编辑 杨林鑫   校对 陆爱英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