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1 14:41:2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密码锁的爱|陈文奕

2019-07-11 14:41:29新京报

父母曾经给予我的珍贵的礼物将永远承载着代际的关怀,教会我自律,并让我成为一个积极向上的人。

“放下手机!”爸爸朝我大喊。

“等我看完这个视频。再等两分钟……”我心不在焉地回应道。

以上就是我在那一次全市联考前,和爸爸关于手机的争吵。

这个看似关系紧张的和谐正是被全市联考打破的。

其实,我考试的时候,我已经知道结果并不那么理想了。因为我做题的时候大脑并没有浮现多少像函数解析式、屈原贾生、电磁阻尼这样如此“学术化”的知识,取而代之的却是短视频软件上的“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加上发成绩的那一天正好是风雨交加,所以我明确知道好果子应该是吃不上了。

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啊!你站在悬崖边上,明知道马上要掉下去了,你还是清醒地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该来的还是来了——即使已经有了没有预防的预料。

妈妈气冲冲地走进屋子,将家长会发的成绩单一下甩在我的桌子上:“你看看,考了几分?考了几分啊!”

片刻的凝结充斥着周围。

“你开学是班级第三,你现在是班级三十。”妈妈尽力压住火。

“别刺激孩子嘛。”爸爸在门口探着头,当和事佬。

 “我不刺激她,她能考多高呢?”妈妈转身就冲着爸爸凶了起来,“那你怎么办?你还会……”没等妈妈说完,爸爸就进来哄着把妈妈拉了出去。

夏天是闷热的,此刻的我也是。

手机是我中考之后,父母给我买的礼物,奖励我中考考进了全市的重点学校尖子班。但是现在,它似乎并没有骄傲的资本。作为通讯工具的它,却成了我的“操控者”,我的喜怒哀乐全掌握在它的手里。想反抗而又无力反抗的我充满懊悔与苦恼,有被它控制的不甘心和沉迷于它的快感。对于那时的我来说,确实很难做出一个抉择。

那天就这样过去了: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写作业写作业,一切好像没发生一样。

两天后,学校放假。

当我回家的时候,推开门,发现爸爸妈妈都坐在沙发上等着我。我下意识地一停,发现没有什么异样后,便走了进去。

爸爸看见我回来了,连忙说:“闺女坐这儿吧!今天我们有个特别的礼物要给你。”

我放下书包,好奇地探了探头。妈妈从身后拿出来一个密码箱,严肃地对我说:“还有几天就期末考试了,需要把手机停一下了。如果你做题需要用手机,你就用我和你爸的。我们需要强制帮助你摆脱它了。”说完,妈妈便像背台词一样地点了点头,仿佛真的是满意了,仿佛真的看到了我脱离手机的豁达、自由与畅快,仿佛真的是对我有了莫大的帮助。

的确,事实也是这样的。

在那之后,父母虽然让我将手机放进了密码箱,但实际上还是信任我的,这也增强了我对手机的管控力度,因为密码是我设置的。

在那之后,我意识到了父母的苦心;我意识到密码箱只是摆设,自控力才是真正的金钥匙;我意识到知识的海洋和自己的力量。

在那之后,我从对密码箱日思夜想转变成对密码箱不屑一顾。

期末考试完成后,出来成绩,我考到了全班第二名,全家又坐到一块吃了久违的“总结饭”。

吃着饭,爸爸提起密码箱的事情,说:“闺女,你把箱子打开看一下吧。”

“不就是一个手机吗?有什么好看的呀!估计早就没电了吧。”我随心回答道。

“拿出来看一下嘛。”爸爸再次要求。

我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去我的房间把密码箱拿了出来。输入我的密码,密码箱打开了。在手机屏幕的上方贴了一张小标签:还是不要动了吧?我们相信你。

我看到标签的同时,感觉不是很舒服,最起码肢体不是很舒服,但是心里却是暖暖的。

“惊喜吗?”爸爸问。

“什么惊喜啊?”我一头雾水。

“你放手机的时候,有这一个标签吗?”

哎,对呀!手机是我亲手放进密码箱里的,密码箱里的密码也是我亲手设置的,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呀!

“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密码的?”

“你的生日。还不一猜就中?”

我望向窗外,天蓝色的天瞬间变成甜的了,甜到融化了我的心。

一张小小的便签,一个厚重的密码箱,一部已经荒芜的手机,都成了我父母送给我的礼物。但礼物毕竟是礼物,物品总是切实存在的,而父母给予我的礼物,已经是远远超出物品的存在,它是对待青春期子女的一颗严格而又不失包容的心。

央视著名主持人董卿在节目《朗读者》的开场白中说:这个世界有多少种爱的表达,就有多少种礼物。对于我来说,这一个密码箱,不仅锁住了放任的自由,而且锁住了我与父母之间的关系,锁住了父母给我、我给父母的双向的爱。

现在想想,我这本身的经历也是父母给予的一种礼物呀!

无论时代再怎样变化,社会再怎样复杂,物欲再怎样横流,父母曾经给予我的珍贵的礼物将永远承载着代际的关怀,教会我自律,并让我成为一个积极向上的人。


记叙文组 作者:陈文奕 作品ID :100266


点击这里为TA投票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