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5 18:28:15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大学阶段不该学金融”,但大学生们答不答应?

2019-04-25 18:28:15新京报

年轻人最需要的心灵鸡汤或许是:少喝一些鸡汤,去奔跑,去阅读,去生活。


“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大学阶段不该学金融”——这是今天挺好玩的一则新闻。

 


大学阶段该不该学金融?这是个很有争议性的话题。这话出自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之口,就更有争议了:这与其人设有些不搭,毕竟田轩自己本科就是在北京大学读的经济学,现在还在赫赫有名的五道口金融学院做副院长。

 

金融学者说大学不该学金融,怎么听怎么突兀。为避免断章取义,这句话显然应结合上下文语境中打量。

 

据报道,田轩的原话是:“经过20多年我自己的观察,假如说要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可能的话,其实我倒不觉得,在大学阶段应该去学经济学或者是金融学。现在客观上讲知识的迭代是非常快的,知识爆炸,很多的知识的折旧率也非常快。有学者曾经测算出知识的折旧率是25%,就是说你大四毕业的时候你大一学的东西理论上已经没用了。”

 

无论是假设给自己“重新来过”的机会,还是强调“我觉得”,都在强调这是一家之言、一己之见。很多人都有喜欢自嘲当年所读专业的偏好,像很多新闻专业毕业的,恰恰是念叨“新闻无用论”念叨得最狠的,这大可理解。而强调大学应该学习“方法论”,也挺能逻辑自洽。

 

鉴于这些,我觉得对田轩教授的话不必盖上“反常识”的戳儿,它确实跟流行认知悖逆,但未必全无道理。

 

不过我也觉得,他对知识折旧的解释也有点机械。经济学也是有经典文献的,假如大一学的是亚当·斯密、马克思、凯恩斯,大四不可能“已经没用了”——当然,我大学读的不是经济学,只是随便举个例子。但是知识折旧这个概念,确实非常重要而又经常被忽略。

 

考虑到过几天就到“五四青年节”了,许多青年人有“趁年轻,多喝点鸡汤”的精神需求;再考虑到再过些天就到高考了,许多年轻学子们又要满世界打听“热门专业”……所以我也想就“年轻时应该学点什么”这个问题谈谈。

 

不学经济学、金融学的话,本科应该读什么呢?田轩教授给出的答案是,“学习方法论,学习一整套怎么去思考问题,怎么去解决问题的方法,而这些方法论其实是在最基础的学科里边……比如说像哲学、历史学或者说数学、计算机学。”

 

看到他说出历史学,我觉得有点尴尬:巧了,我从北大历史系毕业十年了,但最近突然觉得,大学时如果能读点经济学就好了。

 

而且我永远忘不了,当年历史系的同学一半以上都修了经济学双学位,因为大家都知道历史专业不好找工作。在无知无畏的年纪,我内心也曾鄙视他们的功利心,直到毕业找工作时才佩服别人的先见之明。

 

不过我现在惦记起了经济学,并不是因为工作或生活不如意,我从未后悔当年读的是历史。我只是觉得,多涉猎一门学科,就相当于多一双眼睛观察世界。

 

不是哪个学科不该学,而是该多学学别的学科:学历史的若能学学金融,或者学金融的也能多看历史,估计眼界也能更宽些。

 

而就田轩引出的话题来说,学经济的想学历史,学历史的想学经济,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大家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依我看,大学毕业证上究竟写的是哪个专业或许不是最重要的。读基础学科的人,未必就能掌握方法论。读热门专业的人,也未必就内心浮躁。我想起了一个大学老师的话,真正能钻进去的话,各个学科是相通的。


 历史学习让我很受益,但是我不应该忘记说,真正使我受益的不是课堂、考试、写论文,而是泡在图书馆无目的、漫游式读书的时光。


我现在唯一感到遗憾的是,假如当年上进心更强一些、更忙碌一些……但我不应该沉溺于这种想法,而应该从现在忙碌起来。

 

就像觉得自己当年读大学不该读金融专业,“后悔”是可以的,但沉溺于后悔中无法自拔,就有点过了。

 

年轻人最需要的心灵鸡汤或许是:少喝一些鸡汤,去奔跑,去阅读,去生活。好消息是,只要你年龄够了,资历够了,就可以给别人煲鸡汤了。


□ 西坡(媒体人)


编辑 王言虎  实习生 葛书润  校对   刘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