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8 15:33:4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美|李菁

2019-07-08 15:33:40新京报

我也觉得我的妈妈是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女的。

说到美,我当然首先想到妈妈。我所理解的美,就是妈妈的化身。

初二学习课文,学到史铁生先生的一篇文章,《合欢树》。里面有这样一段话,我仍记忆犹新。“我装作根本不再注意她的话。对着墙打乒乓球,把她气得够呛。不过我承认她是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女的。她正给自己做一条蓝底白花的裙子。”我也觉得我的妈妈是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女的。

小时候少有人说我漂亮。姐姐往往被叔叔阿姨们称赞,说长得随妈妈。,长大一定是个大美人儿。妈妈的头发乌黑发亮,这一点我也如此。她有细细的眉毛,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牙。白皙的皮肤衬得眼睛炯炯有神。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极少看她化妆。但她爱涂口红,特别是出门赴约参加我的家长会,她爱喷香水,不过好像所有香水到她身上都是一个味道,淡淡的,不浓烈。和她拿手好菜的香味一起,我称之为“妈妈的味道”。

妈妈三十二岁那一年生下我。肚子上那条长长的疤,她说是把我带来人世间的证明。她偶尔抱怨那条疤不好看,但我怎么看都只觉得她美。

小学家长会,妈妈总是在公司开完会,又风风火火赶来,家长会结束也只草草看我一眼,就催我早点回宿舍睡觉。她被我催着回家吃饭。

初三那年,中考百日誓师大会。因为是志愿者,我早早骑车去了学校,站在校门口迎接家长,她来的时候还笑眯眯地和我挥手打招呼,从头到脚散发着,“今天妈妈漂亮吧”。我把她拉到一边,小声说,“妈妈,里面有标记班,你看到九三班的牌子过去签到就行了,我不能走。

你自己能找到吗?”她说:“没问题,你妈今天买吧,上次你夸好看的裙子特地穿来了,他们看到你妈妈这么漂亮。看在我的分上,也不敢欺负你!”我说:“你这是什么邪门歪理?赶紧去签到啦!我回去了。”她说知道了知道了,塞了瓶矿泉水给我。

后来宣誓结束回教室开家长会,班主任让妈妈发言。我坐在座位上,那间承载我初三所有回忆的教室里,我的妈妈站在我的正对面,站在那张我万分熟悉的讲台前。她的发言不长不短,一贯幽默风趣的她,逗得满教室的家长和同学直笑,当然包括我。

发言的最后,她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我平时工作很忙,时常不在家。她姐姐又常住校,我们家孩子很懂事,从来不吵着让我陪她干什么。转学回来之后,一直很少和我讲学校的事,认识你们这群孩子之后,回家老是笑哈哈的和我讲发生的好玩的事。

她听不太懂方言,你们多多体谅她。这孩子缺点也不少,认识你们,她总说‘好高兴啊’。谢谢你们过去这段时间对她的包容和照顾,也希望接下来的100天里,你们能继续互帮互助。也祝我们家小朋友以及在座的各位孩子们,在中考中取得优异成绩,考入理想高中。”“谢谢大家,我的发言到此结束。”她这样说,然后深深鞠了一躬。

那一刻,我还能说什么?我爱我妈妈。

她走下台来坐下,我起立给她让座,她悄悄问我:“表现得怎么样?我刚刚有点紧张,普通话过关吧?”我竖起大拇指,悄悄答道:“完美!”她好像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这时候我才闲下来仔细看看她。如她所说,她穿了一条我夸过好看的连衣裙,脚踩一双细跟高跟鞋,脖子上系了一条丝巾。她是极喜爱丝巾的。

从前去杭州、江苏那一带出差,总会买上几条,来家中做客的阿姨也总送她丝巾“投其所好”。今天涂了口红呀,我这样想,突然又想起她说的“看在我的分上也不敢欺负你!”她发现我直盯着她看,侧过头来回看我,“怎么?被你妈美呆了?”我点点头,“对呀对呀!”她调皮地眨眨眼冲我笑,“那当然啦,也不看看是谁妈?”

她偶尔在我面前显得可爱、迟钝、调皮。这是我感到十分高兴的一点,因为我知道她当妈妈也好累啊。我总想着她在当妈妈的同时,把更多的孩子气展示给我看,让她再慢一点老去,让她再多保留一点少女心。         

家长会结束她先回家了,我留下来打扫卫生。同桌凑过来对我说,“你妈妈好有气质啊,刚刚坐他旁边我都有点紧张!”我笑着学妈妈的语气,“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妈妈?”打扫工作完成我准备回家,从书包里找东西的时候,翻出妈妈给我写的信。是学校安排的与家长交换信件的活动。我站在自行车旁,临近夏日,空气都变得燥热起来。记得太阳好大,记得最后一句,她写道,“祝开心、快乐每一天。爱你的妈妈字。”

韩剧《请回答1988》里有这样一段话--“听说神不能无处不在,所以创造了妈妈。到了妈妈的年龄,妈妈的妈妈依然是妈妈的守护神。妈妈这个词,只是叫一叫,就触动心弦。”

我骑着车回家,一进门就是熟悉的饭菜的香味。是人间烟火和幸福美满的味道。闻声而来的妈妈从厨房探出脑袋,“回来啦?我这儿还有一道菜马上出锅了,你洗把手,拿好碗筷盛饭就可以开饭了。”这时候再看看她,早上精致的连衣裙已换成舒适的家居服。但她的美仍然在。

她常常因为觉得自己不够苗条而感觉自己不美。但我知道,美是个很难定义的词。她不穿连衣裙,我觉得美;她偶尔乱糟糟的头发,我觉得美;她笑时露出的牙龈,我也觉得美……有时候只要你认为美的,都可以称之为美。美因人而异,也正是美的魅力所在。

以前总分不清是因为妈妈真的长得美,让我觉得她美。还是因为她是妈妈,我才觉得她美。但现在,好像有了答案。

是因为爱,所以美。


散文组 作者:李菁 作品ID :100153


点击这里为TA投票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