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8 21:49:41新京报 编辑:狄宣亚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斯里兰卡恐怖袭击: 有“基地”组织行事作风

2019-04-28 21:49:41新京报

此次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的诸多特点,诸如袭击方案十分周密,行动手段专业,且已知多名袭击嫌犯家世和学历都不俗等,更类似于“基地”作风。

▲监控曝光斯里兰卡酒店爆炸全过程:袭击者拎包入住,第二天实施恐袭。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4月21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发生系列自杀性恐怖袭击,首都市内和近郊多个人烟密集的目标被袭,根据斯里兰卡卫生部4月25日最新修正过的数据,袭击共造成250-253人死亡,数百人受伤,遇难者中包括许多来自世界各国的旅客,惨剧迅速震惊了世界。

4月23日,瓦哈比原教旨国际性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通过自己的“通讯社”阿玛克(AMAQ)宣称“对此事负责”;但是,27日,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宣布,斯里兰卡境内两个极端组织——“全国认主学大会组织”(National Thawheed Jammath ,简称NTJ)和“马吉德·纳瓦兹运动”(JamatheiMillath Ibrahim ,简称JMI)为非法组织。

两个极端组织其实都名不见经传

早在4月22日,斯里兰卡总理维克雷梅辛格和卫生部长塞纳拉特内就将此次恐怖袭击的矛头直指NTJ,此后陆续披露的一些已知袭击嫌犯中,也有不少(7人)被认为系NTJ成员。

NTJ此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组织,2016年左右才从另一个原教旨组织“斯里兰卡一神教团”(Sri LankaThowheed Jamath, SLTJ)中分离出来。据一些熟悉斯里兰卡穆斯林社区的人士披露,这一年SLTJ领导人拉吉克煽动穆斯林社区发动针对斯里兰卡佛教徒的暴力行动,结果被警方逮捕,拉吉克被捕后表示“悔悟”并向佛教徒道歉,对此SLTJ内更激进派系的领袖扎哈兰表示“不能接受”,遂率领自己的信徒脱离SLTJ,成立了更激进的NTJ。

而JMI则更“小众”,人们仅仅知道它系从NTJ中分离出来的一个人数极少的极端组织,有部分已被辨认出的袭击嫌犯属于这个组织,除此之外几乎一无所知。

但正如智库“国际危机组织”(ICG)斯里兰卡负责人基南等所指出的,不论是相对“出名”的NTJ,还是鲜为人知的JMI,都是此前活动能力很弱、能量和势力非常单薄的组织,即便较“强势”的前者,其公开活动多数时候也仅限于在Facebook自己的账户上发发狠,这个账户每隔几周才更新一次;NTJ还有一个推特账户,但最后一次更新已是2018年3月间的事了。

两极端组织背后恐有国际恐怖势力的支持

总统西里塞纳4月22日就明确指出,这些组织的背后“有国际恐怖势力”,并为此寻求国际援助。4月23日“伊斯兰国”的“负责”声明发布了一段简短视频,视频上有8个男子站在一面酷似“伊斯兰国”旗帜的黑旗下,其中仅一人未蒙面,AMAQ称这名未蒙面者就是NTJ的领袖扎哈兰,他正率领即将参加“人弹”袭击的7名“圣战者”宣誓效忠“伊斯兰国”领袖巴格达迪。

4月26日斯里兰卡军方宣布,抓获了100多名嫌犯中有来自埃及、叙利亚等地的外国人。

所有这一切似乎都表明,NTJ显然和此次袭击事件关系重大,它的背后也确实存在国际恐怖组织背景。但是,这个组织未必就一定是“伊斯兰国”。

正如BBC等国际传媒和基南等分析家所指出的,“伊斯兰国”素有“冒功”的传统,因为该组织靠网络上的“病毒式传播”维持存在和发展,需要不时“制造名声”,因此经常冒认实际上和自己无关或关系不大,但影响很大的恐怖袭击事件。

从目前线索看,“基地”系在幕后作祟的概率也同样不小:“基地”系在南亚等地“树大根深”,NTJ的“母体”SLTJ与之关系密切,渊源深厚;“基地”的“作案”风格是避实击虚,使用精心挑选、受过严格训练的恐怖分子,按照周密的计划和部署进行类似特种作战的突然袭击,不会“硬来”,事后也不大事声张。该组织“成名作”——1999年针对肯尼亚、坦桑尼亚美国使馆的同时袭击,以及更著名的“9·11”,都具备这样的特点,袭击者中不乏高学历者和富家子弟。

此次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的诸多特点,诸如袭击方案十分周密,行动手段专业,且已知多名袭击嫌犯家世和学历都不俗等,更类似于“基地”作风。相反,“伊斯兰国”习惯于利用网络进行“病毒式洗脑”,对反恐防范的重点目标进行不惜代价、不计手段和成败的反复突击,因为他们要的并不一定是“必胜”,而更重要的是“轰动”,且这些通过“病毒式洗脑”聚集的袭击者在他们眼里都是无需顾惜的“低值易耗品”,只要能换来“听一个响”也就行了。

□陶短房(专栏作者)

编辑 狄宣亚   校对 危卓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