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1 12:16:38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看大仙”“拜土地”成风,“信仰掮客”们还有多少神通

2019-04-21 12:16:38新京报

民间信仰不等同于民间迷信活动,“大先看病”轻者耽误病情,重者谋财害命,早该收了他们的神通。


今年二月底,河北盐山县人民法院对一起案件的审理,引发了媒体关注。


这起案件,便是发生于2017年11月份,男子迷信妻子“蛇仙附体”将其鞭打至死的胡瑞娟事件。


到目前为止,案件审理因“大仙”赵清江患病依然未出结果,不过相信施暴者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这起案件的起因,表面上源于一个个体“大仙”的谬断,根本原因却是迷信“大仙”的民间信仰风俗作祟。


一、民间信仰依然有着较大影响力


近日,新京报记者按图索骥,深入案件发生地河北沧州的农村地区,探访了各村诸多“大显神通”的“大仙”。


从视频中我们能够看到,“大仙”门前大多门庭若市,排队看病者络绎不绝。


而“大仙”们则动不动声称,病患被仙附体或者被鬼缠身,需要他们施法救治。之后他们便会显现异能,或用戒尺敲打,或直接用手在空中乱抓,用来驱鬼、抓鬼。


他们通常在短时间内便能手到病除或“符到病除”,告诉患者可以回去安心睡觉,与此同时,不菲的诊断治疗费也进了腰包。


看来,胡瑞娟事件,在当地并没有影响“大仙”们的生意,只是方式变得更隐蔽,而且依然日进斗金。而前来看病的“患者”,也未能吸取胡瑞娟的教训,他们对其他“大仙”们依然抱有期待。


这绝非个案,“看大仙”之风,之所以在广大农村地区,屡禁不止,是因为这后面有着历史悠久且根深蒂固的民间信仰在发挥作用。



民间信仰风俗,如今依然对人们的生活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


二、“大仙看病”做的是信仰的生意


民间信仰并非宗教,其实,它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民间信仰是在原始宗教基础上吸收了儒释道三教的内容,并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演变成的独特信仰。


民间信仰区别于正统宗教信仰的特征是其世俗性与功利性强,且具有很强的自发性与松散性,并且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是其敬拜神祇极为多元,且诸神的位列等级又颇为混乱。譬如王母娘娘、观音菩萨和关公可以同列一条供桌。


只要有现实需求,普通百姓随时可以请出任何一位相应的神祇,以满足所需。这样一种便捷、平实、供需极为恰适的信仰,自然会受到民众的极大欢迎。


只是,这样一种复杂的信仰形态,非常容易引人误入迷信的泥淖之中。


以沧州“大仙”为例,这些“大仙”,在民间信仰中又称“出马仙”,是原始宗教萨满教巫师传统的一种延续。


“出马”,据说是指一些动物,例如狐狸、蛇、黄鼠狼等,修炼成精而附体人身,进而让人有了为他人断事治病的能力。


这种事,是否真有其实,并无任何科学依据可言。只是,自古以来民间的部分民众秉持着一种经验主义的“实证精神”,固执地认为真有其实,也因此“大仙”的传统才能延续至今。


只是,如今这些所谓的“大仙”,不少人本身就是体弱多病的患者,主要是中老年妇女,她们普遍文化程度不高,法律意识薄弱,而且大多体弱多病,也有人是精神病患者。


本身既无劳动能力,又或者懒惰不事生产,做信仰的生意就成了一种高性价比的职业选择。


加以“大仙”市场的供不应求,“大仙”们可谓财源滚滚,比互联网创业者轻松多了。而一般人极容易被金钱的欲望所奴役,进而做出欺骗、敲诈等违法行为。


三、“大仙看病”早该收了神通


目前,民间信仰及其相关仪式活动,在我国法律和政策的框架下,尚缺乏合法性存在的根据。


并且,中央颁布的《民间信仰点管理制度》明确提到,“民间信仰点不得从事驱病赶鬼、妖言惑众、跳神放阴等封建迷信活动和其他非法活动,保持清静庄严,正常开展活动。”


另外,对于非法修庙等活动,也有“对私建、乱建、非法修庙占地的要依法查处”等规定。破除民间迷信,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难题。


要认识到,民间信仰不等同于民间迷信活动,它是一种十分复杂的社会信仰体系。我们应该尊重、包容民间信仰,但要反对迷信或以迷信为中介的非法生意。


破除迷信,要加强对民间信仰活动的监管与引导,完善相关管理体制,严格执行有关民间信仰的管理条例,引导民间信仰活动局限在合法领域之内。

 

与此同时,更重要的还是提升民众的教育程度和科学认知水准,并做好针对迷信活动的科普宣传工作,实现民众科学与理性的启蒙,如此才能让民间迷信无处遁形。


□ 狄宣亚(媒体人)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危卓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