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5 16:38:10新京报 编辑:陈静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郑渊洁给执法者送锦旗:打击盗版这则童话“不是骗人的”

2019-04-25 16:38:10新京报

“童话大王”郑渊洁给执法部门送锦旗,让这部由他和监管部门共同演绎的“反盗版”大剧,画上了挺圆满的结局。

▲郑渊洁回应退出2018年中国作家榜:不与进校卖书作家为伍。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因炮轰“童书进校园违法推销”而成近期焦点人物的郑渊洁,这两天又有了新“动作”——他给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送上了一面锦旗。

据新京报报道,因近日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在通州突击查获《郑渊洁经典童话皮皮鲁外传》等涉嫌盗版图书67万余册,4月24日,郑渊洁亲自跑到执法总队赠送锦旗。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他称这是他平生第一次送锦旗,“最近我在网上获得了一个词,网友们叫我‘正面刚’,我想把这个词转送给执法总队的执法人员,他们敢于和盗版书商‘正面刚’,他们做的工作是在净化文化市场。”

在“世界图书和版权日”的次日,为监管部门送上了锦旗,“童话大王”郑渊洁的这波操作自然有其用意:自称“写作41年,有30年在疲于奔命保护知识产权”的他,算是版权权利人里的“死磕派”。长期跟盗版“大战风车”,的确是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可维权之累——身累讼累心累,大概只有“冷暖自知”。他写的童话都很美好,但跟盗版的“量子纠缠”恐怕真没童话那般美好。

▲郑渊洁向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赠送锦旗。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在此语境下,北京市监管部门直捣黄龙,查获数十万册涉盗版图书,既是对身为被侵权方的郑渊洁权益的维护,也会以“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立场宣示给他以慰藉和鼓励。他说执法人员和盗版书商的“正面刚”“给了我们文化创作者很大鼓舞”,本质上也是知识产权保护加码的正向情感反馈。

说起来,盗版猖獗已不是什么“新闻”。有人调侃,这些年,我们追过的“武侠大师”一箩筐,如“全庸”“金庸名”“古尤”“古龙巨”……全是李鬼冒充李逵,这连着的,则是盗版黑产利益链。

早些年,青年作家韩寒还在作品集《像少年啦飞驰》的序言里写道:“《三重门》以后有很多盗版和伪本,包括《三重门外》《三重门续》《生命力》等等。大家盗版我的书我没多大意见,只是希望可以尊重原著,盗出水准,不要出现跳页漏页,不要把别人的东西搬过来说是我写的。”这也是以“从吐槽退回到无力吐槽的暂时认输姿态”迂回表达对盗版的不满。

盗版是对文化创作的欺压,正如洗稿是对原创的权益劫夺。也正因盗版为害不浅,近些年来,从中央到地方,从立法、执法到司法,都在强化对盗版乱象的整治。

从2007年9月国家版权局反盗版举报中心正式成立,到发布“全国打击侵权盗版十大案件”的机制化;从多次开展“双打”、“剑网”等专项行动,到明确“实行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剑指盗版的“利剑”,已是频密出鞘。

这也是整个知识产权保护“棋局”中的重要落子:不论是建立信用体系,明确专利侵权诉讼中的举证妨碍规则,将整治箭头对准“洗稿”,还是建知识产权专门法院法庭,健全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机制等,都勾绘出了知识产权保护网织密织牢的态势。

打击盗版“严”字当头渐成常态,其成效也必定会在查办涉盗版类案件数量、罚没金额和盗版书籍减少中得以显现。而郑渊洁送锦旗,也是对其现实成效的侧面印证。

但从“一次性”查获这么多挂名郑渊洁的盗版书可以看出,盗版现象离绝迹还远着。郑渊洁说,“我觉得国家有两支队伍,一支是拿枪的解放军,另一支是不拿枪的知识产权保护队伍。”而只要盗版依旧猖獗,这支“不拿枪”的队伍就没有收工时,跟盗版“正面刚”也就没有完成时。

“童话大王”郑渊洁给执法部门送锦旗,让这部由他和监管部门共同演绎的“反盗版”大剧,画上了挺圆满的结局。歌曲《童话》里,那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脍炙人口,但毫无疑问,打击盗版的童话绝不应“是骗人的”。

□仲鸣(媒体人)

编辑 陈静 编辑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